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状况,你来签字!”没有血缘关系的闺密也能申请“意定监护”吗?

2019-07-31 阅读数 143646

女性与法 闺密 意定监护

图:pexels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手术已经过去三个月,符卿的身体正慢慢恢复正常——而这场全麻手术让她印象深刻的,是在手术开始前,她放心地告诉医生:“万一我在手术中出现危险情况,她能作为我的监护人,配合签字。”

今年36岁的符卿是长沙人,与医生对话中的“她”是指相处了11年的闺密赵昭。由于关系亲密,两人早早约好:“这辈子要为对方负责。”

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法律关系的两个人真能为“不清醒时的彼此”负责吗?近日,“杭州女子要卖房治病遭丈夫反对”的故事引起热议,也让“意定监护”的话题备受关注。那么,究竟在什么情况下能够申请“意定监护”?我们一起看看符卿与赵昭的故事吧!

现场

与闺密进行意定监护公证

36岁的符卿与34岁赵昭都是长沙人,已经相识11年。由于关系特别亲密,2009年,赵昭搬入符卿家中,两人一起生活,互相扶持。

朝夕相处,符卿与赵昭的感情越来越深,之后两人更是实现了财产共享,还对彼此承诺:“这辈子要为对方负责。”

“我在建筑行业工作,看多了意外事故,难免会担心。”7月30日,符卿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很多时候,工人出现意外伤害情况时,他们的监护人不能及时赶到医院,导致得不到及时救治。所以,她与赵昭商量后,决定相互签署一份“患者委托授权书”——如果一方出现生命危险,另一方则有权进行手术签字。

就这样,符卿与赵昭各自签下授权书后,用手机扫描保存,以防万一。

“这份授权书是我们自行写的,且只能用于医院。”符卿说,直到2017年10月,她在长沙市长沙公证处了解到,还有一种情况叫“意定监护”——2017年,落地实施的《民法总则》里指出:“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

“我们很符合意定监护公证的要求,将对方变为自己丧失部分或全部民事行为能力时的监护人。”符卿说,在咨询了长沙公证处后,她和赵昭决定一同进行公证。自此,赵昭不仅对符卿负有监护义务,也享有对她的财产和身后事进行处置的权利。

10年时间,符卿与赵昭没有结婚,也不打算各自成家。2018年年底,由于身体不适,符卿被医生告知必须要进行一场全麻手术。当时,她的父母都不在身边,手术签字只有赵昭能够完成。

“按照我们的预想,如果真的出现了紧急情况,那么就给医生看我们互相签订的患者委托授权书。所以我们把意定监护的公证书扫描保存在手机里,拿给医生看就可以签字。”符卿说,2019年4月,她再一次进行手术,赵昭依旧陪在她的身边,“出于对我自己的考虑和对对方的考虑,我觉得作为我监护人的她可以为我做出更正确的决定”。

(为保护隐私,文中人物皆化名)

说法

长沙已受理7例意定监护案

余蓉(湖南省长沙市长沙公证处公证员)

“符卿与赵昭是符合意定监护要求的。”余蓉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意定监护”原本是《中国人民共和国老年人权益保障法》中针对老年人的一项法律法规,但在《中国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2017年10月1日正式实施后,“意定监护”的年龄限制放开了,变为了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可以与其近亲属、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者组织事先协商,以书面形式确定自己的监护人。协商确定的监护人在该成年人丧失或者部分丧失民事行为能力时,履行监护职责,这说明年轻人也可以进行意定监护公证。

余蓉说,自2017年8月起至今,长沙公证处共办理7例意定监护案例,其中,符卿与赵昭这一对毫无血缘关系的同性关系最为特别。但从办理案例来看,更多的是孤寡老人前来指定自己的旁系亲属作为自己的监护人。

“意定监护充分尊重了当事人(被监护人)的意思自治,让他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提前确定最值得托付的人在将来作为监护人。”余蓉介绍,需要用到意定监护的群体有很多,比如孤寡老人或者子女长期在国外的留守老人、婚姻不稳定的人群以及LGBT(指女同性恋者、男同性恋者、双性恋者与跨性别者)群体等。

成年人进行意定监护无需征得父母同意

朱波杰(上海协力(长沙)律师事务所)

进行意定监护公证时,除了委托人要满足年满18岁、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且要意识清楚,能够表达自己的想法的条件外,受托监护人如果是自然人,则要满足18周岁以上,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经济状况良好、具有稳定的收入来源,信用良好、未列入失信人名单,身体良好、无重大疾病等条件。受托监护人如果是组织,则可以是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基层群众组织,此外还有民政部门,以及学校、医疗机构、妇女联合会、残疾人联合会、未成年人保护组织、依法设立的老年人组织等社会组织。在双方协商好后,可以进行意定监护公证,而年满18岁的成年人不需要告知父母,有自主选择权。

根据《民法通则》的规定,成年人的法定监护人顺序为配偶、父母、成年子女、其他近亲属及其他愿意担任监护人的个人或组织,所以在这个案子里,在没有进行意定监护公证时,符卿和赵昭的法定监护人是父母。

法定监护是替代决定制度,剥夺自我权利;而意定监护则是协助决定制度,尊重自我决定权。但是意定监护是与民事行为能力挂钩,所以在不具备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情况下,目前根据我国法律,还是暂且无法实现意定监护。

  女性与法 闺密 意定监护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