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承者们:如何从妈妈手中接过企业

2015-09-11 阅读数 142204

继承者 富二代 企业接班人

母亲:罗美元湖南省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

女儿:刘佳玟湖南省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执行董事

有一部大热的韩剧,名字叫做《继承者们》,里面的男男女女在享有优渥生活的同时,也面临着继承家族事业的重任。

而放眼我们的现实生活,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中国的民营企业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而根据全国工商联此前的一项调查显示,如今这些第一代创业者大多已经迈过六旬门槛,“富二代”似乎即将成为家族企业沙场的主角。

未来10年,中国将进入企业家交班高峰期——那么,“富二代”们是否已经做好了接班的准备?或者说,他们是否愿意接过父母手中的大旗,继续弄潮商海?而拥有经验与阅历的第一代创业者们,他们又能否放心地将自己倾注了半生心血的企业交到孩子们的手中?

为此,今日女报/凤网邀请了多名湖南知名企业家以及他们的孩子,一起来聊一聊“继承者”的话题。

“忘不了”接班故事 :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唐天喜图:受访者提供

“妈妈今天叫我接班,第二天就甩手不管了”

妈妈说:在事业高峰选择交班,是我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

孩子说:长辈要学会放手,相信孩子们会为企业着想。

孩子,你想接班吗?

“我是在2010年开始考虑交接班的问题。那是在一次培训课程上,我学到了‘交割’和‘放下’两个词。”湖南省忘不了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罗美元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那一年,她54岁。

作为“忘不了”服饰品牌的创始人,罗美元从一个做服装的小学徒开始,白手起家辛苦创业。1984年,她骑着自行车四处推销自己亲手缝制的服装;几十年过去,当初只有8名工人和8台脚踏缝纫机的小服装厂已成长为拥有数千名员工、年生产力达500万件(套)的中国纺织工业100强企业和中国服装行业竞争力20强企业,罗美元也从一名“只读了4年小学”的农村妇女成长为全国人大代表。

正当事业如日中天之时,罗美元决定激流勇退,把企业交给下一代,自己仅保留董事长职务,不再过问公司具体事务。

“当我提出想让女儿接班时,很多朋友都不赞同,说女儿还小,对她来说太难了。”罗美元说,她因此想交班却又不敢交班,便带着女儿一起参加了许多全国知名的培训课程。

其实,罗美元并非从一开始就有这个想法,相反,她更希望女儿按照自己的心意去生活——原来,罗美元曾经还有过一个儿子,后来不幸去世,这也让她对这个唯一的女儿更加珍惜疼爱。

刘佳玟也并没有觉得母亲在把自己当成一个“继承者”来培养,“妈妈只是对我要求比较严格,我去外地读书,她从来不送,每次都是我自己背着沉重的行李,推开她办公室的门去跟她道别,她也只是叮嘱我注意安全,就‘狠心’不再理我了”。

一直以来,刘佳玟都在自主安排自己的生活,所以面对罗美元多年来首次提出的接班问题,她并没有立刻答应。

“当时妈妈问了我两个问题:你现在想不想接班?如果接班,你要把企业办成什么样?半年后她又问了一次。”刘佳玟回忆,“我当时还没想清楚,要把企业和团队带到哪里去,我能为企业做些什么。”于是,她花了一年的时间去深入了解“忘不了”这个企业,也思考自己是不是能够跟它融为一体。

