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做透析突然死亡 亲属协商过程被医院保安群殴致伤?

2014-09-04 阅读数 223529

医患纠纷 亲属被医院保安群殴

被打伤的阳铁流和其亲属。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章清清

事件回放:老人医院做血透析猝死

9月2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在株洲市一家小宾馆里见到了阳铁流及亲属,他们均因为头部受伤缠着绷带。

“这医院太可怕了,我们真的像是经历了一场噩梦!”跟记者说话时,阳铁流神色惊魂未定,一双眼睛警惕地环顾四周。“我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在一家三甲医院会发生这样的事!”

阳铁流的姐姐阳爱云告诉记者,其母亲阳花英今年71岁,两个星期前被查出患有尿毒症。

8月22日,阳花英入住位于株洲的“湖南省直中医医院”(即湖南中医药高等专科学校附属第一医院,以下简称“省直中医院”)。8月28日下午1时左右,阳爱云陪母亲来到“省直中医院”第二住院部做透析。阳爱云回忆:“当天我母亲的身体状况看起来还很好,和我有说有笑的,我陪她到透析室后,看到护士插完管子才出去。”

8月28日下午2时左右,坐在透析室外等候的阳爱云突然听到透析室方向传来一阵骚动声。紧接着有护士在喊她母亲没心跳了,要抢救。阳爱云立刻起身跟着护士冲进了抢救室。“在抢救室里,我看到有个医生正在按压我妈妈的胸部进行急救,但我看到我妈妈已经不行了。”阳爱云说。

几分钟后,实施急救的医生宣布阳花英抢救无效死亡。一个医务人员告诉阳爱云,她的母亲是在护士进来量血压时才发现没有心跳的。

得知母亲死在医院透析室,当天下午,阳爱云当即通知株洲攸县大同桥镇老家亲属,随后一些亲戚在两名村干部的带领下,来到医院处理相关事宜。阳花英唯一的儿子——在广东打工的阳铁流,得到噩耗后也赶往株洲。

阳爱云说,事发当晚10时左右,“省直中医院”肾内科主任医生倪向容曾告诉其母亲死因。可能是阳花英年龄偏大,在做透析的过程中,引发了身体的其他病症而导致了死亡。

对于医生给出的这个解释,阳爱云和她的亲属们并不认可。亲属们认为阳花英虽然年纪大,但在做透析前身体并没有任何不适,突然在透析过程中死亡,怀疑医务人员在操作过程中有过失。

双方在言语交锋中,其中一名亲属和医院保安发生了肢体冲突。“当时是那名保安掐住了我那个亲戚的脖子,然后我亲戚也还手了,双方都受了伤。”阳爱云说。

不过在众人的劝阻拉扯下,这场冲突并没有扩大。双方约定第二天继续协商。

家属:协商过程被医院保安群殴

8月29日上午,阳铁流赶到医院。上午10时左右,医院一名负责人跟阳铁流姐弟及其亲戚继续协商。阳家人提出了他们的要求——医院赔偿30万元。“院方当时没有表态,只要求我们尽快处理尸体。”阳爱云说。

可就在双方协商时,在楼上守着奶奶尸体的阳铁流的儿子阳微,捂着被打得流血的嘴巴边跑边喊:“奶奶的尸体被医院的保安抢走了!”

听到这个消息,家属情绪有些激动。阳铁流质问一名自称是“负责医院治安”的领导:“家属没有同意,医院凭什么把母亲尸体抢走?”

“对方说,按照有关规定,医院可以强行将尸体送到殡仪馆保存。”阳爱云说,虽然双方在语言上有冲突,但之后亲属们还是默认了医院对母亲尸体的处理方式,双方约定下午继续协商。

当天下午3时左右,协商的地点依然是在“省直中医院”医安办办公室,不过院方只允许阳铁流夫妇以及阳爱云夫妇进入办公室协商,其他的亲属要求留在外面等待。

阳铁流说,当时他们走进办公室坐下才几分钟,话还没开始说两句,门外突然闯进来十来个医院保安,手里拿着棍子。“他们进来后把门一锁,一个保安踩着一把凳子先把墙角上的摄像头打掉,然后我听其中一个人说,‘谁把我们兄弟打伤了’。这时一个保安就直接冲到我面前来,用棍子对着我的脑袋就是一下。我还是坐着的,那血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接下来,一群保安又把赶来保护我的其他亲人打伤。我父亲听到里面动静不对,从外面把门打开,我们才得以从协商的二楼逃到住院部大楼外,保安才没有再追过来。”阳爱云说。

