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前夫借钱秘密还债 前妻却被法院判“夫债妻还” 她说:不算共同债务 为何离婚不离债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8-04-11 16:13:25 0人参与
离婚了,她却意外收到一张法院传票——起诉人要她支付一笔自己并不知情、且是前夫欠下的4.44万元债务;开庭后,她又收到法院的判决书,判决裁定,尽管早已离婚,但还得偿还前夫的债务以及利息…………

婚姻法 债务 夫妻 女性与法

唐国友收到的部分债务官司判决书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离婚了,她却意外收到一张法院传票——起诉人要她支付一笔自己并不知情、且是前夫欠下的4.44万元债务;开庭后,她又收到法院的判决书,判决裁定,尽管早已离婚,但还得偿还前夫的债务以及利息……

婚姻告终,夫妻双方最大的纠纷往往来自财产与债务的认定。3月24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接到来自永州市零陵区的杨梦英打来的求助电话——早在今年1月17日,最高人民法院发布《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解释》)中,合理分配了举证证明责任,防止出现不合理的“被负债”。可为何杨梦英这笔“毫不知情”的债务依旧需要“夫债妻还”呢?

法院的判决到底是否合理?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第一时间赶往永州,了解这些债务和判决背后扑朔迷离的疑云。

一笔债务,被告了两次

离婚1年多时间,杨梦英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还会碰上一笔莫名的讨债。

1月19日,杨梦英收到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法院的一张传票——起诉人是前夫唐国友的堂舅妈陈仕云,起诉原因则是要她偿还一笔前夫在2015年欠下的包括利息在内的共5万元债务。

婚姻法 债务 夫妻 女性与法

杨梦英和唐国友的老家,房子已坍塌

杨梦英的女儿唐小冬(化名)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早在两年前,陈仕云就因这笔债务起诉过父亲。当时法院判决父亲要偿还欠款并支付利息,并申请强制执行。而在强制执行期间,父亲已经向陈仕云还款1.4万余元。

而这次,陈仕云又对杨梦英提起了诉讼,要求杨梦英承担前夫的5万元债务。

3月23日,永州市零陵区人民法院公开审理了陈仕云与杨梦英借贷纠纷案,唐小冬作为杨梦英的代理人出庭应诉。在庭审中,杨梦英和唐小冬都表示对该笔债务毫不知情,并认为这笔债务并没有用于家庭日常生活开支经营所需,杨梦英不应承担偿还责任。

然而,法院并没有采纳她们的辩护意见。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该法院下达的《(2018)湘1102民初258号判决书》中看到——被告杨梦英的前夫唐国友向原告陈仕云借款共4.44万元已经本院生效判决(编者注:即前文所述2016年陈仕云起诉唐国友债务案判决)所确定,杨梦英与唐国友在借该款时是夫妻关系,杨梦英无证据证明唐国友所借款系个人债务,故杨梦英对陈仕云借款与唐国友应承担连带责任。杨梦英需偿还4.44万元借款及其利息。

判定共同债务该由谁举证

唐小冬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庭审时,她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1月17日发布的《解释》中的第三条,就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和举证问题,向法官提出过申辩,认为该笔债务不属于夫妻共同债务,如要认定,也应该由原告方陈仕云举证,但“法官当时没有正面回应”。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解释》第三条中了解到,关于夫妻一方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个人名义超出家庭日常生活需要所负的债务,债权人以属于夫妻共同债务为由主张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但债权人能够证明该债务用于夫妻共同生活、共同生产经营或者基于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的除外。

也就是说,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以及举证责任的分配,关键在于是否为“家庭日常生活所负的共同债务”。

唐小冬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出示了唐国友所写的借条复印件——其中,一张借条的日期为2015年2月16日,金额1万元;另一张借条的日期是2015年3月7日,金额3万元。她认为,这些钱不可能用于家庭生活所需,“当时我已经大学毕业,母亲也在打工赚钱,父亲每月有固定工资。正常的家庭开销根本不需要频繁借这么多钱!”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