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妻竟成了岳母娘 一个男人过年前的焦虑

2011-12-31 阅读数 309332

 

快过年了,又到了准儿媳、准女婿见家长的高峰期了。俗话说得好,“丈母娘见女婿,越看越欢喜”。但是,有一个男人却不讨岳母娘喜欢,而且正遭遇前所未有的尴尬,因为这个岳母娘的身份非常特殊……

初见岳母娘

“二手男人”,手头上除了当初离婚时分到的一套二居室半新的房子之外,什么都没有。而小我8岁的欣欣一点都不介意,爽快地一笑:“只要我瞧得上,只要你真心实意对我好,我才不在乎什么二手一手呢!何况还有现成房子住,免得当房奴了!”

欣欣来自湖北小城,在长沙上了四年大学后,喜欢上了这座城市,便留下了。她母亲在她上高中时就去世了,父亲在她上大三时另娶,找了个仅比欣欣大六七岁的后妈。也许是因为这种家庭环境的缘故,年少的欣欣一直都很懂事,相较起之前总是动不动就冲我发火摔碗的前妻,欣欣就像是上天赐给我的善解人意的小天使。离过一次婚,空窗了好几年的二手男人伤不起啊,眼下被这么个青春乖巧女孩爱着,真是幸福得找不到北了啊!

我赶紧预定了去湖北的车票,紧接着又精心准备送给准岳丈的礼物,马不停蹄地跑遍了长沙城。听说对方嗜好收藏名酒,我狠狠心,用一个月的薪水,买了两瓶润帝,然后挑了个阳光格外灿烂的日子,带着欣欣风尘仆仆地赶到了那个湖北小城。

当正在厨房里忙碌的欣欣后妈,围着一条碎花围裙,手拿着锅铲乐滋滋地转身打算接受我们两个晚辈的拜见时,笑容一下子僵在了她的脸上。而我,在看清楚了她的样子之后,也顿时如同被雷劈过一般地愣住了——欣欣的后妈不是别人,正是我那离婚五年的前妻。

欣欣似乎没有注意到我的失态,小声提醒我:“喊一声吧,喊妈,喊阿姨都成呀!”

五年前我喊她老婆,五年后我喊她妈。天,这算什么啊?我的嗓子如同被堵住了一般,支支吾吾半天,都没发出一个音来。欣欣只当我胆怯,赶紧出面圆场:“哈,估计是吓到了。他一定没想到阿姨会这么年轻。是不是,孟凯?”

我应也不是,不应也不是,恨不得带上欣欣立即插翅离开这尴尬地。

 

各种尴尬,各种纠结

进门的第一场家宴,对我来说完全是一场炼狱。一张餐桌四个人围坐,两个蒙在鼓里,傻吃傻喝傻乐呵,而另外两个各怀心事,时时提防。

多喝了几杯酒的准岳父很兴奋,主动坦白了他和我前妻的相识相爱经过。原来,跟我离婚后,前妻只身去了武汉打工,准岳父刚好也被公司派往武汉搞销售拓展,两人因工作邂逅,从此结缘。一年后,准岳父的销售拓展工作圆满结束,便带上我前妻荣归故里了。

饭桌上,蒙在鼓里的准岳父指着满桌子的菜对我说:“这些,都是你阿姨准备的。真巧,她也是长沙人哦,你们可是老乡啊!试试你老乡的手艺好不好!”

我胡乱吃了几口菜,食不知味,却违心答道:“不错,不错!”眼角的余光之中,我分明地看到前妻冷笑了一下。之前我和她闹矛盾的时候,可没有少讽刺过她做的菜难吃,今天用自己的话打了自己一耳光。

准岳父一边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老婆,一边向我炫耀:“孟凯,你知道我为什么不会介意你是个离了婚的男人吗?那也是因为你阿姨。你阿姨也离过婚,但她真是个好女人啊!如果当初不是她前夫瞎了眼和她离了,你说,我今天能有这么一个好老婆吗?”

