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幻小说被女性作家霸屏了!她们连续4年垄断科幻文学界的“奥斯卡”

2019-05-29 阅读数 98928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美国作家玛丽·科瓦尔(Mary Robinette Kowal)

5月19日,美国科幻和奇幻作家协会在加州华纳万豪中心颁布了第54届星云奖各大奖项的得主。其中,美国女作家玛丽•科瓦尔凭借The Calculating Stars摘得了最受瞩目的长篇小说奖。在这次摘得星云奖之前,玛丽•科瓦尔已经是多项雨果奖的得主。 

星云奖经常被用来与雨果奖相提并论,二者合称为“双奖”,堪称科幻和艺术界的“奥斯卡”。也就是说,如果一部小说同时拿到了“双奖”,就标志着它已经毋庸置疑地进入了经典作品的殿堂。

值得注意的是,算上今年获奖的玛丽•科瓦尔,星云奖分量最重的“长篇小说奖”已经连续4年被女作家垄断,出乎意料吧?科幻小说居然被女性作家霸屏了?!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女作家的科幻小说到底有没有看头?她们有哪些优秀作品?中国的科幻小说创作水准如何,看点在哪?别急,还是先从国际舞台说起。

科幻小说里的女性视角 

首先看看这组数据:除了星云奖分量最重的“长篇小说奖”已经4年被女作家垄断,而美国黑人女作家N.K.杰米辛也蝉联了最近3年的雨果奖。尤其是,今年4月公布的雨果奖入围名单中的21位作家中只有4位是男性作家,女性作家在各个类别奖项中占据了绝对的优势,特别是她们在科幻题材上的杰出创作,破除了科幻题材更适合男性作家的刻板印象。 

在科幻文坛崭露头角之前,玛丽•科瓦尔是一位木偶戏职业演员,超过25年的演艺生涯为她在国际舞台上赢得了巨大掌声。而从事科幻文学创作后,玛丽•科瓦尔也很快得到了读者的认可,她不仅是坎贝尔奖(美国堪萨斯大学设立的科幻长篇奖项)2008年的最佳新人奖获得者,处女作Shades of Milk and Honey当年还获得了星云奖的提名。2011年,她的科幻短篇小说For Want of a Nail获得了雨果奖。2014年,她的短篇小说The Lady Astronaut of Mars再次荣获雨果奖。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玛丽·科瓦尔的获奖作品The Calculating Stars

最近这次星云奖获奖作品The Calculating Stars是玛丽•科瓦尔“女宇航员”系列的第一部,讲述的是架空历史中的一场太空竞赛。在玛丽•科瓦尔的虚构历史中,1953年的地球面貌发生了惊人的改变,一颗小行星撞击地球引发了气候灾难。世界各国纷纷投入到一场太空竞赛中,想赶在人类灭绝之前在太阳系中寻找新的家园。小说的女主人公是一名曾在二战时期服役的女飞行员,她和伙伴一起努力加入到太空计划之中,成为一名女宇航员。 

这部作品中的女性元素和女性视角相当丰富,被国外媒体评价为“以女性的细腻来讲述科幻,让人看到科幻柔和的一面。”

女作家逐渐“垄断“科幻文学大奖 

将时间回溯。 

2018年的美国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颁给了美国女作家N.K.杰米辛,她凭借“破碎地球”三部曲完结篇《巨石苍穹》斩获重量级奖项。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2018年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N.K.杰米辛 《巨石苍穹》

N.K.杰米辛可以说是科幻界的传奇人物,她不仅是首位获得雨果奖的黑人作家,还是雨果奖历史上第二位蝉联最佳长篇故事奖的科幻作家。她此前先后凭借“破碎地球”三部曲《第五季》、《方尖碑之门》蝉联2016年、2017年雨果奖最佳长篇故事奖,并击败其最大的强敌华语作家刘慈欣的长篇小说《三体Ⅲ·死神永生》。 

N·K·杰米辛的作品主题广泛,她从小就在父亲的影响下成了一个科幻迷,父亲常常在凌晨一点时带她看老版《星际迷航》,并告诉她“这是荧幕上第一次出现白人男性亲吻了有色人种的女性。”这让她在之后的写作中乐于并擅长探讨文化冲突和压迫等主题。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2017年星云奖最佳长篇小说奖:Charlie Jane Anders 《天空中所有的鸟)》

在2017年星云奖最受关注的最佳长篇角逐中,女作家Charlie Jane Anders的《天空中所有的鸟)》一举夺魁,值得一提的是,这部著作被媒体认为是刘慈欣《三体3:死神永生》的最大对手。Charlie Jane Anders曾透露自己是老舍的忠实粉丝,很喜欢《猫城记》。 