事情发生后,阳铁流即向株洲贺嘉土派出所报了警。

阳铁流说,这场冲突,导致他和他的亲属各有不同程度的受伤。他的情况最严重,头部被缝7针,后背一根肋骨骨折,右手拇指和食指骨折。姐姐阳爱云头部被缝9针,左手手臂骨折。妻子谭珊建头部被缝7针,右腿大腿大面积瘀青。阳爱云丈夫头部背部受伤。

 

医院:双方争执过程起冲突,都有受伤

9月1日上午,感觉势单力薄的死者家属开始在网上多个论坛上发表名为《株洲省直中医院派40名打手抢尸,殴打死者家属》的帖子,引起网友关注。

该帖发出后,当天下午4时左右,“省直中医院”以跟帖的形式回应。医院强调,患者阳花英系在县二级医院多次血透等治疗效果不佳的情况下,来“省直中医院”治疗时,在血透过程中出现心跳骤停,经抢救无效死亡的。

对于“医院派人抢尸”。医院回应称:患者家属“提出30万元的高价赔偿金要求,拒绝按照规定移送尸体,强行摆放在病房,公安部门人员反复多次宣讲政策而被拒绝,其行为严重干扰了正常医疗秩序,为维护其他患者利益、保存依据、尊重死者,故依规移送尸体至殡仪馆进行保护”。

对于“医院保安殴打患者亲属”。医院解释,是“患者家属多次纠集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群无礼对待医院物业管理的保安,在争执过程中互有肢体接触,双方都有受伤”。对于医院的回应,9月2日,阳铁流向记者表示,关于母亲的死因可以请第三方医疗机构来鉴定。但发生在8月29日下午的那场冲突,他们是在完全没有和医院方有任何冲突的情况下无故被殴打,而且对方也没有任何人受伤。

警方:事情在侦查不便接受采访

9月2日下午,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来到“省直中医院”。该医院发展部负责宣传的工作人员李菁菁说,关于这起事件,医院方已通过9月1日的那篇回应帖子做出了说明,有关纠纷已经在走法律程序,医院方目前不再接受采访。

记者询问发生在8月29日下午的那起冲突事件,医院是否有视频?医院保安是否有人受伤?有多少人受伤等细节问题。李菁菁表示,8月29日发生的事件医院没有视频,医院保安是否有人受伤她并不清楚,其他细节问题现在一切以警方的调查结果为准,她不便做出回答。

在株洲市贺嘉土派出所,负责处理该事件的民警向记者表示,8月29日下午发生在“省直中医院”的冲突事件,当天他们接警后便已立案,但具体情况因为还在侦查阶段不便接受采访。

随后,记者又来到了冲突地点——“省直中医院”第二住院部二楼的医安办办公室。记者看到,这是一间在走廊尽头大约20平米左右的房间,因为属于办公区域,楼上基本看不到有患者经过。医安办办公室大门敞开着,记者进门就看到,位于正对面墙角上的一个摄像头镜头已经朝下“挂着”,办公室里有两名工作人员。记者表明身份后,询问办公室里的摄像头是否已经坏掉,是什么时候坏掉的?这两名工作人员均表示他们不接受采访,8月29日下午的协商他们当时也不在场。

9月3日,阳爱云告诉记者,她的伤情报告已经出来了,“轻伤,伤残十级”,其他被打的三人鉴定报告还要几天也会出来。

阳铁流向记者表示,对于这次发生在医院的殴打事件,他希望公安机关能还他们一个公道,将打人者绳之以法。

主管部门声音

9月2日,株洲市卫生局医政科副科长任蓉接受了记者采访。任蓉表示,8月29日发生在“省直中医院”的医患纠纷,他们已经知情,目前主要看警方的调查结果。如果触犯了刑法,“该抓人还是要抓人,因为对家属造成了那么大的伤害”。任蓉说,他们也已跟受伤的家属方有过对话,这起医疗纠纷如果走司法程序的话,需要任何协调和帮助,他们会尽力提供。

任蓉说,关于医疗纠纷处理的方式目前可以分三步,先是医患双方协商,实在不行就是人民调解,再不行可以上法院起诉。“医患双方协商这是第一步的,作为医疗行政机关,我们也希望患者能理性维权。”

律师说法

湖南金州律师事务所律师吴卓凡:这起因医患纠纷在医院引发的暴力冲突事件,目前来说可以进行三种法律主张。首先被打受伤者如果伤情鉴定构成轻伤以上的话,按照刑法规定,打人者要承担刑事责任,公安机关可以对其刑事拘留。

受伤害方同时可以向医院提起民事赔偿。因为保安在医院打人属于职务行为,医院负有责任。同时,受伤害方也可以向打人保安个人提起民事赔偿。

死者家属和医院之间的医患纠纷通过司法程序来解决的话,可以先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再走民事诉讼赔偿的维权之路。

  医患纠纷 亲属被医院保安群殴 凤网/今日女报 章清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