2012年5月8日,刘佳玟答复母亲,说“可以试试”。

走出去,才发现创业几多艰辛

罗美元说,自己最开心的事,就是女儿愿意接班,并且接好了班。

在进入公司后,刘佳玟便遇到了考验。自2008年开始,服装行业便持续低迷。大环境如此,罗美元也并未期望女儿做得多么风生水起,“就算她失败了也没事,大不了干别的”。

但让罗美元没想到的是,女儿的表现比她预计的好很多。公司产品有了突破,也稳定了市场——但别看刘佳玟这个班接得挺稳妥,其实之前很长一段时间,她反倒更想要出去闯世界。

2006年,刘佳玟从加拿大留学归来,她说当时的自己“像个愤青”。“我到自家公司实习了两个月,妈妈竟然让我去当踩缝纫机的车工,再去做仓库管理员,结果是把我和她都弄崩溃了。”刘佳玟回忆,“我当时觉得仓库管理员这个工作特别简单,但去了之后才知道,仓库里的货号有1000多个,要根据生产日期、型号等分类摆放。我疲于记忆这些货号,有时背着背着就睡着了。那一刻我才发现,自己居然连一个仓库管理员都做不好,同时也想,我为什么要来干这个?”

大受打击的刘佳玟不愿留在自家公司,而是选择去上海东华大学进修服装设计,半年就学完了4年的课程。“我以前读书都很随意,也没有人告诉我为什么要读书。直到我发现仓库管理员都比我厉害时,我才明白,人不刻苦,是没有出路的。”刘佳玟说。

随后,刘佳玟独自在上海创办了忘不了服饰公司的上海研发中心,其间还去了广东一家知名服饰企业打工,用一年时间从导购员做到了单品设计师;她甚至还在广州打造了一个女装品牌,就为了满足自己那颗不安分的、想要闯荡的心。

自己创业,刘佳玟才深刻体会到了母亲的不易。“以前跟妈妈出去谈生意,对方会很客气;可当我自己单独去谈生意时,对方见我是一个新品牌,理都不理我。做什么都要去求人,每天都在妥协。”这一年的经历,让刘佳玟在专业能力和心态上都有了不小的进步。

虽然刘佳玟在广州的服装公司并不成功,但她没有因此灰心,而是跟着母亲到全国各地去听讲座,“此后从未停止的就是学习”。

理念“打架”,放手是为了更好地前行

接班两年后,刘佳玟瘦成了皮包骨头。

“我一说接班,第二天,妈妈就把她的办公室让给了我,甩手就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害怕了整整三个月。有人进来报告工作,让我签字,我却看不懂,急得直哭。我当时想,妈妈哪怕是不帮我,就是坐在那里也好啊!”正不知所措时,刘佳玟想起了自己听讲座、参加培训时认识的老师和同学,便向他们请教。“他们告诉我,如果不知道该不该签字,就先放一放,别马上答复。后来,我有问题就问他们,因此也得了个外号——‘十万个为什么’。”刘佳玟说。

后来,刘佳玟又大刀阔斧地招了5个年轻人作助理,专门做资料分析和整理,形成数据后向她汇报,她再以此作出决策:“如今是数据时代,我经验少,就靠数据说话。”

对于女儿在管理方面的新理念,罗美元并非完全认同。有一次,刘佳玟面试应聘员工,问了对方5个问题,没想到,对方也反过来问了她5个问题。“如果是我,我三句话就K掉他了!”罗美元说。

刘佳玟接班后,出台了一系列措施,并且重用年轻人。起初,这也让不少跟着罗美元一起创业的老员工感到不满,并向罗美元诉苦。

“我还没开除人,女儿却开除了好几个。”对于妈妈的说法,刘佳玟则认为自己之所以开除员工,是因为他们“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不过,刘佳玟还是接受母亲的建议,打造了一支老中青结合的团队。她通过培训的方式来实现老员工思维的更新换代,同时又让新员工拜老员工为师,从老员工那里获得宝贵的经验;对于那些跟不上节奏的,则调换到合适的岗位去。刘佳玟自己也谦虚好学,拜公司的战略总经理蔡力强为老师。

虽然有许多理念上的不同,但罗美元仍然选择支持女儿:“既然让她接班,就要相信她。”而正是这种放手和相信,让刘佳玟也一步步成长起来。这也是刘佳玟在总结接班经验时常说的一句话:“长辈一定要相信后辈,相信他们会为这个企业着想。”

企业接班,不仅仅是家庭“内政”

