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护士节|1米8的大男孩接下母亲细腻的“守护棒”

2022-05-12 阅读数 31365

编者按:一百多年前,“提灯女神”南丁格尔率领志愿者冲上前线,救护伤兵;一百多年后,面对未知的病毒,无数“南丁格尔”白衣执甲,逆行出征,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战“疫”中,用实际行动践行了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甘于奉献、大爱无疆的崇高职业精神。2022年5月12日是第111个国际护士节,而5月15日是国际家庭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寻访了湖南几组母子、母女、夫妻同为护士的家庭:让我们一起看看这群“新时代最可爱的人”,一袭白衣守安宁的温暖故事。


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江昌法

母女俩都是护士的在医疗行业不少,但像陈江艳和王帅这样,母子俩都是护士的并不多。因为相同的工作经历,他们的母子情虽不外露,却格外打动人。在陈江艳看来,作为护士家庭,相比普通家庭,他们更加团结有爱。

最初,看着别人对儿子职业的不理解,陈江艳有过心疼,但更多的是去鼓励、开导他。如今,在王帅的眼里,他已经把这份职业当作了自豪。

“当你感受到病人对你的信任,把自己的信任全部托付给你的时候,就会有一种很伟大的成就感。”陈江艳说,她希望王帅能够得到病人的信任,在护士这个行业干好。

图片1.png

(王帅和母亲陈江艳。)

“作为母亲,我为他感到自豪”

母亲陈江艳从事护士工作33年,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风湿免疫科48病室护士长,儿子王帅从事护士工作近五年,是同家医院放射科的一名护士。

陈江艳一家三代有10人从事医疗工作,陈江艳的父亲曾是永州市东安县人民医院外科医生,被称为“外科一把刀”,母亲是同一个医院的全科医生。“当时农村很多人经济非常困难,看不起病,父母亲经常自己拿钱帮病人垫医药费。患者非常感恩我父母,这些对我触动很大,让我最终选择了做护士。”陈江艳谈起了投身护士事业的初心。

提起王帅小时候,陈江艳心里很愧疚,觉得亏欠了儿子,“那时候我工作很忙,每天早上天没亮就出了门,回到家已是晚上七八点,他爸爸是部队里的军官,工作也很忙,我们都没有太多精力督促儿子学习。”

王帅高考考得不理想,在填志愿时,他本来想学音乐或体育专业。这时候,陈江艳建议王帅学护理。“我一个一米八多的男孩子,到护理岗位上去,那些病人会怎么看我。”王帅说,他当时心里还是有些抗拒。

“不管国内还是国外,但凡是靠自己双手创造的工作,都是高尚的。更何况,护士是跟生命打交道,你做的是拯救生命的一份伟大的事业。”陈江艳开导儿子:“你看妈妈做了那么多年,虽然很苦很累,但妈妈从来不会觉得自己的职业不如别人,我的病人们都是从心底尊重妈妈的。”

“我本身也比较喜欢这个职业,特别是当我看到病人在经过妈妈的护理后重新恢复对生活的希望,发自内心地感激时,我就会觉得妈妈的职业非常伟大,是对生命的一种救助。”王帅告诉记者,在母亲的影响下,他最终选择了学护理。

毕业后,王帅去了中南大学湘雅医院实习。在实习中,王帅遇到过不理解。“在产科轮科学习时,我需要去给女病人做护理,这个时候,病人的家属就会质疑,不肯让我去做护理。有的病人,还不放心让我打针。那时候,我心情很低落。”

“在儿子实习过程中,我一直都会跟医生护士了解他实习的情况,一直严格要求并不断鼓励他。一旦发现他在情绪上有波动,我就会及时地进行疏导。”陈江艳耐心地开导王帅,“你当护士一定要自信,病人和家属对你的看法,只是一些很陈旧的观念。要改变他们的观念,就要靠你自己去争取,要靠你用很一颗真诚、仁爱的心去赢得病人对你的认可。”

“我很佩服他的心理承受能力,能克服别人对他异样的眼光,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下来。作为母亲,我为他感到自豪。”陈江艳说。

4-4.jpg

(陈江艳对患者进行个性化健康教育。)

母子互用所学相互照顾

在读初中的时候,一到冬天春天,王帅就感冒很严重,咳嗽很厉害。“我母亲家庭护理做得很好,她当时就在家里给我做雾化,给我拍痰、拍背,另外还给我打针配药,一直到我完全痊愈。”王帅说,“发烧的时候,她就会给我物理降温,在我的额头、腋窝等地方放置冰袋,然后一直用凉水给我擦身体。”

除了呼吸道疾病,王帅还做过几次手术,最严重的一次,是出车祸进了ICU。虽然母亲很担心,但王帅从母亲的眼睛里,看到的一直都是坚强。“从我昏迷到清醒以后,我妈妈一直是在鼓励我,希望我快点好起来。她对我没有任何的抱怨,一直在给我加油打气,让我以积极的心态去面对。”王帅说,“她当时还作为一名护士,精心地照顾我。”

作为儿子,王帅也用自己所学的护理技能照顾过母亲。

2020年,陈江艳被查出患肺腺瘤。听到消息后的王帅,感觉整个人如五雷轰顶。王帅说,“我也在安慰妈妈,告诉她不要怕,我问了很多知名的教授,他们都说不用担心,术后坚持做康复训练。”

在准备手术的前一天晚上,王帅请了假,来到了陈江艳的病床边,说:“妈妈,真的不用担心,儿子会全程陪着您。”

最后,手术非常成功,王帅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了。“我和爸爸两个轮班,他负责白天照顾妈妈,我就晚上用我学到的专业护理技能来照顾妈妈,给她打针换药,辅助她进行康复训练。”王帅告诉记者。

在王帅的眼里,他最佩服母亲的是她的乐观精神。“当我跟妈妈抱怨时,她就会告诉我,心情不好去工作是一天,开心工作也是一天,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过法。你要学会积极乐观地看待任何事情。”

当了护士之后,下午1点多上班,晚上两三点下班,一个月有半个月的晚夜班,这是王帅的工作常态。“我的睡眠被打乱了,上班以后胖了很多。”王帅笑着说,“但我也收获了很多,变得更加细心、更加注重细节,对待病人也更加有耐心、有亲和力了。”

“我一直觉得亏欠儿子,因为厨艺不好,以前在家经常让儿子跟着我吃泡面。所以退休后,我第一件事就是去老年大学报一个烹饪培训班。”陈江艳说。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