我如坐针毡,只能随声附和:“是啊,是啊,看来那男人确实很失败,连自己的婚姻都经营不好……”说完这话,我恨不得抽自己两耳光。我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呀,需要面对这样的尴尬?不幸的是,同样蒙在鼓里的欣欣也接过话题说:“是啊,那男的不懂得珍惜,估计后面也讨不到好老婆,不会幸福的!”欣欣的话,让我咧着嘴苦笑了好半天,最终无言以对。

前妻不说话,脸上也是白一阵,红一阵的,后来她借口有些不舒服,退回卧室休息去了。而我一顿饭吃完,身心俱疲,不知饥饱,心里叫苦不迭:老天,快快结束吧,快快让我带着欣欣离开他们!

 

婚离了,怨恨还在

好在只住了两晚,我和欣欣便打道回府了。临走时,我不敢多看前妻那张表情复杂的脸,还有那满含幽怨的双眼,我预感到,接下来会跟她发生点什么。

果然,刚在火车的卧铺上躺下,前妻的短信就跟来了,于是,在欣欣熟睡的鼾声里,我和前妻开始了短信骂战。她骂我是个没良心的东西,给现任的准岳父买这么昂贵的酒,而当初第一次上她家门的时候给她父亲才买几十元的浏阳河。我不甘示弱地反击,说她以前在我面前跟母夜叉似的,动不动就指着我一顿鼻子骂,在现任老公跟前,却是表现得一副知书达理、温文尔雅的样子。她说我对欣欣知冷知热,连苹果都帮欣欣削好皮,而过去从未帮她剥过一瓣橘子。我便回敬,她现在还帮老公熨烫裤子呢……

短信恶战几乎持续了一路,车快到长沙时,我把短信删的干干净净,但心里的纠结郁闷却怎么也删不尽。来日方长,这边是乖巧单纯的新妻,那边是复杂幽怨的前妻,将来的日子可怎么过?

更让我恼火的是,我刚回到长沙不久,就接到了准岳父打来的电话。原本,我打算和欣欣在明年正月的时候结婚,可准岳父希望延期:“孟凯啊,你阿姨说正月太冷了,不适合新娘子穿婚纱。并且亲戚们都有事,没工夫帮忙。不如改到‘五一’吧!”

我口头上答应和欣欣商量,转背就一个电话打给了前妻,毫不客气地质问她:“你想干嘛?当初我们俩离婚都说好了,从此以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现在你自己嫁人了,却在那里使坏不让我结婚。有意思吗?”

没料到前妻听了我的指责之后,火气比我更大:“孟凯,你不要自己是小人,就以为别人全都是小人。我现在是欣欣的妈,她家什么情况,我当然比你清楚。我是根据实际情况向她爸提的建议,欣欣还没有发话呢,你在那里叫什么?”
两个人再一次闹得不欢而散。

几天后,欣欣告诉我,明年正月,她家亲戚里摆七十岁寿宴的,给孙子做周岁的,搬新房子的人很多,酒宴一场接着一场,大家确实没有多少时间来筹备、参加我们的婚礼。

原来确实是我错怪了前妻。思前想后,我发了一条短信给她道歉,很快就得到了她的回信:“经历这件事情之后,我更加清楚地认识到你是一个多么凉薄的男人。”

就在我纠结怎么回复前妻时,欣欣凑到我身边问我在跟谁发短信。我索性对欣欣坦白,告诉她短信是她后妈发来的。欣欣很好奇,不停地追问我:“后妈干嘛要发短信给你呀?”

我想了想,骗她:“我发短信问候你后妈时,你后妈让我帮他们好好照顾你,好好爱你,不许让你受半点委屈,不然她饶不了我!”

欣欣开心地笑了,说这个后妈还真不错!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人物为化名)


  前妻 岳母娘 尴尬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