2016年,星云奖将全部四项大奖都颁给了女性作者。 

其中,最有分量的“最佳长篇小说”获奖者是娜奥米·诺维克的《无根之木》,它是一本以波兰王国为故事背景的奇幻小说,讲述的是十七岁少女阿格涅什卡的一段神奇冒险之旅和匪夷所思的爱情故事。2017年,这部小说由国内的天地出版社引进并出版了简体中文版。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2016年6月,在娜奥米·诺维克获奖后,国内知名科普网站果壳网曾用邮件采访过她,与读者分享了关于星云奖、奇幻作品和女性写作的看法。 

娜奥米·诺维克表示,她认为科幻作品需要增加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作者。“创造出富有多样性的世界是非常重要的,真正的解决方案是让更多的女性和非白人族裔在出版界获得地位,让他/她们在事业上也能得到白人男性享有的支持。”她解释,女性在社会和家庭中承担着多重角色,“成为好作者需要时间,而当你的孩子和事业巅峰同时到达时,这无疑会打乱事业发展的进程,因此社会需要对女性写作创造更好的环境,给予更多的鼓励。”

中国科幻小说的魅力所在 

中国作家刘慈欣是在2015年获得了星云奖提名的,提名作品是英文版《三体》三部曲的第一部,由美籍华人刘宇昆翻译,英文版的名称被译为《三体问题》(The Three Body Problem)。 

2015年8月,第73届世界科幻小说大会上,这部作品又获得了长篇小说类雨果奖,这是中国人首次获得科幻文坛界的最高荣誉。此外,刘慈欣也多次获得世界华人科幻协会主办的“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的奖项。 

中国科幻小说问鼎国际科幻作品大奖,这让国内的科幻迷们非常兴奋。尤其是,中国科幻作品征战国际大奖的征程中也一直不乏女性的身影。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北京折叠》作者郝景芳与译者刘宇昆

2016年,80后女作家郝景芳的《北京折叠》获得了第74届雨果奖最佳中短篇小说奖,这部作品和《三体》一样,都是由美籍华裔科幻作家刘宇昆进行的英文版翻译创作。 

当时作为一名3岁孩子的妈妈,郝景芳的创作基本上都是业余时间完成的,“要么晚上11点以后,要么早上7点以前”,这部作品讲述北京在未来世界按照社会阶层被分成三个空间,生活在第三空间的垃圾工老刀,为了让自己的养女可以接受教育,冒着生命危险穿梭在三个空间之中为人送信。在此过程中,他看到了上层嫁入豪门的年轻女性对中层依靠读书改变命运的年轻大学生的玩弄,也被从第三空间奋斗到第一空间的好心人出手相救,在历经艰险之后终于回到第三空间。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小说中设定的三个互相折叠的世界,隐喻上流、中产和底层三个阶层。整个城市尺度的空间和时间双重折叠意象恢弘,映射出当代社会中人们对于阶层割裂趋势的深切焦虑。郝景芳在接受凤凰卫视许戈辉的采访时坦言,“这是一部折射社会现实的科幻小说……不平等问题是一个非常永恒的难题,也是一个很困难的问题。”

就在5月3日,第十届”全球华语科幻星云奖组委会”正式公布了入围名单,刘慈欣的《黄金原野》入围最佳短篇小说奖,故事内容仍是刘慈欣喜欢的“太空题材”,与《流浪地球》相似的是,其中也表达了强烈的“故乡”情结。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黄金原野》插图——选取自《十二个明天》插画师:杨佳运

自获得“雨果奖”后,刘慈欣一直颇受国内外读者关注,取材自他的小说的电影《流浪地球》更是刷了一波“科幻热”。《科幻世界》主编姚海军认为,科幻文学正在慢慢从小众走向台前;中国本土科幻文学正在受到越来越多关注,“中国原创科幻文学几经起落,但现在肯定是一个很好的时期”。并且,跟其他时期相比,现今中国的科幻作品中“人性和技术的碰撞更柔和,感情表达要更细腻一些。” 

人们为什么会渐渐喜欢关注科幻文学? 

科幻小说集《十二个明天》里面的一段话,或许是个不错的答案:“科幻作品让我们更加深入地思考,是什么让当下与过往的时代变得不同,我们会走向一个什么样的未来,以及在此变化中我们会受到何种影响,我们又该如何去应对挑战。”

  女性作家 科幻小说 2019年星云奖 今日女报/凤网 余枚珠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