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首家基层女子法庭的办案奇招:90%案件被调解解决

2015-04-14 阅读数 289235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唐天喜

这是全省首个全由女子组成的基层法庭,2014年案件优秀率达100%……从2009年成立以来,它先后获得“邵阳市巾帼建功岗”、“湖南省法院系统先进集体”、“湖南省青年文明号”等荣誉。今年3月,该法庭被授予全国“巾帼文明岗”称号。近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邵阳市邵东县,采访了这个全省首个基层“女子法庭”——邵东县人民法院流光岭法庭。

女子法庭 女庭长 女法官 流光岭法庭

在田间地头开庭审案,更有利于普法宣传。

乡村油菜花旁边开庭审案

3月9日,邵东县团山镇竹山村的村级活动室外,油菜花开得正盛,而室内,拉起了巡回法庭的横幅,置立了国徽。庭长申芝梅、副庭长李彩凤、书记员王臻烨就座,一场位于田间地头的中国最基层的庭审案开始了。

开庭的法庭叫邵东县人民法院流光岭法庭。这是一个全部由女子组成的基层法庭。它位于邵东县最为偏僻的山区,离县城有40多公里山路,尽是上坡路和下坡路。该庭书记员王臻烨每一次从县城来上班都得呕吐一回。“我如今已经习惯了。”王臻烨笑着说。

这是一场有关离婚纠纷的庭审。春节前,原告蒋某来到法庭,诉说与丈夫禹某分居一年多,丈夫对妻儿的生活不闻不问,要求与禹某离婚。法庭受理此案后,也一直联系不上禹某。后来,申芝梅和李彩凤通过走访调查得知,他们夫妻因为吵架而分开,禹某的母亲和禹某本人都不同意离婚。因此,两位女法官表示会全力做原告工作,禹某同意从广东打工地回家。

“我们决定到原、被告户籍所在地就地开庭,并邀请县法院的一位副院长、当地村党支部书记等旁听审理、共同参与调解。”申芝梅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为了能让这对夫妻真正重归于好,她们在开庭前与原告及其娘家人沟通,力劝原告再给双方一次机会。

庭审过程中,原告方主动提出可以进行调解。但在调解时,原告母亲情绪激动,不停地指责女婿,原告暗自垂泪,一旁的书记员王臻烨赶紧悄悄递上纸巾。这时,邵东县人民法院副院长与原告及其母亲谈了自己办案几十年对于婚姻的感悟;村支书则指出禹某的不当之处,并表态禹某家人的工作交给他做,劝原告回婆家居住。最终,原告母亲原谅了女婿,蒋某和禹某签署了调解和好的协议。“那个时候,我感觉我们简易的巡回法庭里,弥漫着油菜花香……”申芝梅深有感触地说。

据记者了解,该庭女法官们经常深入基层办案。2014年,她们先后到团山镇崇福村、砂石镇长冲坪村等地巡回办案、就地开庭16起。“在村里开庭审案,村民们都能旁听,这更有助于让法治理念深入人心。”申芝梅表示。在流光岭镇流市村担任了20年村支书的老杨感慨地说:“女子法庭要得,点子多,措施又实在,真心为老百姓着想。我要多帮她们宣传!”

 

被原告误解后,她们依然为原告争取利益

在邵东县流光岭法庭,记者听到了很多女法官们的办案故事。

去年7月,她们通过QQ视频远程调解一起离婚纠纷。原告周某提起离婚诉讼,但被告因路途遥远、往返开支大、请假不便而未能到庭。当原告陈述双方有过QQ联系时,申芝梅当即决定采用视频远程调解。通过视频让原、被告互相确认身份后,申芝梅主持在线视频调解。最终,原、被告达成一致意见。被告感谢法官灵活、巧妙的处理让其省去了开支,免去请假的麻烦和扣工资的损失,原告感谢法官让她终于走出有名无实、已毫无感情可言的婚姻。

去年1月,流光岭法庭在一间病房里开庭,调解一起长达8个月的医患纠纷。80多岁的谭奶奶因为第一次手术后,伤口难以痊愈,不满意医院的处理办法,一直呆在邵东县某医院病房8个月,该医院因此起诉谭奶奶。1月8日庭审当天,担心刚做完第二次手术的谭奶奶不能出庭应诉,申芝梅、李彩凤商量后,决定到病房里去开庭。经过两个小时的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后,合议庭征得原、被告双方同意休庭调解。“我们当时邀请了县妇联的工作人员等各方人士参与旁听和调解,而且,事前跟医保部门等进行了充分沟通,最后,最大程度地保证了医患双方的权益,他们很快达成了谅解协议。”申芝梅回忆。

