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月子会所背后的喜怒哀乐 《探访“长沙天价月子会所”》后续

2014-04-01 阅读数 351942

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的护士正在向顾客演示宝宝的日常护理步骤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李诗韵 实习生 刘浩

■事件回顾

新妈妈指责:宝宝脑膜炎,月子会所要负责

“哇”的一声啼哭,又有一个漂亮宝贝降临这个世界,来到父母身边。1月12日,长沙市旺旺医院产房内,外地妈妈吴丽诞下了一个可爱的女宝宝。为得到更细致的照顾,妈妈和宝宝于1月15日,一同入住了位于长沙市岳麓区的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莱茵城旗舰店),享受价值19800元的标准月子房服务。

原以为住进月子会所,一切也就都放心了,可宝宝出生后第九天,突然哭闹不止,吴丽怎么哄也不管用。

吴丽说,事件发生后的第五天,宝宝开始出现喷奶的异常情况。直至1月29日,宝宝出现了水样大便。次日凌晨,月子会所的护士派车将孩子送往医院。“宝宝被送进ICU病房”。

化脓性脑膜炎——这是送入长沙市旺旺医院后,医院的教授经过检查和分析后,判断得出的结论。在医生出具的证明上,诊断为:中枢性发育障碍,需要进行早期干预和训练,以预防脑损伤不良后遗症。

“宝宝的疾病是因护理不当引起,护理人员在护理剪指甲时,剪破宝宝手指皮肤。宝宝的病应该由月子会所负责。”吴丽说,不仅如此,月子会所的工作人员还经常给产妇喝没有消毒的自来水、吃过期面包等。而在事后,她曾多次找到月子会所负责人,都谈判无果。

相关链接:

探访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最高收费26天19.8万

 

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多喜月护士在“恬梦馆”照看宝宝

■事件回应

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我们证照齐全、规范经营,将追讨名誉权

“心情不好就吆喝护士”、“好几个同事都被骂哭过”……3月27日,记者来到长沙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主管护师伍育英回忆起当时给吴丽服务时的情景,依旧摇头苦笑。

伍育英说,吴丽是居住在会所8278月子房里的新妈妈,却也是会所里无人不知难服务的客户——“服务铃整日整夜地‘呼’个没完,经常遭到隔壁妈妈的投诉。”

居住在8278月子房隔壁的刘女士告诉记者,这些并不是主管护师在“瞎说”,她就是多次投诉吴丽太吵的客户之一。“从入所的第一天起,她(指吴丽)的情绪就不好,经常发脾气,摔杯子砸碗的。我们同时按铃,护士就一定得先去她那儿。一个月之内,她骂哭了好几名护士和一名厨房工作人员。”

对此,会所店长叶静佳告诉记者,自己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作为一名母亲,吴丽的这些需要,我会尽力满足。可作为店长,我也不能只对她一人服务。”叶静佳说,吴丽是在她手上办理的入住手续,26天标准月子房,价格19800元。

对吴丽的各项服务,叶静佳认为,会所都是按照指定的护理规程和合同进行的。因护理不当造成孩子疾病及给产妇喝未消毒的自来水,叶静佳认为毫无依据。“每年春季都是疾病多发期,我们会所都会进行预防或及时送医,即便是孩子皮肤破损,会所均会有专业人员按规程进行消毒处理并告知妈妈。同时,会所的饮用水都是采用沁园的净水系统并且进行了水质监测,报告都挂在大厅里。”

除此之外,叶静佳告诉记者,多喜月母婴会所是一家正规公司,证照齐全,规范经营,工商部门的工作人员也到店检查了,核实无误。会所内的大厨都是有着十多年的做“营养餐”经验,所以在食材的选择上,会优先选用会所自己的菜园和渔场提供的新鲜菜品。在自供种类和数量有限的情况下,就会从麦德龙等大型超市采购新鲜食材。“面包、蛋糕等糕点,我们每天都有购物清单,这个是有据可查的。”

随后,记者来到会所1828月子房,28岁的航航妈告诉记者,在入所的十多天时间里,她享受到了全面的服务,感觉很不错。“她们会提醒我哪些食物更适合吃,三餐搭配也非常营养合理,所以不存在拿过期面包给我们吃的问题。”