在刘佳玟看来,“能不能很好地接班,不仅仅是自己家庭的事情,还关系到公司几千名员工和他们身后几千个家庭的生计,是一件需要慎重考虑的大事”。

“我妈妈常说:爱有多大,事业才有多大。你得把员工当亲人来爱戴,想他们所想,才有能力和胸襟来管理整个企业。”刘佳玟也因此总结出了一套理论:企业的第一代在培养第二代时,除了要教他们关爱自己,也还要学会关爱他人,这样的接班人在面对企业时,才会真正有一份神圣感、使命感。

同时,刘佳玟认为,家长应该要对子女“狠”一点,才能磨练他们的心志。“我们这一代人太幸福,物质生活也很丰富,面对挫折时,抗压力可能没有父母辈那么强。所以,父母要给子女犯错的机会,摔跤是最快的成长方式。”刘佳玟笑言自己的母亲就像个“菩萨”,你求她她才会应,你不主动提出自己的困难与挫折,她就算看在眼里,也不会主动出手,任由你碰一鼻子灰。

而对于有接班打算的企业二代,刘佳玟同样建议,接班前可以先去一些优秀企业实习,了解这些企业是如何成长的,也学会从员工的角度去看待企业、看待老板,这样自己再执掌公司时,便会更有全局观念。

如今,刘佳玟最大的梦想,便是努力打造一个“百年企业”,因为这是母亲的希望,她也朝着这个目标在一步步进发——在刚刚过去的忘不了2016年订货会上,仅第一天的成交量就达到了去年一年的水准。

对此,罗美元也很欣慰,她觉得在事业的高峰选择交接班是自己“做出的最正确的决定”。如今,罗美元很少再去办公室,安心地当起了“甩手掌柜”:“这3年时间,我背着书包到处上课,或者禅修,偶尔打打乒乓球,或者去给年轻人讲讲自己的创业经历。有空了,就在家逗逗孙子,享受天伦之乐。”

 

继承者 富二代 企业接班人

母亲:汪海燕  长沙世纪情珠宝有限公司董事长
儿子:潘文超  美国留学生在读

“世纪情”接班故事: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唐天喜图:受访者提供

“最好的传承,是家族与团队共同成长”

妈妈说:企业养育了你,却并非是你命定的责任;做你喜欢的事,过你想过的生活。

孩子说:信心、能力,是否热爱,是接班的“三要素”。

智商?情商?企业家爱培养孩子的“商商”

“这是坦桑石,电影《泰坦尼克号》里的‘海洋之心’就是坦桑石。它很漂亮,戴起来很有气质,英国皇室也经常选用它作为礼物赠送给尊贵的客人。而且它只产于坦桑尼亚,每卖出一块就少了一块,非常值得拥有。”

今年暑假,在繁华的长沙黄兴路步行街口,如果你走进世纪情珠宝的销售大厅,就很可能会发现,在众多女销售员中,唯一的一名男销售员正跟客人侃侃而谈。

这名20岁的男销售员叫潘文超,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那就是世纪情珠宝的“少东家”。今年,他正在美国波士顿某大学商学院读大二,暑假回长沙时便到母亲的公司做起了实习生,体验生活的同时,也顺道熟悉公司的运营。

其实,这不是潘文超第一次进企业实习。“我对他的培养理念,是不能与社会脱节。”汪海燕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早在潘文超初中毕业时,就曾去长沙某知名餐厅打了17天工,每天工作12个小时以上。当时,潘文超告诉汪海燕:“这17天,我曾不下500次想要放弃,但我坚持下来了。”

喜欢魔术的潘文超,高中时独自去香港参加魔术比赛后,获悉一种魔术牌很有收藏价值,他便计划投资。但潘文超自己只有400元,尚缺800元,便想找母亲汪海燕借钱。汪海燕假意不借,而是要以这800元“入股”。

