外卖小哥联手餐馆老板:无名之辈成就《无名之辈》

2018-11-28 阅读数 272979

无名之辈 饶晓志 章宇 话剧 电影 黑马 星闻

电影《无名之辈》海报。图片来源网络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寒冰

“是无名之辈帮助无名之辈成就《无名之辈》。”11月23日,当导演饶晓志在长沙的路演现场笑着说着这段“绕口令”,刚看过电影的观众激动地鼓掌欢叫。

一部话剧改编的电影,观众本是没抱太多期待。但《无名之辈》却在《毒液:致命守护者》《无敌破坏王2:大闹互联网》《神奇动物:格林德沃之罪》等一众好莱坞大片的夹击中,票房低开高走成为了今年的影市黑马。观众不解这部有着质疑声的电影怎么就突然大火?在路演背后,饶晓志与主演章宇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聊起了电影背后的无名之辈。

无名之辈 饶晓志 章宇 话剧 电影 黑马 星闻

无名之辈——

“外卖”小哥变身电影咖

“章宇,我是你的老乡!”“太好了,那我们加个微信吧!”几句简单聊天,章宇就与观众热络起来。眼前穿着一身休闲装的男人,与之前银幕上那个背着土枪抢手机的蠢贼有点不一样。而且更与《我不是药神》里的“黄毛”和《大象席地而坐》中的混混头子于城不像。

“每个角色都是是独立的,我不会加太多自己的标记。”章宇说,演员没有人设,所以不会给自己定义某种形状或是颜色。今年凭借着三部电影,章宇被公众熟悉。可是36岁的他,对于走红并没太多感觉。“就是现在找我演戏的机会多了,我可以自己挑戏演了。”章宇笑着说。

说实话,章宇长得并不帅。所以出道十多年的他,在演员这条路上走得并不顺畅。早年北漂没戏拍的日子,他说“吃饭还是很重要”,于是和朋友干起了“送餐外卖”,那时他每天爬楼发送餐卡“苦中作乐”过了一年多。

“没有背景,也不送钱,每个角色都是我试戏试出来的”,扎实的演技,给许多与章宇合作过的导演留下了深刻印象,靠谱、认真、不将就,是圈里人推介他的理由,慢慢地找他的戏有些多,尽管如此,章宇仍旧保持着自己的节奏——永不轧戏。就算因为出演《我不是药神》入围台湾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奖,章宇也没觉得自己红了。“还是无名之辈,和导演饶晓志一样过着无名之辈生活。”

无名之辈——

餐馆老板变身电影导演

电影观众不熟悉饶晓志很正常,他在大银幕上的电影作品目前只有《你好,疯子》一部,尽管口碑很好,但无奈看过的人还是有限的。出生于1980年的饶晓志,和章宇一样都出生在贵州,而且两人都毕业于贵州大学艺术学院。据说饶晓志还和章宇一样做过餐饮,他曾经开过一家以家常菜为特色的餐馆,火爆12天后,非典来袭,立即偃旗息鼓,瘟疫过后,再没有恢复元气。

生活惨淡时,听到孟京辉导演招演员,饶晓志爽快试镜,最后获得一个戴着面具的群演角色。但也就是从这次不知名的演出,让饶晓志与影视圈真正结缘。此后经年累月,从群众演员到角色演员,再到副导演,直至开创绅士喜剧,这种命运的捉摸不定、不可言传一直相伴左右。

尽管《无名之辈》角色已经有非常多好演员,饶晓志还是在影片里客串了一把。除了那个给陈建斌贴条的交警,他还为九孔配了西南官话。他说自己一直想做配音演员,面对导演、演员、编剧这些角色,他更享受导演这个身份带来的“上帝快感”。眼见着《无名之辈》票房大热,连轴跑路演的饶晓志则感叹:“我也很困惑,我还有2年才到不惑。但作为无名之辈中的一员,可以无名,但不可无尊严,这同样是我的底线。”

一直以边缘人的身份做主流电影,饶晓志珍视每一次借助佳作,与世界对话的机会,这也让他在目睹命运的无常后,却依然愿意相信与热爱!

后记:

随着《夏洛特烦恼》《驴得水》《羞羞的铁拳》等话剧改编电影在主流市场走红,甚至成为一匹匹表现亮眼的票房黑马,“话剧影视化”已经成为中国电影市场的一种“新常态”。

饶晓志、章宇、任素夕……越来越多的话剧导演和演员,逐渐加入影视剧的行列,让观众看到了演员的素养,也了解话剧的魅力。电影需要话剧,其实话剧人、话剧公司也要电影市场给他们的强心剂。业内有朋友说: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话剧行业都靠“票务”赚钱,演出票房是主要收入来源,演出衍生产品收入、赞助收入、剧场物业及配套收入、政府补贴收入等形成收入补充。2017年中国电影总票房559.11亿,足足是话剧市场的22倍,“话剧是个赔钱买卖”成为一条行业共识。

中国话剧一直在“呼唤”更大的舞台,其发展和扩张的关键或许就在于能否通过影视化拿下更大话语权。也许就像《无名之辈》宣传海报上的一句话:“你住在混沌深海,奋力游向海面的光。”这句话,大约也是话剧搏击市场的最好独白。

  无名之辈 饶晓志 章宇 话剧 电影 黑马 星闻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