……

“迟来的正义即非正义。”为了高效快捷处理纠纷,流光岭法庭的女法官们扩大简易程序的适用,做到通知被告快、开庭调处快、送达裁判文书快。为确保开庭前当事人收到传票,保障当事人诉权,女法官们在繁重的工作任务下,不辞劳苦,经常到村到户甚至跨县直接送达。根据邵东县人民法院提供的数据,2014年,这个基层女子法庭案件优秀率100%。但是,在日常工作中,女法官们也难免遭遇一些委屈。

去年,管辖地内某村60多岁的村民陈龙(化名)遭遇交通事故,在做了伤残9级的鉴定后,追加保险公司为共同被告,但是,保险公司不认可鉴定结果,要求重新鉴定。陈龙则不愿意。

“陈龙这种伤情,应该是治疗完全后再做鉴定才是合理的结果。而陈龙当时去做司法鉴定时还在吃药,可以认为是治疗未完成。而且,保险公司对陈龙去做鉴定一事事前并不知情。根据相关法规,如果一方对于鉴定结论有异议,可以申请重新鉴定。”李彩凤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陈龙不但不愿重做鉴定,还去找邵东县人大常委会、县政法委、邵阳市法院等各部门,质问为何不及时开庭。

“我们也没办法,只好去这些部门专门汇报。在做出说明后,他们都说我们的做法并没有错。”申芝梅说,“如果他不去做鉴定,我们按他的要求就此开庭审理,他将会因为自己不举证,被认为是放弃自己的权益,从而拿不到一分钱伤残赔偿。但是,考虑到他60多岁了,我们想在法律的范围内帮下他。因此,我们还特意去邵阳市跟保险公司协商。最终,在老人不重做鉴定的情况下,保险公司认同十级伤残。”

李彩凤补充说:“宣判后,陈龙没有再上诉,也没有再去找各级部门。”

后来,邵东县政法委在查评案件时,认为此案是一份优秀审判。

“说实话,办案过程中,我们也有受委屈时,但我们不能把这个气撒在原告或被告身上,我们得依法办案。委屈只能自己默默承受。”李彩凤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刚参加工作时,她曾把这种情绪带回家庭,后来才慢慢学会了转换心情,“我每年都要把办公桌换几次角度,就是提醒自己换个角度看问题。”

 

“女子法庭,好样的”

在采访的过程中,记者发现,相对于开庭审案,流光岭法庭的女法官们更看重调解。2014年,该庭审理的离婚纠纷、民间借贷纠纷等农村常见多见案件,90%以调解方式结案。“凡是能解开的结,就不要用刀割断”是她们的共识。

“其实,判决比调解简单,对我们自己来说没那么多麻烦。而做调解,我们通常要为此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比如要找多个部门协商,要打很多个电话了解情况,或请人帮忙。但你知道吗?在农村,法院的判决会给败诉的当事人戴上沉重的帽子,虽解决了眼下的麻烦,但可能会带来更多的麻烦。比如,上面说的80岁老奶奶的医患纠纷案,如果判,患者会输,后果将是医患双方继续僵持,于事无补,影响医院正常工作,也影响其他病人前来看病。而调解,则避免了矛盾的激化,化解了这个矛盾。”申芝梅深有感触地说。

2014年,邵东县最为偏僻的流光岭法庭结案率、调解率、案件自动履行率、服判息诉率等各项指标均为邵东县人民法院之最。去年10月间,前来调研人民法庭工作的邵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党组书记、院长尹南飞看到这些数据,不禁竖起大拇指:“女子法庭,好样的!谁说天下女子不如男!”

“事实证明,成立女子法庭是非常有益的尝试。”邵东县人民法院相关负责人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邵东法院女干部占了四分之一,如何最大程度地发挥她们的能量呢?在2009年时,我们开全省法院系统之先河,首创基层“女子法庭”进行尝试。至今仍是邵阳市唯一的女子法庭现有女法官3名、女书记员1名、女法警1名,平均年龄32岁。她们先后获得“邵阳市巾帼建功岗”、“邵阳市青年文明号”、“湖南省法院系统先进集体”、“湖南省青年文明号”等荣誉。2015年3月,她们被评为全国“巾帼文明岗”和邵阳市优秀法庭。此外,第一任女庭长王瑛和现任庭长申芝梅都获得过邵阳市优秀法官称号。

“我没有想到,曾经的当事人在集市上碰见我们时,都会上来嘘寒问暖。”申芝梅说,“每当这时,所有的辛苦和委屈也就都不见了。”

  女子法庭 女庭长 女法官 流光岭法庭 凤网/今日女报 唐天喜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