“结果,文超表示他要占60%的股份,我认为我出资多,便不同意。他就说是他发现的商机,由他来操盘。最终我们各退一步,各占50%的股份。我又要求和他写协议,但文超觉得母子间没有必要这么较真,我则说‘亲兄弟明算账’,坚持让他写了协议。后来,文超把魔术牌卖出,封了300元红利给我,并且说了句‘妈妈,这次赚少了,下次多赚点’。”汪海燕笑着说,“其实我不是真的要跟他去计较这点小钱,而是觉得,这些来自于实践的商业经验,是书本上学不到的。”

或许是从小耳濡目染,潘文超上小学一年级时就表现出了不错的商业情商。“当时,有一个同学问他要铅笔,五毛钱一支的笔,他卖人家1元钱。”汪海燕回忆。也正是因为喜欢商业,潘文超去美国留学时,主动选择了商学院。

接班?妈妈给孩子“任性”的机会

虽然潘文超从小就对商业表现出不一样的喜爱和天赋,但汪海燕却从未想过一定要让儿子来接自己的班。

“我希望他去做喜欢的事,所以我从来没有强迫孩子一定要学什么。他从没上过奥数课,也没有去过校外辅导班,唯独参加了一些兴趣班,乒乓球、篮球、跆拳道,也都是他自己挑的。甚至于去美国念商学院,也是出于他自己的选择。”在汪海燕看来,孩子有选择事业和生活的权力,而不是屈从于父母强加给他的未来。

“如果我把企业传承给他,他就必须爱上这个行业。”让汪海燕没想到的是,没有了继承压力的儿子,反倒主动在思考自己是否能接受珠宝行业的问题。就在今年暑假,当汪海燕建议潘文超去找个工作实习时,潘文超选择了自家企业来“实地体验”。汪海燕也没有给儿子特别优待,就让他像普通员工一样培训上岗,并且打卡上下班。

经过一个月的实习,潘文超觉得自己更了解世纪情珠宝了,“过去,对于自家开的这个公司,其实并没有太注意商业层面上的东西,只是觉得那些珠宝玉石漂亮、好玩。而实习时心态就不一样了,会去关心营业数据、市场行情等等”。

谈及接班,潘文超也实话实说:“世纪情就像我爸妈的另外一个崽,我肯定也是喜爱的。但我来世纪情实习,并不是为了传承,而是想学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东西。”对潘文超而言,是否接班取决于三个条件:“有没有信心,有没有能力,喜不喜欢这个企业。我就算接班,也要是有了把握,因为父母的心血不能被我给毁掉。”

关于接班条件之一的“信心”,潘文超将功劳给了父母:“我经常跟他们沟通关于世纪情的发展思路,妈妈也从来不因为我年轻没经验就忽视我,她反而会认真倾听,甚至采纳我的建议,这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

因为父母至今都没有明确提出一定要潘文超接班,此时的他便更希望能够享受自己的大学时光:“妈妈告诉我,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能接班,他们很高兴;我不接班,他们也愿意放我自由。所以我现在还是以读书为主,也多涉猎一些喜欢的事,再在美国工作几年,这才是完整的留学嘛!”

而汪海燕则表示:“父母终究会老,企业的担子终归是要交出去,要么交给孩子,要么交给团队。我觉得企业最好的传承就是既有自己的家族传承,也有一道成长起来的团队跟进融合。因为世纪情的传承,其实是世纪情人的传承。”

 

继承者 富二代 企业接班人

母亲:张海霞  步步高投资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儿子:王麒宇  美国留学生在读

“步步高”接班故事: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徐美龄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吴小兵

“企业接班人应选贤不选亲”

妈妈说:我不希望步步高成为家族企业,而应该成为“企业家族”;家族企业也并不一定非要儿女接班才行。

孩子说:是“富二代”,更要做“创二代”。

张海霞和丈夫王填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将步步高逐步发展成为拥有超市、家电、百货、购物中心、便利店、物流、电子商务、商业地产等多业态的大型商业集团,拥有门店400余家、员工6万余人,并于2008年6月19日登陆深交所,成为中国民营连锁超市企业首家上市公司。到2014年,步步高年销售额已达270亿元——但成就背后,父母忙于工作、缺少时间陪伴,这大概是绝大多数企业第二代都要面临的问题。

