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茜,会修手机的益阳姑娘是最棒金马奖得主

2016-11-28 阅读数 228499

 金马奖  万茜

万茜。

(今日女报/凤网讯 记者陈寒冰)看到万茜给的个人简介中除了“湖南益阳人”、“《你好,疯子》女主角”注解之外再无其他,记者忍不住笑“真的简单”,她却笑着补刀:“其实是懒得可以吧”

小雪这日长沙很冷,电影《你好,疯子》在湖南农业大学做路演。穿着短袖单衣与学生们见面的万茜,直到换上运动鞋裹着羽绒服才找回一点温度。没有空调与暖宝宝,在学校礼堂附一楼一间闲置的活动室里,这位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上海电视节最具人气女演员,独家与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聊起了她的红与不红、走运与郁闷经历……

不红,素颜逛街吃脏串真好

记者:前几天你在知乎上说,演员不红就和一个普通的上班族差不多,像刚才你被学生们围住合影求签名时,会不会觉得自己挺红的?

万茜:那些是学校戏剧社的孩子,虽然今年我的作品面市的多一些,大家对我熟悉一些了,但我依旧不是很红啊,只是我的职业是演员罢了。

当明星很怕被别人说不红,但没想到与万茜说起不红,她竟然表现得有些暗爽。“出了名能有更多的机会,赚更多的钱,但不红的演员也就跟一个上班族差不多。我可以随意素颜逛街吃串,抠脚剔牙不会被偷拍,就算偷拍了人家也不会去网上发,因为你不红嘛!尤其是坐地铁,还可以铆着劲儿抢座位;此外,可以自由出入体育运动场所,这些都是不红的好处。

20岁时,万茜凭借电视剧《金锁记》里的娟儿一角进入演艺圈,从此便开启了摸爬滚打的接戏模式。万茜坦承,娱乐圈是个现实的地方,你不红就没有关注的目光,随之便没有那么多可以参与大IP大电影的工作机会,“但我觉得只要有本事,当个会演戏的演员,圈里人还是会认同,会有质量不错的戏抛来橄榄枝,于是还是会慢慢过上不错的小日子。

32岁的万茜对于走红这般从容,其实与她的经历也不无关系。2005年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表演专业的万茜,最初是以歌手身份进入娱乐圈。她出过单曲专辑,得过新人奖,却败给了残酷的市场;演过经典话剧,当过文艺电影女主角,却没能让观众记住。入行十余年,做过不同尝试,直到2011年在《裸婚时代》出演“陈娇娇”一角才被大家熟知。

 

金马奖  万茜

万茜在家修手机。

益阳妹子固执,但不是坏事

记者:听说你昨晚到的长沙,回到家乡最想吃什么?

万茜:今天早上就唆了一大碗粉啊!虽然我在家时间不长,但爸爸妈妈经常给我寄各种好吃的,益阳特产红薯片、腊肉、腐乳,很多都是爸爸亲手做的,非常好吃。

心思简单且固执,这是很多益阳妹子的共性,万茜说自己就是一个很固执的人。事业不顺利时,她也是每天跑组试戏,但往往面试十个有八个不中。虽然直言很受打击,但霸得蛮的湖南妹子总是把心思埋在心里,“10个中还是有2个机会,那就不放弃”。

不找关系不搭绯闻,万茜继续像“女汉子”一样在演艺圈闯荡。

爸妈看着万茜这么辛苦,十分心疼,她却总是笑着安慰:“哪份工作不会碰壁?没关系咯!”万茜回忆,找不到感觉时,她会将自己曾经的作品都翻出来,一遍一遍的看,来找身上存在的问题。虽然办法笨点,但她觉得挺有效。

娱乐圈从来不缺美人,也不缺会演戏的人,更不缺肯下功夫的人。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打击后,万茜反而变得从容起来。不专心于追名逐利,一丝与众不同的洒脱,让她活得自在。

“昨天在横店拍戏,晚上坐高铁回长沙和父母小聚。宣传完再赶5点多的高铁回横店继续工作,这样的状态我就很满足了。”万茜笑着说。

金马获奖,没想象的影响大

记者: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女配角之后,对你有什么影响?

万茜:拍完获奖影片《军中乐园》两年后,才接下一部电影,所以这个奖项对我的影响没你想像的那么大。

“我能够拿到那个奖是很开心的,因为终于被人肯定了。”2014年,万茜凭借台湾电影《军中乐园》一举夺得了第51届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女配角奖。这个平时只让观众觉得眼熟的姑娘,终于成了公众追捧的对象。

万茜说,现在向她递本子的会比以前多了:“总算可以挑戏了,哈哈。”

获奖之后,万茜还是按着自己的脾性接戏,没有高产与爆红,却还是让同行感受到万茜的能量。前几日传出2017年度大剧《脱身者》演员阵容的消息,由离别电视剧9年的陈坤与万茜担任男女主角。而万茜之所以会成为女主,说是陈坤看了她的表演后亲自求合作才促成了此剧。

“她的演技其实很炸裂。”《你好,疯子》导演饶晓志向记者说。“在我的片中,有一个万茜表现人格分裂的长镜头拍摄。当时北京很冷,我们不但拿冷水往她身上浇,而且她要一遍遍地重摔在地上,为了达到最好的效果她硬是一口气拍了32遍,我们都很佩服。”

听导演这样夸奖自己,万茜反倒不好意思了:“这是演员应该做的啊!”

 

金马奖  万茜

万茜。

“专注贴膜”的女演员

记者:听说你特别会贴手机膜,若以后没事做可以去天桥摆摊做生意?

万茜:对啊,我的贴膜技术很专业!贴膜、换屏、修手机,都行。当然啦,去摆摊是玩笑,只是现在我身边人的手机要贴膜或换键维修都找我。

聊起手机贴膜的话题,万茜很来劲。“你看我经纪人的手机膜就是我贴的,刚才导演的手机屏幕和按键都是我换的。”

一个女孩子怎么会爱修手机?万茜笑:“这真的是被逼出来的。”

原来,当初万茜自己的手机屏坏了要换,可是一问才发现维修的地方离自家很远。“我比较懒,一想要花这么多时间在路上,还不如自己修。”因为懒得跑,这才开启了万茜与手机“战争”的序幕。

“刚修完了之后,有一个零件就掉出来了,过了很久都不知道那个零件到底是从哪里掉出来的。但没有它手机也能用,我就把它弹走了。”万茜回忆,“后来再给手机更新换代几次,我就摸清了当初掉的那个零件它应该是在什么位置,总之现在我完全是修手机的行家了。”

  金马奖 万茜 今日女报/凤网 陈寒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