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短信辱骂的她竟成骂人机主 原来是伪基站在“捣鬼”

2018-04-25 阅读数 46942

短信 手机 伪基站

Photo by Marjan Grabowski on Unsplash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炜

“你不得好死!”收到陌生人发来的恶毒的辱骂短信,谭曦澄再也忍不住了。回拨机主电话,却怎么也打不通。无奈,她只能耐着性子给对方回短信,试图弄清楚到底最近得罪了谁?

4月22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接到了湖南邵阳市新邵县女子谭曦澄的爆料电话。平日友善的她最近莫名接到了很多条不同机主发来的辱骂短信。本以为这只是普通的诈骗信息,殊不知,在她与对方机主的聊天对话后,竟发现了一个大秘密——自己也成了辱骂他人的变态机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陌生人发来短信张口就骂

最近1个月时间,24岁的谭曦澄对手机的短信铃声都心有余悸——自3月下旬开始,她不断受到陌生人发来的辱骂短信,“有的人骂得狠,连祖宗十八代都不放过”。

然而,谭曦澄仔细回忆了这些日子的人际关系。性格温和的她几乎没有与任何人起过言语冲突,怎么会得罪人而遭到这样的骚扰报复呢?

“第一次接到辱骂短信的时候,我还在江苏出差。”谭曦澄回忆,3月29日,应公司安排,她前往江苏省苏州市出差,可就在第二天下午15时许,正在开会的她突然收到了一条陌生短信,打开一看,吓一跳。

原来,这是一条辱骂短信。里面写道:“你不得好死,死你全家!”

起初,谭曦澄以为这是一条诈骗短信,没有回复理会。谁知,没过多久,另一个陌生手机号码又发来一条辱骂短信。

莫名其妙被两个人狠骂一顿,气不过的谭曦澄简单的回了一条信息:“你谁啊?敢做不敢当啊!”

对方没有回复,谭曦澄又通过手机网络输入对方手机号码查询,结果显示,对方号码注册地址为河南郑州。

“我根本就没有认识的人在郑州”。谭曦澄说,本以为是对方发错了信息,也就没再上心。

结果,到了3月31日早上,一觉醒来的谭曦澄发现手机被陌生短信“填”满了。随后,经她统计,仅一夜就收到了23条陌生短信,更有两个陌生未接来电。

谭曦澄一一打开短信查阅后,又懵了——原来,收到的短信里,语气温和点的,还只是问“您是谁?”“发错人了吧”;而遇到性子直的,语气就泛着火气了:“你问我是谁,你又是谁?”“什么敢做不敢当,神经病吧你!”“莫名其妙,你胡说八道的都是什么啊?”

面对“轰炸式”的陌生短信,谭曦澄耐着性子把短信内容都读了一遍,确认自己此前从未认识对方后,她群发了一条信息:“亲,我之前没有给你发过短信吧!”

自己的手机号成了“辱骂短信”发送号

谁知,谭曦澄的这条短信反倒激怒了这些陌生机主——火气大的陌生号码直接打来电话,“你是不是神经病啊?每天发短信骂我,现在说不认识我!”

谭曦澄懵了!

“我一开始还以为是那些被我回骂的人气不过,找朋友来一起骂我,我不甘心,就找了几个骂我特别狠的,打字回骂过去,后来觉得不过瘾就准备再打电话骂一顿找心理平衡”。可谭曦澄刚想骂个痛快时,号码一拨打过去,对方的回答令她吃惊。

对方机主是苏州人,他表示,自己并不认识此前给谭曦澄发送辱骂短信的陌生人,更不认识谭曦澄。

“他说话温文儒雅,不像是一个会骂脏话的人。”谭曦澄说,“他好像也是一个受害者,每天接收着不同的辱骂短信”。而另一位接通电话的女机主,同样表示不认识谭曦澄,也没有给她发过短信。女机主给谭曦澄发来的一张截图显示,她也曾给这位女机主发过不少辱骂短信。