张海霞的大儿子王麒宇今年22岁,小女儿南希才10岁。王麒宇上小学时,步步高正处于创业期,父母忙得头不点地,王麒宇便一直待在寄宿学校。读完高中后,王麒宇只身赴美求学。

独立、自信、强烈的责任感却又不失幽默——这是张海霞对儿子的评价。尽管在物质上非常丰富,但张海霞反倒觉得儿子比一般小孩更加独立。

“他知道,父母管理企业非常不容易,而我们的忙碌也反倒逼得他不得不坚强、自立。”张海霞和丈夫王填都更愿意孩子把他们当做朋友,在人生的大方向上,父母提供建议,却不为他作决定。

读高二时,王麒宇曾在模拟回答签证官问题时,提到过自己的困惑:个人理想和家族使命之间的冲突。其实,父母的光环越大,孩子在享受到福利的同时,面临的压力也越大。在外人看来,上一辈人打下了如此好的基础,第二代干得好是理所应当,干不好就是“败家子”。

张海霞并不希望儿子过早纠结这些,所以她从不跟儿子讨论接班的问题。相反地,她希望正在美国念书的儿子做好现阶段该做的事情,不要让还未到来的责任压迫自己的生活。

“我愿意让他先留在美国,让他去碰壁,去竭尽全力创造自己的天地。年轻人需要锻炼、经验和强大的内心,如果一直躲在父母的羽翼之下,是很难蜕变的。”张海霞坦言,“如果儿子有足够的能力承担起家族企业的担子,那我愿意去协助他;如果儿子并不喜欢接班,或是他希望自己去创业,那我也仍然鼓励他去做自己喜欢的事。”

面对如此洒脱的母亲,王麒宇内心也不是没有希冀——既是“富二代”,也要是“创二代”,他希望能够利用已有的资源,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企业需要的只是一个掌舵人,我的儿女接不接班,并不能成为一个企业能否传承下去的决定性因素。除了孩子,我仍然可以通过其他的形式来实现传承,比如企业的文化、精神、理念。而接班人是企业文化、经营理念的继承和执行者,这个人由谁担任,应该是‘选贤不选亲’。”从步步高目前的股权架构来看,张海霞认为自己完全可以寻找到一个“能力者”来担任接班人。

 

继承者 富二代 企业接班人

母亲:何美玲  金禾舜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

女儿:曾舜  成都火山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执行总裁

“金禾舜”接班故事: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唐天喜刘艳图:受访者提供

“继承家业PK自己的事业,我争取做到两全”

妈妈说:希望女儿实现梦想,也愿她活得轻松、快乐。

孩子说:接班的定义很广泛,妈妈的心血,我自己的奋斗成果,我都想保全。

大学创业,女儿4年赚了3000万

“今年6月,我才大学毕业,我妈就说希望我能够回去接她的班。”面对母亲抛出的“继承”问题,21岁的株洲女孩曾舜并没有接茬——因为此时的她已经有了自己的事业。

曾舜的母亲何美玲创办了一家名为金禾舜的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一直以来,她都非常希望女儿能够继承家族事业——但曾舜的人生却自有精彩。

2011年,正在四川大学读大一的曾舜第一次接触到了“真人密室逃脱游戏”。她觉得这是一个商机,但对方要5万元的加盟费。于是,曾舜找了几个要好的朋友,一起凑钱创业。

“总成本约10万元,没想到,只用了半个月,我就收回了本金。”每天在学校和店面间奔波,曾舜便希望能够买一台车代步。一年后,她的这个愿望就实现了。而到了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作为生日礼物,曾舜送了150万元给妈妈去买宝马车。

至2015年,曾舜和校友一起成立成都火山人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共开设了10家真人密室逃脱直营店,全国各地的加盟店约有十多家,当初一起创业的伙伴们一起赚到了3000多万元。

