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新闻 >  正文

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湖南艾滋病治疗第一人 讲述感染者身边的故事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1-29 19:25:24 0人参与
“拥抱你心中的孤单,投射一道光线。迎着阳光就能看见,彩虹落进雨天。笑容眼泪都点缀,世界的夜晚……” 这是12月1日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公益主题歌曲《拥抱你》中的一句。说起艾滋病,有人用“五味杂陈”来形容。病毒进入人的肉体,恐惧与误解也随之渗入他们的人生——这是一种需要用药抵消病症、用爱与“污名”争斗的疾病,身心兼治,方有未来。 ……

世界艾滋病日

来源:CFP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记者 章清清 吴小兵 

“拥抱你心中的孤单,投射一道光线。迎着阳光就能看见,彩虹落进雨天。笑容眼泪都点缀,世界的夜晚……” 

这是12月1日第30个“世界艾滋病日”公益主题歌曲《拥抱你》中的一句。说起艾滋病,有人用“五味杂陈”来形容。病毒进入人的肉体,恐惧与误解也随之渗入他们的人生——这是一种需要用药抵消病症、用爱与“污名”争斗的疾病,身心兼治,方有未来。 

在地球上,平均每分钟都有一个孩子死于艾滋病,有超过1500万的儿童因为艾滋病而失去父母。正如今年艾滋病日的主题“共担防艾责任,共享健康权利,共建健康中国”所言,面对痛楚,何以抗衡?唯有爱。 

在11月末以来的连日采访中,我们见到了太多心中有爱的人:既有湖南艾滋病治疗第一人、多年来在朴素的研究室里勇敢作战的老教授,也有成立公益组织,免费为惊恐的患者带去希望的年轻人;既有守在大山深处,为那些无处可去的孩子带来一个家的“姑姑”,也有为关爱患病人群而奋笔疾书的女作家……他们的种种,无一不在这个寒冬里,带给了我们最深的温暖。

世界艾滋病日

郑煜煌 

■“湖南艾滋病治疗第一人”——郑煜煌

恋人之爱:“我若在这个节骨眼离开,他会死的” 

“你先出去一下,我要跟郑教授谈谈。”黄芳(化名)转头,轻声细语的对男友周铭(化名)说。

周铭神色有些复杂,但还是默默地走开了。

他一走,黄芳淡然的表情就挂不住了。她捂住了脸,良久才问:“教授,我和他是完了,还是可以走下去?”

坐在黄芳面前的教授叫郑煜煌,是中南大学湘雅二医院艾滋病研究室的“主人”。他于2001年创建了湖南首个艾滋病科研单位及专科门诊,收治了湖南首例艾滋病患者,并开始了我省第一例成人艾滋病抗病毒治疗;2003年开展了湖南首例儿童艾滋病抗病毒治疗;2006年阻断了湖南首例艾滋病母婴传播……16年来,郑煜煌屡创湖南艾滋病治疗的“第一”。

郑煜煌的身份,也是黄芳内心煎熬的原因——2016年,在外打工的男友周铭因为不洁性行为感染了艾滋病,彼时,她正在常德的家中期待着他们的美好未来。

“我最初见到他们的时候,周铭很后悔,在我面前哭了很久,甚至跟黄芳提出:‘我们到此为止吧,虽然从大学同学到恋人,我们的感情很深,但我不能误你终生,我犯的错应该由我来承担后果。’看得出来,黄芳也很矛盾,一直举棋不定。”在研究室里,郑煜煌向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讲述了这对恋人的坎坷故事。

当时,郑煜煌为周铭做了全面检查,发现周铭的病情已经到了中期。经过针对性的治疗,三个多月后,周铭有所好转,病毒指数也降了下来——但陪同而来的黄芳却显得心事重重。

这一次,在特意让周铭回避后,黄芳才一股脑的向郑煜煌表达自己内心的苦闷。从黄芳的话里,郑煜煌得知,她现在最纠结的就是感情和现实的取舍,“我的父母本就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现在他又感染了艾滋病,我更不敢跟家里人开口”。

黄芳还说,为了让她离开,周铭故意和她吵了几架,“虽然他嘴上说要我走,但我看他那个眼神,如果我走了,他肯定会放弃生命的。这样一来,我真不忍心离开他”。

见黄芳如此善良,郑煜煌是感动的。“我当时就告诉她,这个病是可以治疗的,而目前的研究数据表明,艾滋病人的预期寿命几乎可以达到正常的人均寿命。只要处理得当,身边人也不会被感染,可以正常生育,相爱的人是可以过一辈子的。”

除了在医学上给黄芳解惑,郑煜煌还鼓励黄芳,人这一生总有困难坎坷,也会犯很多错误。关键是,艾滋病患者需要患者自己、医务人员、家人和社会的理解,四者缺一不可,“既然你和小周感情这么深,那你可不可以给小周一个机会呢?” 

郑煜煌告诉记者,因为艾滋病的属地治疗原则,周铭拿到治疗方案后,便一直在当地医疗机构继续治疗。“前两个月,两个人再来我这里,我一看,嘿!大姑娘小伙子都漂漂亮亮、神清气爽,黄芳很开心地告诉我说:‘郑教授,我们要结婚了!’”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2 3 4 5 ... 6 下一页 > 共8页
标签: 世界艾滋病日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