据叶静佳介绍,吴丽多次来会所谈判,曾提出100万的赔偿要求。对此,会所负责人明确表示希望走司法鉴定程序,确定宝宝的病因。倘若鉴定结果确定是由会所护理不当造成,会所将会依法承担相应赔偿。“但她不同意,坚持要我们先赔钱,还说不赔钱肯定让我们亏更多。她的这些行为很无理,对我们会所的声誉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们正在与律师沟通,之后会向她追讨我们的名誉权。”

 

近年来,月子会所被冠上“天价”的头衔后,频频曝出问题,一度成为社会焦点话题。不少读者疑惑:“高价的月子会所背后究竟是怎样的?”长沙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店长叶静佳告诉记者:“我们的背后是满满的‘喜怒哀乐’。”

月子会所背后的喜怒哀乐

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深受欢迎的月子餐。

喜:日益完善的服务和设施

“月子餐,是每个月子会所的‘招牌’,更是客户检验我们是否达到‘高端’的直接评判标准。”叶静佳介绍,多喜月会所里的档案记载着开业以来,每一位客户的意见反馈,其中让客户最满意的就是“月子餐”。

坐着飞机而来的山西稷山大枣、香港的燕窝,湘潭农庄特供的人工养殖绿色鸡蛋、自家菜园产的时令蔬菜……叶静佳说,这些美食待遇在会所并不是说说而已,而是新妈妈们实实在在能享受到的服务。

“我们会所有很多‘食客’,已经过了月子期,还经常来会所吃饭。”主管护师伍育英将记者带来了休息区,见到抱着宝宝的徐传慧。

“家里做饭没时间概念”、“反复就是老三样”——提到自家做的饭菜,徐传慧怪不好意思的,“我们新手妈妈不懂搭配营养餐,回家担心营养不够均衡影响宝宝的哺乳,所以又厚着脸皮回多喜月来吃啦”。

伍育英介绍,通常客户入所的第一天,会有护士进房间咨询饮食喜好与禁忌,细心地将月子餐分为四阶段:前一周排恶露,清除体内毒素;第二周以修复体型的饮食为主;第三周根据个人体质帮助产妇滋补元气;最后一阶段补充美容养颜的补品。“我们会尽量丰富月子餐的品种,还会因人而异,制定饮食计划”。

据了解,目前大城市很多月子会所的月子餐已经提供“外卖服务”,即使在家也可以享受到营养餐品。而叶静佳告诉记者,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的“营养餐外卖服务”已经处于推广状态,对于老顾客出去后回来用“月子餐”的需求,会所会收费提供。

除此之外,叶静佳介绍,会所内的“恬梦馆”也打造了长沙的“多喜月”特色。胡春(化名)和丈夫都是新生代爸妈,最怕的就是凌晨的“爱哭鬼”。面对宝宝的半夜啼哭,束手无策的母子俩住进了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

“我就是看中了会所的‘恬梦馆’,实在是太体谅新妈妈了。”胡春说,宝宝“黑白颠倒”,白天睡觉晚上吵闹。而“恬梦馆”的寄托服务特别人性化,睡眠不好的妈妈可以将宝宝托管于“恬梦馆”,整晚都有专业的护理人员照顾,保证新妈妈睡眠质量的同时,也逐渐帮助宝宝培养良好的作息规律。

 

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怒:母婴出问题,全赖月子会所

2013年11月,广州天价月子会所被爆“5天药一次喂给宝宝”;2013年4月,武汉万元月子会所被爆“让宝宝染上重症”;2012年7月,重庆高端月子会所被爆“月嫂将宝宝摔伤”……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叶静佳认为,这些事件都是特例,发生几率很小。而在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她们秉着“优质服务”的理念,一直在向着“不发生特例事件”的目标努力。然而,往往却是有苦难言。

叶静佳说,目前在长沙,“科学坐月子”的观念并没有完全普及,很多新妈妈夹在老一辈观念和科学观念之间,有些妈妈在会所坐月子,难免会不理解护理人员。

宝宝衣服穿太多,是主管护师伍育英在月子会所工作以来,发现新妈妈最容易犯的错。“10次投诉9次因为这个问题吧!”伍育英说,“捂着成长”是很多老人“坐月子”的观念,实际上并不可取。而不少新妈妈从小接受这个观念,自然认为是对的。因此,每当伍育英为宝宝减少衣被,总容易被误解为“伤害”宝宝,然后被赶出房间。

“宝宝穿太多,容易患一些皮肤病。”伍育英说,由于是春天,气温高了,宝宝若捂得太紧,屁股上就容易滋生细菌,导致红疹溃烂等。为了说服这些顽固妈妈,自己经常“串门”,有事没事去跟妈妈们聊聊天,“先让她们相信我的为人,然后再灌输科学健康的育儿方法”。