继承者VS创业能手:接班的意义很广泛

“妈妈当时也知道我在读书期间创业,当我自己的投资额达到50万元时,她让我别做了,去考研究生,因为她知道我太辛苦,天天熬夜,但我不想放弃。当妈妈知道不能阻止我时,就选择了支持。”曾舜说,她回到长沙来创办“长藤鬼校”和真人密室逃脱,也是为了母亲,因为母亲希望她离家近些。

不过,对于母亲让她接班的事,曾舜却一直无法给出明确地答复。

在大学里,曾舜学的是编导专业,但同时她也拿了经济学学位,还考了会计证。“学编导是为了自己,学经济则是为了妈妈。”其实,曾舜不是没有过接班的考虑,她也积极参与了金禾舜的很多活动,比如公司规章制度的设定、LOGO的设计等,每年公司的年会她都是舞蹈编排和节目编导。

“从小到大,父母都很尊重我的意见,遇到大事,我们一家三口都是开家庭会议来商量。”对于母亲的心思,曾舜非常清楚,她名字当中的“舜”,不仅被母亲用进了公司名称里,而且是想成为小说家的母亲所使用的笔名。

何美玲也曾有意识的培养女儿接班。曾舜上初中时,何美玲就开始让她看账簿和报表,并且要求她写心得;曾舜上高中时,何美玲又让她去参加未来领袖俱乐部;曾舜上大学,何美玲便希望她选修金融专业……

“我知道妈妈的想法,她不希望我跟她一样,去经历那些创业的艰辛。她说过,她和爸爸奋斗一辈子,就是为了我。”曾舜说,“其实我也跟不少企业二代接触过,他们大部分还是愿意继承家族企业的,毕竟起点高”。

就在接受采访的前几天,何美玲还向曾舜提起接班的事,但曾舜依旧回答“想做自己的事业”。

在曾舜的计划里,至少要先独自摸爬滚打10年,才考虑是否接手母亲的企业。“而且,接班的定义很广泛,并不一定非要回到妈妈的企业才是接班啊。如果我能够把自己的企业做大做强,说不定,我可以把母亲的企业也合并到自己的企业里面,组成一个集团,这不更好吗?”

 

继承者 富二代 企业接班人

母亲:陈竞男  长沙竞男女子学院院长

女儿:谢菲珠  海某国际幼稚园行政部主任

“竞男”接班故事: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徐美龄图:受访者提供

“希望女儿完成我们共同的梦想”

妈妈说:几十年的心血与梦想需要孩子的传承。

孩子说:因为爱妈妈,所以愿意为她做任何事。
8月22日,应常德某艺术学校之邀,陈竞男驱车9个小时,下午4时到达常德石门县罗平镇讲课;下午6时讲完课,她又驾车返回长沙,一路颠簸,直到凌晨3时才到家——这是陈竞男的一天,已经73岁的她仍然保持着满满的能量。

“她是这辈子我最敬佩的人。”女儿谢菲对母亲陈竞男也充满了崇拜。

陈竞男原本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师,51岁时,她没有选择颐养天年,反倒开始了自主创业。依靠着勤劳与努力,她成立了竞男女子学院,而22年的拼搏,也让这所学校创下了连续19年就业率达到100%的记录。

尽管陈竞男保持了活跃,但毕竟已年逾古稀,她的事业需要人来继承。

陈竞男有一儿一女,如今,儿子一心经营自己在北京和上海两地开办的公司,46岁的女儿谢菲则回到湖南,帮助母亲完成办学梦想。

“我一直都活在妈妈的光环下,说实话,我也不是一个特别有奋斗心的人。”谢菲毫不掩饰自己的想法。从谈恋爱到成家,再到跟随丈夫去珠海创业,谢菲一直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但此刻,她意识到了自己的责任。

