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告小三索赔丈夫包养费 小三曾索要200万青春损失费

2012-07-05 阅读数 222307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陈泱

“200万元青春损失费,再加上孩子18岁前的所有花费。这就是我的要求。”当插足李欣家庭的“第三者”向她的丈夫提出这个要求之后,一直隐忍的妻子李欣选择了反抗——将“第三者”告上法庭。

6年前,丈夫王康杰出轨,并与一名女子生下私生儿子。如今,“第三者”见王康杰没有离婚的意思,于是利用种种方法,向其索要巨额钱财。妻子李欣再也无法忍受,由此引发了一场妻子状告“第三者”、要求其偿还从丈夫手中所得财物中属于她的夫妻共同财产部分的官司。2011年10月,长沙市开福区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目前此案正在二审中。

“想要一个儿子”,丈夫留下了私生子

长沙人王康杰和河北人李欣结婚已有十多年,两人共同奋斗、白手起家,在长沙开了一家公司,专门从事商贸采购。经过几年的发展,公司不仅有了固定的办公场所,员工也发展到了五六十名,家境日益殷实。此后,李欣安心相夫教子,两人的日子过得平和而惬意。

随着事业的扩展,别人一口一个“王总”,叫得王康杰飘飘然起来。社会上灯红酒绿的诱惑让王康杰难于把持,渐渐有了一些花边新闻。李欣第一次发现王康杰不忠之后,吵过也闹过,但为了给年幼的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她最终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也成了李欣多年之后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从这时起,王康杰似乎就摸清楚了妻子的底:在保证家庭和谐的基础上,自己就算偶尔犯些“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李欣也不会真的把事情弄得不可收拾,顶多就是闹一闹。得出这个结论之后,王康杰变得大胆起来。

2006年年初,王康杰在长沙河西大学城偶遇了正在读大专的刘雅。刘雅来自怀化农村,家里条件不好,但她十分好强,坚持要出来闯荡。花样年华的刘雅相貌甜美,长得有几分像王康杰的初恋女友,让王康杰十分动心。

为了追求刘雅,王康杰可谓“不计代价”:送礼物成了“日常功课”,刘雅生病了嘘寒问暖,不高兴了四处陪着兜风看电影……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出手阔绰又温柔体贴的王康杰就迅速俘虏了刘雅的心。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王康杰和刘雅的“恋情”已经持续了一年多。其间王康杰一直没有告诉刘雅自己已婚的真相。刘雅虽然对王康杰年近四十还“单身”有些疑虑,但每次都被王康杰搪塞了过去。

2007年,刘雅发现自己怀孕了。

面对这个意料之外的孩子,王康杰的第一反应就是要刘雅去打掉,可是刘雅死活都不同意。两人之间的拉锯战持续了两三个月,但几个月后当刘雅找熟人做了B超,非常肯定地告诉王康杰她怀的是个男孩之后,王康杰动摇了。

王康杰和李欣只有一个女儿,虽说女儿是他的心头肉,可对于王康杰来说,没有儿子,始终是个遗憾。如今,一个现成的儿子摆在面前,他又如何能不心动?

考虑再三,王康杰决定瞒着李欣,让刘雅把孩子生下来。

但此时,另一个问题又摆在了王康杰面前:生孩子就要办准生证,办准生证就要结婚证——刘雅开始催着王康杰结婚。纸包不住火,王康杰不得不向刘雅承认了自己已婚的事实。

刘雅崩溃了。她为自己和孩子构筑的幸福未来在一瞬间垮塌,自己居然成了一个不光彩的“第三者”!面对刘雅的哭闹,王康杰只得拼命稳定她的情绪,承诺会照顾她们母子一生一世。看着一脸痛苦的王康杰,再想想快要出世的孩子,刘雅心软了。

几个月后,一个健康可爱的男孩呱呱落地。王康杰高兴坏了,他给刘雅在市区繁华位置买了一套70平米的房子,又给她买了一辆10万元的车代步,每月还给她一万元的生活费。就这样,王康杰偷偷把刘雅母子给养了起来。

 

爱情过去,“第三者”凶猛“讨伐”

王康杰终于有了儿子的高兴劲儿还没过去,他就发现,刘雅渐渐地变了。

自从孩子出生以后,刘雅花钱越来越不受控制。从前还只是几千元一次地从王康杰手里拿钱,如今一开口就是两三万,理由永远都是孩子需要用钱。王康杰对此十分纳闷,他每个月零零散散给刘雅的钱加起来也有一两万元,按理说母子两人用绝对够了,可刘雅就像是个无底洞

一般永远也填不满。有朋友告诉王康杰,现在的刘雅可谓是花钱不眨眼,而且酷爱打麻将,一夜之间输赢上万不在话下。

王康杰虽然小有积蓄,但也经不起这般折腾。几次劝说无果,一怒之下,王康杰除了给刘雅必要的生活费外,再也不额外给她零花钱了。王康杰以为这样刘雅就会消停下来,可没想到习惯了奢侈生活的刘雅在没钱用之后,居然恼羞成怒,直接抱着孩子出现在了李欣的面前。

当李欣看到抱着孩子的刘雅时,她的绝望无法言喻。但从河北老家嫁到长沙的李欣身边并没有别的亲人,一个人无依无靠,面对丈夫的背叛、“第三者”的挑衅,她最终还是选择了把眼泪往肚子里流。