然而,尽管护理人员百般小心,也总会碰上一些不能“将心比心”的客户。伍育英说,很多妈妈觉得花了钱就应该“照顾得面面俱到”,稍有疼痛或者毛病,首先问责的就是月子会所,完全不管有没有依据。

为此,店长叶静佳表示,尽管预料到可能发生这类事情,但通常为了做到让客户满意,工作人员都是尽量忍受,“受多少委屈都会笑脸相迎,做到让客户满意”。

 

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一位妈妈细心地向护士请教带宝宝的妙招。

哀:没有行业标准,月子会所也委屈

记者走访发现,长沙的月子会所近年来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其监管主体并未明确。记者从长沙市卫生局和工商局了解到,目前,我国的月子会所,因属于家政服务行业,注册时不需卫生、食品等前置审批,只需申领执照,即可开业。国家对会所护理人员,也没有职业上岗的资质要求。也因不属于医疗机构,其服务、收费等,不在卫生部门的监管范围内。

“没有监管主体和行业标准,对我们来说也不是好事。”叶静佳告诉记者,尽管目前国家对月子会所的护理人员没有职业上岗的资质要求,但长沙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一直坚持“带证上岗”。

叶静佳介绍,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的最大特色在于拥有一个专业的护理团队。从店长、主管护师、组长护士到一线护理人员,都是从医学、护理学毕业,并拥有公立医院的工作经验。“拿我来说,尽管是店长,负责店内的很多杂事,但我也是从湘雅医学院毕业的,有着护士执业资格证。”

“我曾在长沙市中心医院有3年的工作经验,所以针对一些日常护理,我们得心应手。”叶静佳说,由于行业标准的缺失,客户没有途径了解月子会所的优势,所以,对月子会所来说,也是遗憾的。

 

天价月子会所 长沙天价月子会所

在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里,产妇也可在护士的照顾下洗头。

乐:她们在“天价月子会所”的快乐日子

“每一个孩子都是天使。”叶静佳说,在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护理团队的每一个工作人员都有爱心、耐心和责任心。正因如此,她们在会所工作的那些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也快乐充实。

“你好,我是你的责任护士,我姓乐,名予婧,可不是管着囚犯的那个狱警哦。”一句普通的玩笑话,总能拉近乐予婧与新妈妈之间的距离,所以,在会所里,经常有人叫她“狱警妈妈”。

“狱警妈妈”之前真的和“警”字有关,曾在武警医院工作多年的她,半年前,来到了多喜月母婴月子会所。到现在,乐予婧笑着说:“我照顾过的孩子,已经数不清楚了。”

“这个宝宝叫吞吞,5天前入住的,之前有些许黄疸,所以在有些方面需要多多注意”、“这个宝宝昨天刚住进来,叫amy,特别乖,一睡就是一整晚”……作为责任护士长,乐予婧只要聊到会所里面的宝宝,就笑成了一朵花。她说,她可以清楚地记得每个宝宝的长相、名字、喜爱等。

“小家伙又拉粑粑了呀!”乐予婧一边帮宝宝换着尿不湿,一边做记录——“这是第三次拉粑粑,稍微有些多,一定要多加注意。”随后,乐予婧熟练地解开宝宝的尿不湿,细心的清洗更换,整个动作一气呵成,又快又轻。宝宝还在睡梦中,更换尿片的工作就完成了。乐予婧告诉记者,自己最有成就感的事情就是能够说服顽固妈妈接受科学的“月子观念”。除了乐予婧,会所里还有一名备受欢迎的护理人员——陈芳莹。作为产后康复科组长,陈芳莹总能带给妈妈们一些新潮又有效的瘦身方法。

“减肥有三宝:运动、节食、减肥药。”陈芳莹说,“但在我们这里,绝不提倡产妇在月子期间为达到快速瘦身而采用这样的‘减肥三宝’,我们主要通过科学的膳食调理、产后康复操以及专业的仪器产品进行阶段性的调养瘦身。”由于工作的特殊性,陈芳莹除了要做“健身教练”,有时候还要充当“营养辅导员”。“总有一些妈妈忍不住偷吃,这时候,我就要巧妙地出招,让她们既不反感还很配合我们的饮食计划。”

相关链接:

探访长沙“天价月子会所”最高收费26天19.8万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