“我是完全不知情的!”谭曦澄立即来到移动营业厅查询自己的手机短信,可是,发了这么多条短信,却一条扣费信息和短信记录都没有。

对此,营业厅工作人员认为,以前曾出现手机被病毒操控自动发送短信的情况,但这种情况下,发送短信的记录会出现在通话记录中,而谭曦澄手机号的通话记录显示:她发送的短信明显少于接收的短信,因此怀疑,是有人用伪基站模拟了谭曦澄的电话号码,向外发送短信。伪基站相当于一个小型无线电发射信号台,可以冒用任意号码,在一定范围内强行发送短信。

担心自己手机中了恶意病毒,更担心自己可能牵扯到一些诈骗集团,4月5日,刚从江苏返回新邵县,谭曦澄就来到新邵县公安局报警求助。

4月24日,新邵县公安局网络安全保卫大队在接受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谭曦澄频繁遭遇陌生来电、短信骚扰一事,由于未造成其财产损失,且暂时未存在诈骗嫌疑,再加之大多数陌生机主都来自外省,所以,案情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揭秘

疑遭伪基站盗用号码

被陌生人短信辱骂的机主,竟成辱骂他人的机主——这样的情况在湖南到底多见吗?针对这一现象,4月24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特邀长沙市荣美宽带电视手机服务中心副主任李威进行权威解析。

李威表示,不法分子利用他人手机号码群发短信,多是采用一种被称为“伪基站”的技术手段。“一般情况下,‘伪基站’由主机和笔记本电脑组成,能够搜集以‘伪基站’为中心、一定半径范围内的手机卡信息,并冒充包括公共服务号码在内的任何电话号码,强行向用户手机发送短信”。

“伪基站发生作用时,被选中的手机号码会被强制连接到该设备上,而无法连接到运营商的网络。”李威说,除此之外,还可能存在另一种情况——手机被恶意软件操控。

李威透露,通常情况下,手机APP在安装时可能需要用户授权访问通讯录、访问短信发送接口,然后用户觉得无所谓,同意了。但实际上,一旦授权以后,APP后台就能拿到了机主的号码,而它的后台可能有成千上万的手机号码,它又有一个发送短信的权限,相当于APP后台可以轻而易举地做任意的点对点的短信的发送。

“也就是说,这些看上去来自外省的号码,其实可能都是在同一台电脑上发出的,一只无形的手,以各个机主的名义互相发送辱骂短信,引导机主们互相对骂,或许是个恶意十足的恶作剧”。李威建议,市民在给手机安装软件时,一定要注意查看授权权限,以免被恶意软件操控,一旦收到要求转账、汇款的短信时,一定要回电话进行核实,以免上当受骗。如果市民遇到与谭曦澄相似的情况,最好不要理会,更不要发短信、打电话要回骂,避免引发循环。

链接>>

打击伪基站,最高可罚3万元

“伪基站”即假基站,设备一般由主机和笔记本电脑组成,通过短信群发器、短信发信机等相关设备能够搜取以其为中心、一定半径范围内的手机卡信息,通过伪装成运营商的基站,冒用他人手机号码强行向用户手机发送诈骗、广告推销等短信息。伪基站设备运行时,用户手机信号被强制连接到该设备上,导致手机无法正常使用运营商提供的服务,手机用户一般会暂时脱网8~12秒后恢复正常,部分手机则必须开关机才能重新入网。

此外,它还会导致手机用户频繁地更新位置,使得该区域的无线网络资源紧张并出现网络拥塞现象,影响用户的正常通信。湖南移动相关负责人介绍,犯罪嫌疑人通常将“伪基站”设备放置在汽车内,驾车缓慢行驶或将车停在特定区域,进行短信诈骗或广告推销。

2014年以来,中央宣传部、中央网信办、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工信部、安全部、工商总局、质检总局等9部门在全国范围内部署开展打击整治专项行动,严打非法生产、销售和使用“伪基站”设备的违法犯罪活动。

据悉,湖南省第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次会议以高票表决通过了《湖南省通信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条例》重点聚焦解决通信建设、发展、服务中的热点、难点问题,于2017年8月1日起实施。《条例》规定,“未与通信用户约定向其发送商业性电子信息的,由省通信管理机构责令改正,予以警告,可以并处一万元以上三万元以下罚款。” 同时规定,任何个人和组织不得窃取或者以其他非法方式获取用户个人信息,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用户个人信息。

  短信 手机 伪基站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