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岁男童患病需移植,生父配型成功却离家出走3年不归,医生病友为爱出手

2020-12-31 阅读数 41880

文、图:首席记者 谭里和 记者 李曼倩 实习生 钟思哲 钟思奕 

出品: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  

微信图片_20201231120300.jpg

8月30日下午,陈春花抱着小杰在湖南省儿童医院。

湘潭4岁男孩小杰出生即查出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疾病,进行肝移植是唯一可能活下去的办法。

小杰的妈妈陈春花说,孩子的爸爸在获悉自己的肝配型成功后,在临近手术前离家出走,三年无音讯;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年多来,一位有爱心的医生和一群患难病友,向小杰伸出了援助之手。

新年来临之际,从未放弃小杰的陈春花向失联已久的丈夫发出呼唤:“面对这么多陌生人给予孩子的爱,请你勇敢站出来,尽一次父亲的责任!”

(视频:见证人间冷暖)

寒心 配型成功的父亲手术前出走

得到丈夫汤海军离家出走的消息时,陈春花正在长沙县暮云镇的娘家。她一只手抱着6个月大的儿子小杰,一只手拿着手机疯狂地拨打汤海军的电话,即便手机里不断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语音提示,陈春花依然没放弃。

这是发生在2017年2月的一幕。彼时,农历新年的年味还很浓,但新年带来的欢腾和热闹似乎跟陈春花无关,因为丈夫的离家出走,很有可能危及到儿子的生命。

小杰刚出生就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胆道闭锁,这是一种肝内外胆管阻塞,引起淤胆性肝硬化,并最终导致肝功能衰竭的疾病。医学实践证明,若没有得到妥善治疗,大多数病人将在一年半左右因肝功能衰竭死亡。

为了挽救小杰的生命,陈春花在儿子出生48天后便四处借钱,之后,她带着孩子去上海做了葛西手术。

“手术很成功,但医生告诉我们,葛西手术只是胆道闭锁病人在接受肝移植前的一种过渡性治疗,肝移植才是唯一有效的治疗手段。”2020年8月30日,在湘潭市岳塘区昭山乡百合村一贫如洗的家里,陈春花说,“虽然孩子的病很棘手,但2016年年底孩子出院时,我还是充满希望的”。

“因为老公的血型和孩子一样,所以做了配型,医生告诉我,老公的各项指标都符合,可以作为肝供体。”陈春花说,很多患胆道闭锁疾病的孩子,都死在等待合适肝源的路上,“幸运的是,孩子的爸爸肝配型成功,我们只需要筹钱就能救孩子”。

而就在陈春花和双方亲人商量过完年带着小杰去上海做肝移植手术时,作为孩子的父亲、肝源供体的汤海军突然离家出走了。

微信图片_20201231120313.jpg

年过七旬的汤桂奇说,出走的儿子差点把房子都抵给别人了。

揪心 有人要拿房子抵债

2017年初离家出走的汤海军,两年后“托人”带来了他的消息。

“2019年初,有人来家里讨债,说汤海军在外面欠了他们的钱,要拿家里唯一的房子过户抵债。”陈春花说,这件事让所有亲人都感到震惊和担忧。“好在房子的所有人是我公公,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陈春花和汤海军是2008年经朋友介绍认识的。

那年,陈春花25岁,在长沙一公交车上当售票员,汤海军在工地开车送沙子。

“他看起来老实巴交的,我自己条件也一般,所以觉得靠得住就行。”2009年4月27日,陈春花和汤海军结婚。

第二年年初,陈春花生下女儿小璐,如今10岁的小璐渐渐懂事,对爸爸离家出走不救弟弟的做法,小女孩无法理解:“要是我的肝合适,我一定分给弟弟。”

汤海军的亲姐姐汤爱纯告诉记者,他们姐弟俩幼年丧母,由于家庭贫穷,即便她出嫁后,也要扛起娘家生活的担子。

“他结婚后,为了能让他的小家庭走上正轨,我和春花的娘家借钱给他买了一辆二手货车,2015年又一起筹钱贷款买了一辆新货车。别人开车是赚钱养家,他不但钱没赚到,还欠了债,最后连车都抵押给了别人。”汤爱纯说。

