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步走错!女子竟被剥夺了当妈的资格!都是因为这个害人的东西!

2018-07-27 阅读数 85077

毒品 瘾君子 监护人 剥夺了当妈的资格

Photo by Andrew Amistad on Unsplash 

阿乐今年37岁,重庆人,毕业于西部某师范学校,幼教专业。本来美好的篇章即将开启,但她的人生像突然被按下了加速键——加速走向毁灭。

7月27日上午,下城区人民法院一纸宣判,阿乐作为生母,被撤销第三个女儿的监护人资格。

而这一切的根源,就是毒品!它就像一个恶魔,一旦沾上就一辈子都很难甩掉。

因为爱情,年轻妈妈变成“瘾君子”

跟两任男友未婚生下两个女儿

幼教专业中专毕业后,阿乐并没有找到幼师相关工作,很快谈了男朋友。

不久,阿乐生下第一个女儿。后来的几年里,阿乐跟着男友混,逐渐成了瘾君子。

可怕的是,这么多年,她几乎没有管过大女儿,自己却一次又一次地因为吸毒,落入民警的手中。

细数她的“履历”,涉毒至少10次,其中有次还被判过刑。

最后一次涉案,阿乐涉嫌的是贩卖毒品罪。

当时,阿乐已与另一男友生下第二个女儿,且1岁不到。根据相关规定,办案机关对阿乐采取取保候审,为的是能方便她哺乳婴儿。

但办案机关发现,阿乐行踪不定,而且仍在吸毒。

“判刑后怎么办?”下城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张恒超,在思考这个问题。“我当然可以下个逮捕决定,把她抓进来判了了事,至于孩子,那不是法院的职责。但这把矛盾推向社会,显然不可取。”

张恒超开始联系妇联、关工委、检察院、公安、民政……大家试图彻底解决阿乐的孩子抚养和安置问题。

办案中传来震惊消息: 

阿乐生了第三个女儿后失踪了!

就在大家积极探讨阿乐被收押后两个女儿的安置问题时,警方突然收到消息:阿乐在医院又产下一名女婴,还把孩子独自留在了医院。

天啊!张恒超得知这个消息,心里有点崩溃:又有无辜的婴儿从这个几乎天天吸毒的妈妈体内出生,怎么办?

原来,阿乐在取保候审期间,再次怀孕,并于今年1月底,在省人民医院生下了一名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儿。

在医院里只呆了3天,阿乐就失踪了。临走前,她跟医生说,是为女儿看病筹钱去的。但事实上,她的手机停机,医院彻底与她失联。

新生婴儿在病情稳定后,被送到市儿童福利院,暂时取名叫小樱。

张恒超也是一位年轻的爸爸。面对着被告人的三个孩子,他每天忍受着痛苦:“再怎么说,小孩子都不懂啊!”

司法机关铁了心,决定要保护这些孩子的权益。

大女儿成二女儿的“保姆” 

而妈妈怀孕中仍吸毒,新生儿有先天疾病

会议一场接一场,预案做了一个又一个,一切目的都是为了让几个无辜的孩子得到妥善的安置。

潮鸣派出所阮警官,是小樱被遗弃后的接警人。

在抓到阿乐后,阮警官从阿乐的嘴里得知,阿乐从没有结过婚,而三个孩子也来自于三个不同的父亲。

“小樱的爸爸是谁?”阮警官追问。

阿乐平静地回答阮警官,是另一个人,叫刘某,在××家园……

阮警官赶紧去阿乐所说的小区寻找小樱父亲。遗憾的是,当他敲门时,开门的人表示,这套房子早已经易主。

民警去社区调查,得到的答复是:刘某确实户籍在这个社区,但他也是个瘾君子,也是因为吸毒,手上2套房子已经卖掉。社区已经多年未见他的踪影。

事实上,阿乐在杭州取保候审期间,她2岁的二女儿,几乎也是15岁的大女儿带的。

而现在,小樱又来到世上。阮警官看到阿乐的大女儿后很惊讶:“你怎么像个保姆一样?!你这个年纪,该上初中读书啊!”

此前,检察官杨琴讯问阿乐时,生气地质问她:“你都知道自己怀孕了,难道就不知道吸毒对胎儿伤害是有多大吗?”

阿乐沉默。

法院判决: 

撤销阿乐当“妈妈”的资格

唯一还能当监护人的,也许就是阿乐老家的亲戚了。但警方了解到,阿乐母亲已经去世,且阿乐没有兄弟姐妹。也就是说,只能找阿乐父亲了。

阿乐父亲年事已高,得知女儿的遭遇后,同意负责大外孙女和二外孙女的抚养。“我年纪大了,这个刚出生的小外孙女,我是实在没能力抚养了。”

最终,办案机关达成共识,由下城区民政局向法院提起对阿乐作为小樱的监护人资格的撤销申请。

阿乐自己很清楚这个结果。今天上午,她没有出现在下城人民法院的法庭里,而由援助律师代为接受判决。当然,她来法庭也不是很方便:因为贩卖毒品罪已被判刑,同时还有遗弃罪漏罪尚没有移送到法院,她目前已经被逮捕。

准确说,今天法院的判决是撤销她的监护人资格,她仍然要履行“妈妈”的义务,但已经不享有“妈妈”的权利了。这是杭州市首例由民政部门申请撤销亲生父母监护人资格的案件。

然而,一纸宣判,才只是开始。

在宣判结束的座谈会上,法官、民警、检察官、民政部门等,都对小樱的未来,充满了担忧。

按照法律规定,阿乐被撤销监护人资格后,在相关不良表现消除后,她有资格向法院申请恢复监护人资格。也就是说,出狱后阿乐可以申请重新抚养小樱。

“她出狱后还是继续吸毒怎么办?万一不仅不好好管小樱,还继续怀孕生育……”

阮警官则关注到,几个孩子的读书及小樱的落户问题。

因为先天性心脏病,小樱还面临巨大的治疗风险和治疗资金来源困难。民政部门打听得知,等小樱稍微长大些后,给小樱做手术,起码要15万元。

未来怎么办?“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是他们坚守的方向。

“哎,小孩子太无辜了!”座谈会上,一名政协委员感叹说。

“根源在毒品!”另一位人大代表说。

“根源在金山角!”办案民警摇头。

在座的公安、关工委、妇联等相关负责人均表示,必须要加强对毒品危害的宣传教育,防止悲剧上演。 

杨琴检察官回忆,5年前,在南京有个震惊一时的案例:一位年轻妈妈因为吸毒,放弃对2个孩子的照料,最终这2个孩子在家中活活饿死。5年后,同样的案子发生在杭州,庆幸的是有一群负责任的办案人员一起努力,让孩子们不再受伤害。

毒品千万不能沾!

人生真是一步错步步错!

  毒品 瘾君子 监护人 剥夺了当妈的资格 杭州日报微信号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