看着憔悴的妻子,王康杰也十分内疚。再想想刘雅这几年的所作所为,王康杰后悔了,他想要和刘雅断绝情人关系,和妻子重新开始。

刘雅眼见着李欣似乎并没有因为丈夫的背叛而要离婚的意思,王康杰又因为自己的这一闹而大为光火,再也没出现在自己居住的小区,原本每月一万元的生活费也变成了六千,刘雅彻底急了,几次威胁加服软不成,她干脆豁了出去,想到了找媒体。

在一档省内颇有名气的电视情感节目中,面对镜头,刘雅穿得非常朴素,抱着孩子,哭得梨花带雨。她痛斥当年王康杰隐瞒婚史、使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生下孩子;如今孩子已经4岁,身体不好,每个月都需要一大笔医疗费、营养费,王康杰却对孩子置之不理,她们母子俩快活不下去了。

那天的节目,王康杰和李欣夫妇俩始终没有露面,在他们看来这是家丑,如何能够外扬?可在镜头里,很多朋友还是看出了这就是王康杰家。一时,风言风语传遍了王康杰夫妇的朋友圈子,弄得夫妻俩十分狼狈。

之后,刘雅并没有善罢甘休,她又先后多次找到了电视台和报社,将自己和王康杰的过去极力宣扬了一番。2011年年初的一天,王康杰的同事刘某告诉他,他在电视台拍摄现场看到,为了博取同情,刘雅常偷偷地掐孩子,让孩子在镜头面前哭;面对镜头,刘雅也从来不使用自己的高档苹果手机。

刘雅的“攻势”,弄得王康杰夫妇在家人和朋友面前彻底抬不起头来。疲于应对的夫妻俩找到了刘雅摊牌,让她提条件,如何才肯息事宁人。

“青春损失费,再加上孩子18岁前的所有花费,不得低于200万。”刘雅提出了这样的条件。

这么一大笔赔偿金让王康杰夫妇无法接受。但随后,刘雅又几次三番带了自己的亲戚朋友来王康杰家大吵大闹,开口就是青春损失费、孩子的抚养费,而这群人里还包括刘雅的新男友陈涛。

提起陈涛,刘雅也是振振有词:“我一个女的带着一个孩子很不容易,我肯定还要再结婚过日子,孩子也需要一个新爸爸。”

面对刘雅,王康杰和李欣两个人都濒临崩溃。尤其是李欣,她原本以为男人在生意场上逢场作戏在所难免,自己也一直都在容忍,没想到,现在弄得家不像家,连生活都没法继续。

终于,这个一直软弱妥协的女人选择了反抗。

 

绝地反击,妻子向“小三”要赔偿

“不管我和我老公今后如何,这都是我们的事。那个孩子也是无辜的,我们愿意承担抚养费,我只希望维护我们的权益,让‘第三者’不再这么嚣张,能够就此罢手。”2011年8月,李欣推开了湖南万和联合律师事务所的大门,慕名找到了湖南民间组织“反第三者联盟”的法律顾问李健律师。

在律师的建议下,李欣于当月向长沙市开福区法院起诉了刘雅。根据《婚姻法》的相关规定,配偶非法处分夫妻共有财产应当给予返还,因此李欣要求刘雅将这些年来从王康杰手中所得财物中属于她的夫妻共同财产部分如数归还。李健律师告诉李欣,至于孩子的抚养问题,自有法律程序来另案处理。

2011年12月,法院支持了原告李欣大部分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刘雅返还属于王康杰、李欣夫妻共同财产的,当初王康杰为其购买房产的二十多万元购房款。

看到判决结果,刘雅表示不服,并在15天之内提起了上诉。但在上诉过程中,随着对法律的认识以及不断发展的庭审状况,刘雅似乎慢慢有了醒悟,停止了对李欣的骚扰。目前,刘雅正平静等待二审的判决结果。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所涉人物均为化名。)

·律师说法·

在我们接触的案例中,一些“第三者”深谙“母凭子贵”的道理,不论何时何地都动辄以孩子母亲自居,殊不知孩子是无辜的、亲生父亲是可耻的、而自己也是可怜的,面对于情于理于法都不容的“第三者”插足,媒体、社会舆论甚至司法审判机关都会“一边倒”。虽然如此,但当“第三者”开口闭口就是数十万元的抚养费、上百万元的青春损失费时,几乎没有人想到要去指责她——同样存在过错的“第三者”也有责任。

这样的局势很不利于元配家庭,也不利于元配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建议当事人,去寻找“第三者”无法免责的软肋,以此借助法律的武器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

具体而言,自己的配偶在外有了“私生子”,他有给付小孩抚养费的义务,这是无可厚非的。但是“第三者”在生育前非法从配偶那里取得的财产,通常都是夫妻共同财产,而这些都是未经过自己许可的非法处分。

《婚姻法》第17条规定,夫妻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归夫妻共同所有;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的处理权。由此可见,当事人有充分的法律依据向“第三者”主张不当得利返还。

“第三者”始终是非婚生子女的母亲,当事人无权去影响孩子的健康成长权益,但仍旧可以制裁和打击“第三者”的经济收益。两者不相冲突,并且还能恰到好处地牵制和打击“第三者”的嚣张行为,让其回归到理智,老老实实的谈小孩的抚养,不要再妄想着母凭子贵胡作非为,不再做“一子值千金”的美梦。

  小三 包养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