早在2002年,谢菲曾回到湖南待过三年。“当时我看到母亲走路都不停地喘气、捶胸,身体每况愈下,所以我想还是应该回来,至少能帮她做点什么。”于是,谢菲来到竞男女子学院上班,并身兼司机、助理、财务、采购、宣传数职,就是为了能让母亲好好休息。2005年,陈竞男身体好转,谢菲回到珠海,照顾自己的丈夫和孩子。

直到2015年,陈竞男购入了一块7000平米的地,竞男女子学校也将以全新的面貌起航。陈竞男迫切需要女儿回来接班,好让自己的心血能够得以传承。相隔10年,谢菲再次回到母亲身边,并将在不久后全面投入到学校的管理工作中。“不管是为了妈妈,还是为了妈妈的梦想,我都有责任和她一起面对。”谢菲说。

 

王林时间

无论对于“富一代”还是“富二代”,传承都意味着耐心与智慧的考验。企业交接班,殊非易事,更非小事,而“富二代”中又有多少人能成功转身为“创二代”?为此,我们也特别邀请了经济学家、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王林来为我们解读。

“富二代”到“创二代”

如今,我国的民营企业发展迅速,家族企业的代际传承已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经济问题、社会问题。但也有数据显示,90%的“富二代”不愿意接班。

年轻一代走上商场前沿,并非人人都能顺风顺水。不少留学海外的企业二代接受的是西式的商业理念,回国后可能水土不服;有些人则是含着金汤匙出生,这也造就了他们自我中心、听不进意见的性格……这些因素,都是他们管理企业路上的绊脚石。而由于制度上的缺失,或是家族企业不愿放权,导致职业经理人也无法很好的发挥作用。

据统计,如今在我国民营企业工作的、有合同的员工就已超过2亿人。一旦民营企业因为接班不畅出现问题,其影响将是广泛的。

因此,民营企业代际继承不仅牵涉一家一户,而且是关乎市场经济体系建设的大问题。也正因如此,一些地方政府甚至为“富二代”办班,希望把“富二代”培养成合格的“创二代”。

他们说

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宋华:第一代企业家的创业改变了制度环境,二代企业家要做的,不仅是制度问题,还有市场、经营、文化、战略和管理的问题。

中国社会科学院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刘迎秋:中国的民营企业具体怎么接班、如何接班,情况比较多。有的比较早地有意识地去培养自己的子女,而且子女有一定的文化基础、知识水平和管理能力,能够比较好地继承上一代的事业;但有的交给子女也不一定弄得好,因为不是每个子女都有这样的能力,这在国内外都是正常的。

编后

希腊神话里,工匠代达罗斯用蜡和鸟羽给自己和儿子伊卡洛斯各做了一对翅膀,父子俩翱翔在大海之上。他告诫儿子说:“不可飞太低,沾到海水翅膀会变沉飞不动;更不可飞太高,否则蜡会被太阳烤融,翅膀会散掉。”

若将今天中国的“富二代”喻为从父亲那里得到翅膀的人,这个寓言算是一个警醒。在一段时间里,名车、名包、聚会……大量的花边新闻让人们对“富二代”的印象集中于这些关键词。然而,这个有着特殊身份标签的群体,在拥有着富庶生活条件和诸多特权的同时,因对个性的坚持和对责任的承担,也被分割成非此即彼的鲜明两类。

今年6月,香港《南华早报》发文称,中国将发布年轻“富二代”行为规范,国家统战部表示,要为中国“富二代”和年轻企业家们树立行为规范。此前,中国领导人则要求统战部“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人士、特别是年轻一代致富思源、富而思进”。而早在2010年,全国工商联就曾组织300名“富二代”随父进京,参加民营企业家传承与发展的学习,为接班做准备。

父母辈创造的财富,对第二代而言,既是自由,也是枷锁。他们的奋斗更是一个混杂着青春和热度、挫败与成长的故事。时光无情,创一代终会老去,尽管许多“富二代”迥异于父辈的经营视野,领导能力亦尚待历练,但接班的脚步却已真实地越走越急。

  继承者 富二代 企业接班人 王林时间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