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核事业耀眼的女性!她被认为能获诺贝尔奖,为了祖国说过三次“我愿意”

2022-01-24 阅读数 25985

1964年在新疆罗布泊,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人们记住了钱学森、邓稼先的故事,但是很少有人听过这背后还有这样一位奇女子,一次次从零开始为国家隐姓埋名30多年,用“我愿意”肩负起祖国的重托。

她是王承书,参与研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中国铀同位素分离事业的理论奠基人。


“不可多得的人才”


1912年,王承书出生在上海一个书香门第,当同龄人都在吟诗作画时,她却沉浸在数学、物理的领域中不可自拔。

1930年,王承书考上燕京大学物理系,作为全班唯一的女性,她的成绩超过了所有人。

1934年,王承书以全系第一的成绩毕业并获得学校最高荣誉 “斐托斐”名誉学位。两年后,又获燕京大学硕士学位。在这里,她遇到了一辈子的知音伴侣——张文裕

1941年,王承书获得美国巴尔博奖学金,丈夫张文裕辞去国内工作陪她前往美国学习。王承书师从国际物理学权威教授乌伦贝克,开始了气体分子运动论的相关研究。

留美期间,凭借极强的数学天分她提出的“王承书乌伦贝克方程”轰动世界,这一观点至今仍在沿用,导师评价她是“不可多得的人才”。

王承书让西方科学界深信,只要她能坚持下去一定能获得诺贝尔奖,然而她却放弃了这条道路,于1956年回到了祖国,和她一起回来的还有装满300多个包裹的书籍和笔记。

“我的事业在中国”

王承书虽然在外求学但心系中国,一直关注着国内的情况,渴望学成之后报效祖国。

1949年新中国成立,王承书本打算和丈夫张文裕立即回国,但是由于有孕在身只得推迟了归国时间。

不久朝鲜战争爆发,中美关系也出现恶化。热爱祖国的中国学者不仅归国受阻,还面临着受到迫害的危险。众所周知,在钱学森计划回国时,时任美国海军次长金布尔发布声明:“钱学森无论走到哪里都抵得上5个师的兵力,我宁可把他击毙在美国,也不能让他离开”。和钱学森同志一样,当时有一大批爱国科学家受到美国政府的迫害,遭到软禁失去自由,这其中就包括王承书。

1956年,王承书和张文裕终于实现了回国的心愿。王承书目光坚定地说:“虽然中国穷,进行科研的条件差,但我不能等别人把条件创造好,我要亲自参加到创造条件的行列中,我的事业在中国”。

她坚信,只有共产党才能带领中国强起来,自己也要出一份力!她在日记中写道:我一定将党的利益放在个人利益之上,在任何工作岗位上,都竭尽所能最好地完成党交给我的任何任务!


一生的三次“我愿意”

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干什么

回国后,她在笔记中写下:“1956年10月6日是我难忘的一天,在离别了十五年的祖国国境上第一次看到五星红旗在空中飘扬,心里说不出的兴奋,我要为国家做贡献,国家需要什么,我就干什么”。

1958年,我国筹建了热核聚变研究室。聚变能被认为是人类最理想的清洁能源,也称人造太阳,但当时这一技术在国内一片空白,也是王承书从未接触的陌生领域,对46岁专业已经定型的她而言是一个充满风险的巨大考验,面对钱三强的邀请,王承书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我愿意”。

钱三强与王承书

我改行了比别人损失要小

随着国家原子弹的研制进入攻坚期,核心燃料高浓铀研究却进展缓慢。如果将原子弹赋予生命,那么高浓铀就是其体内流动的血液。

1961年3月,钱三强又一次找到王承书希望她负责高浓铀研制,这一次,王承书再次说出“我愿意!”

王承书后来曾对人说:年近半百,转行搞一项自己完全不懂的东西,不是件容易的事,但再一想,当时谁干都不容易,何况我在回国之前就已暗下决心,一定要服从祖国的需要,不惜从零开始。

“我改行了比别人损失要小,既然都是从头做起我为什么不可以?我也能做”。第二次选择,仍是短短三个字“我愿意”。然而,这次的选择意味着

她要从此隐姓埋名。王承书告别丈夫和孩子,悄悄来到中国第一座浓缩铀生产工厂。那时党中央决定第一颗原子弹,要在国庆十五周年前后爆炸,作为原子弹燃料的浓缩铀当然是重中之重,进展缓慢,当时铀炼厂的状况可谓惨不忍睹。


苏联为中国提供的铀提炼厂还没有建成就撤走专家、带走图纸,设备被丢弃在大西北的荒原之中了,几乎成为了一堆废铁。这一切都需要王承书和她的同事们“起死回生”。1963年底,高浓铀投入生产,我国第一颗原子弹指日可待。

一个浓缩铀样本

1964年1月14日,504厂成功取得第一批高浓铀合格产品,为原子弹爆炸提供最根本的燃料保证。

以身许国,三十年如一日

至此,中国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掌握高浓铀研制技术的国家,王承书带领团队交付产品的时间比原计划整整提前了113天。


1964年10月16日,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中国人,终于等到了那一声东方巨响。

而此时的王承书面对的却是继续地隐姓埋名从事核事业研究,这是钱三强向她发出的第三次邀请。这一次,她坚定地说出了第三个“我愿意”。

在她笔记的扉页里有一张已经发黄的字条,上面写道:“在无论任何条件下,坚决完成党交给我的任何任务,在必要时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将我的身心献给党

由于长期操劳,晚年的王承书患上眼疾,但她却以浪费为由拒绝昂贵进口药的治疗。因为保密的原因,王承书很少出现在公众视野,王承书收到病危通知时,她留下遗嘱:将自己一生积蓄的十万元一分不剩全部捐给“希望工程”,让贫困地区的孩子读书,并且把遗体捐给医院研究,书籍和笔记留给科研工作。

去世前她在寄给学生的信里写道:“我一生平淡无奇,只是踏踏实实地工作,至于贡献,谁又没有贡献?而且为国家做贡献,每一个公民的职责,何况是一个共产党员。将我的身心献给党,为共产主义,为解放全人类的光荣伟大事业,奋斗到底。“


我愿意!我愿意!我愿意!在新中国崛起之路上,有无数像王承书这样的无名英雄。向王承书致敬!向老一辈科学家致敬!

(统合:人民日报微信   劳动观察  澎湃新闻等)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