微信图片_20201231120318.jpg

汤桂奇立下遗嘱,唯一的儿子汤海军没有作为房子的受益人。

“讨债事件发生后,为了让我弟媳及两个孩子还有一个遮风挡雨的地方,我父亲被迫到公证处立下遗嘱。”汤爱纯说。

12月25日,汤海军的父亲汤桂奇对记者说:“我已经跟他(指汤海军)脱离父子关系了,我立下遗嘱就是怕他在外面把房子都败掉。”   

微信图片_20201231120320.jpg

8月底,小杰临去上海前,段星星医师为他做检查。

暖心 医生和病友出手了

与汤海军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小杰生病住院、陈春花感到无助之际,热心的医生和一群同样需要帮助的病友向这对母子伸出了温暖之手。

湖南省儿童医院超声科副主任医师段星星,就是陈春花提到的给予小杰第二次生命的爱心医生。

12月28日,在湖南省儿童医院超声科,今日女报谭里和工作室记者见到了40岁的段星星。

对于小杰,段星星记忆深刻。在段星星的检查记录里,过去的三年多时间,小杰住了7次院。

2017年4月22日,病情稍微稳定,原本达不到出院条件的小杰,因为家庭经济困难第4次出院。临走前,段星星对陈春花说,孩子必须要尽快找到肝源,做肝移植手术,不然后果很严重。

可当陈春花哭诉孩子的父亲因为害怕捐肝离家出走后,段星星很是吃惊。

“捐肝并不可怕,肝脏是人体中能够再生的实质性器官,半年左右就可以恢复到原来大小,遵从医学的肝供体对工作和生活影响很小。”段星星解释。

再次见到小杰是11个月后,段星星发现,孩子已经能走路了。陈春花说,为了能够约到他的号给孩子做检查,她带着孩子在大厅等了整整一上午。

这件事,触动了段星星。

为了方便这群家长带孩子看病,段星星决定组建一个专门针对先天性胆道闭锁宝宝的微信群,取名为“星肝宝贝”。

微信图片_20201231120323.jpg

获悉陈春花将带小杰去上海治疗,病友给小杰捐款。

自从陈春花第一个进群后,不到两年时间里,“星肝宝贝”微信群里已经有200多个家长。这虽是一个沉重的数字,但一群同病相怜的家长,在一个有爱心的医生的引领下,互相鼓励、取暖。与此同时,在“星肝宝贝”微信群建立后,段星星为这群特殊的宝贝开通了绿色检查通道。

其间,陈春花和小杰的遭遇也传开了,并很快成了“星肝宝贝”群里最受照顾的一对母子。

“我带孩子住院时,有病友看我经常吃方便面,每次都会多买一份饭菜。为了让我好接受,总说买多了,丢了浪费。”陈春花说。

7月30日,还差一个月就年满4岁的小杰因肝硬化失代偿,住进了湖南省儿童医院ICU病房,好在抢救及时,最终脱离了生命危险。

“段医生告诉我,找到合适的肝源是救我儿子的唯一方式。”陈春花说,为了救孩子,她决定带小杰去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仁济医院碰运气。

只是,临去上海,钱成了最大的问题。

陈春花找到段星星,希望对方以医师身份帮她实名认证,进行众筹。段星星不仅同意了,待众筹平台搭建后,还带头捐款。

最让陈春花感动的,是“星肝宝贝”微信群里的病友家属。“其实,他们也很难,但还是会尽其所能,100、200、500地捐钱。”

9月3日,陈春花和小杰带着众筹的6万多元钱赶往上海就医。

“来到上海已经3个多月,我和孩子依然在等待肝源。如果孩子的爸爸看到这个消息,我只希望,为了孩子,他可以勇敢地站出来!”12月29日上午,远在上海的陈春花对记者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