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我,我就替你还债,不然…”

2021-08-02 阅读数 11789


口述:莹莹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罗雅洁

很多人都说,25岁是个坎儿。对于我来说,25岁更像是人生的分界线,分界线的左边,是顺风顺水、无忧无虑的人生,分界线的右边,则充斥着焦虑、无助、悲伤。

我出生在一个小县城,家里虽说不算富裕,但爸妈很疼我,在他们能力范围内给了我最好的生活和教育。我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决心要让爸妈安度晚年。然而,两个月之前,我听到了叔叔自杀的噩耗!

原来,他一直在外赌博,竟然欠下了百万巨债,知道自己没有能力还,给家人留下一封遗书后喝农药自杀了。

得知这件事,我一开始很茫然,后来就是慌张和焦虑,因为我知道,叔叔死了,他的债还得还,他只有我父亲这一个哥哥,爷爷奶奶又没有经济能力了,父亲不可能看着债主逼两个老人,最后肯定会揽到自己身上。

妈妈哭着给我打电话,说这些年来叔叔以投资为名,前前后后找他们借了30万,其中15万元还是他们从我舅舅那借的。

所以,我们的第一个债主就是舅舅,舅舅的儿子明年娶媳妇要彩礼,如果钱还不上,我们这亲戚都没法做了。我工作才三年,工资也不高,东拼西凑了6万元给爸妈,舅舅那边也说可以缓一缓。

没等我松口气,叔叔的各个债主又找上门了,爸妈身心俱疲,爷爷奶奶也病倒了。叔叔早年间离了婚,儿子跟着前妻走了,后来一直没成家,可以说,我瞬间成了这个家的顶梁柱。

可是我又能怎么办呢?我才25岁,刚刚参加工作不久,怎么可能再拿出钱来? 这些天,我都不知道哭了多少次,工作也受到了影响。

在我绝望无助的时候,男友建议我俩结婚,说他们家可以出18万彩礼,我一分钱嫁妆都不用出,彩礼钱都留给我家里还债,先帮我们家解决燃眉之急。

结婚,其实男友之前也提过,但我拒绝了。因为觉得我们都还年轻,不用太着急。

我和男友是大学同学,谈了五年恋爱,但在这五年间,我们一直分分合合,感情不太稳定,究其原因,我总觉得是有三观不合的问题。

而他提出要结婚,主要也是他家里人的想法,他爷爷身体不好,想早点看到孙子成家立业,也好抱上重孙子。

前段时间,男友的爷爷又去做了手术,身体每况愈下,男友在家人的逼迫下甚至给我下了“最后通牒”:如果我打定主意不和他结婚,那就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我还是没松口答应。

现在,男友再次提起,而且用彩礼作为诱饵,我承认自己有点心动了。爷爷奶奶年纪大了,干不了什么活,我爸妈也五十多岁了,还起早贪黑守着那个小吃铺,这么热的天气空调都不舍得开,肉也舍不得买,我真的心疼啊!

可我一旦接受了男友的条件,这不是把自己的婚姻作为交易吗?我以后在婆家人面前肯定抬不起头!

这个婚,我是结还是不结?

#专家解读#

不该承担的责任不担,该断的关系得断

莹莹:

你好!

25岁对大多数女孩来说,都是美得像花一样的青春,你之所以称25岁是个坎,是道分界线,都是因为你不能正确拿起法律的武器保护自己和家人,也不能正确对待爱情和婚姻,所以你陷入了“两难”。

首先说你第一难,叔叔的债务吧。什么“叔叔死了,他的债还得还”? 这个债你要分清楚正常债务和非法债务。

如果是正常的债务,欠债人死亡的,继承人在继承其遗产的同时,也继承了其债务,应当偿还其债务。

你叔叔早年离婚,儿子又跟着前妻走了,肯定没有继承他的遗产。如果你叔叔留有房子等遗产,你们可以变卖了替他偿还正常债务。比如还给你舅舅等。但赌博所欠的债务,无论是向谁主张都不可以得到支持的,因为赌债属于非法债务。

你的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和你,都没有责任和义务来替你叔叔还赌债,那些债权人也没有理由找你们要债,因为他们自己本身就是非法的。

所以,对于那些上门来要赌债的,你们一家可以置之不理,也可以让他们到法庭起诉。

如果无理取闹,影响到你们一家的正常生活了,可以拨打报警电话,让法律来保护你们全家的安全。如果你们一家想过安宁日子,就要坚持原则,不该替还的赌债一分都不还,谁来要债就法庭见。

只要第一难解决了,第二难就都是你自己造成的了。

你和男友恋爱五年,理应知根知底,却还分分合合,据你说不结婚的原因是三观不合。请问,明知道三观不合,你还当断不断,这不是自己找堵添吗?

男友要和你结婚,也许有爷爷生病的原因,但更多的应该是爱你,真心想娶你。你却以“还年轻,不用太着急”来搪塞。

女孩,你知道吗?你这样既吊着人家不分手,又拖着人家不结婚,吞了怕是骨头,吐了怕是肉,真是害人又害己。男孩也算有志气,“如果你铁定打算不结婚”,那确实“没必要浪费彼此的时间”,这话没毛病。

这次,男孩也许采取的方式让人感觉“趁人之危”,可能也是他的最后的努力。你解决了叔叔的问题,当然也不用纠结这18万彩礼了。

你可以好好考虑你和男朋友的关系,爱他,即使没有一分钱,也会义无反顾嫁给他,如果不爱他,就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了。爱与不爱,其实你心中早已有了答案。

本期专家——

倪锐:作家,情感咨询师,有多部文艺作品在《湖南日报》《湖南文艺》等发表。


编辑:王静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