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痛人流变有痛子宫存残留物 株洲三三一医院被指“坑妈”

2011-12-13 阅读数 330943

株洲三三一医院 无痛人流 有痛人流 清宫手术残留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陈炜

被身体不适、心情紧张折磨了130多天后,33岁的唐海萍决定向株洲市三三一医院讨个说法。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见习记者 陈炜

就在4个多月前,该医院一名医生在她原本要求进行无痛手术的情况下执意给她做了有痛清宫手术,并要求当时正躺在手术台上的她签了协议。而后,唐海萍在别的医院复查时发现,其子宫内存留机化残留物的时间已有两个月,在之后的刮宫手术中清理出重量为10克的机化残留物……

12月9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对该事件进行调查采访时,患者和医院各执一词。

一个艰难的选择

彭建标与唐海萍结婚已有七年,生活的艰辛,工作的压力让这对夫妻不得不忍受聚少离多的日子,长年过着分居两地的生活。随着年龄的逐渐增大,直到今年两人才决定为生小孩做准备。

6月16日这一天,远在广州打工的彭建标接到了妻子打来的电话:“我怀孕了!”

得知妻子怀孕的消息,这个刚过不惑之年的男人顿时欣喜不已。几天后,彭建标辞去了高薪的工作,回到家里细心照顾妻子,给妻子鼓劲。

“我不后悔做出的决定(指辞去高薪工作)。”因为在彭建标看来,这是他外出打工、挣钱养家的最大安慰,更是多年来一直期盼的梦。

不过,让彭建标没有想到的是,美梦持续不到一个月,却又被无情地击碎。

7月18日凌晨5时许,唐海萍被一阵强烈的晕眩惊醒,同时,她猛然发觉自己的身体疲软乏力。彭建标不敢有丝毫懈怠,连忙抱着妻子来到离家较近的株洲三三一医院进行诊治。随后,经医生检查,得出的诊断结果是:“妊娠反应强烈,建议住院保胎。”

就在唐海萍住院保胎不到两天,却又长出了智齿,并引发口腔炎症。为了缓解疼痛,防止炎症扩散,唐海萍每天不得不使用甲硝唑含漱液漱口。虽然甲硝唑对治疗急性牙周炎和局部牙槽肿有着不错的疗效,但该药却是孕妇禁止使用的。为此,医生多次提醒:“漱口消炎虽然没问题,但千万不能吞服。”

然而,一次不经意的疏忽,唐海萍在使用甲硝唑漱口液漱口时,却将其吞进了肚子。

保胎还是人流?对于唐海萍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选择。

丈夫彭建标建议:“继续保胎,把孩子生下来。”这让唐海萍多了一丝顾虑:“我已经过了最佳受孕年龄,我不希望孩子生下来不健康。”经过再三斟酌,唐海萍还是做出了最无奈的选择——人流。

7月25日,唐海萍在丈夫彭建标的陪同下住进了株洲市三三一医院妇产科。不过,此时的唐海萍却不知道,随后发生的一连串变故更让她痛苦不堪。

手术台上被迫签字

12月9日,翻阅唐海萍随身携带的病历记录本,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从密密麻麻的文字中找出这样一句话:“7月26日,无痛手术,同意。”唐海萍向记者解释,为了以防万一,自己早在手术前一天就向医生提出了无痛手术的要求。

7月27日上午6时许,唐海萍来到株洲市331医院并按照主治医生邱锦容的要求服下药物。上午11时左右,胚胎顺利流出,但胎盘仍存留在子宫内。“她(邱锦容)说要做清宫手术。”然而,直到唐海萍躺在手术台时,邱锦容才告诉她请麻醉师至少要等半小时。“显然,她(邱锦容)并没有根据我之前提出的要求提前预约(麻醉师)。”

“一开始,她问我早上是否有进食(无痛手术前不允许进食——记者注),我说没有。随后,不管我怎么要求,她都以各种理由推脱。”唐海萍告诉记者,就在自己再次提出无痛手术的要求时,邱锦容反复提醒她:“如果没有及时清宫,胎盘一旦粘接在子宫壁上,再来进行手术,难免对身体有影响。”

唐海萍认为,对于当时正处于虚弱、慌乱状态的自己来说,手术有痛还是无痛已不重要了。出于对未知命运的极度恐惧,她哆嗦着双手,接过邱锦容递来的产科手术协议书,并在上面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我是怕时间的耽搁影响自己以后的受孕能力。在那种情形下,我没有太多时间考虑。”

在协议上签了字,并不意味着唐海萍有了面对有痛手术的心理准备。相反,双腿紧绑、两臂被护士紧紧按住的唐海萍由于对疼痛敏感,强烈的疼痛感令她浑身不停地颤抖,并声嘶力竭地喊叫。

回忆起手术时的情形,唐海萍仍然心有余悸:“因为难以忍受,我在手术过程中再次提出做无痛手术的要求,不过邱医生只是和我聊天分散注意力,同时建议我再忍忍。”当时陪同在妻子身边的彭建标向记者透露,手术持续了近30分钟,远远超过邱锦容承诺的“手术时间只要几分钟”。

换家医院复查,“刮出10克残留物”

在唐海萍看来,不幸的遭遇到此应该结束,然而新的变故在手术三周后再次发生。

8月5日,唐海萍遵照医嘱,来到株洲市331医院门诊部妇科做术后第一次B超复查。不过,诊断结果并没发现问题。“虽然没有做复查记录,但医生说我身体恢复良好,一切正常。”唐海萍说,坐诊医生“信誓旦旦”的诊断让她安心不少。

然而,“稳定”的病情在8月18日发生了转变。唐海萍说,从这一天起,她身体开始出现见红现象。“见红两天后我又去了门诊部妇科做第二次B超复查,9月19日做了第三次复查,可结果都是一样,没有问题。”

在唐海萍提供的两张日期分别为8月5日、8月20日并写有“株洲三三一医院”字样的超声诊断报告单上,今日女报/凤网记者看到了相同的诊断结果:“超声所见:‘前位子宫,形态正常,大小54X31X41mm,宫壁回声均匀,宫腔线居中,内膜清晰,双侧附件区未见明显异常占位声像。’超声提示:‘子宫附件区未见明显异常’。”

唐海萍认为,既然三次在株洲三三一医院复查的结果都表明“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为什么身体还会出现见红现象,这正常吗?还是诊断的结果不正确?

唐海萍在感到苦恼的同时也多了一丝疑惑。

在与家人商量后,唐海萍决定换一家医院进行复诊。9月27日下午,唐海萍来到株洲市一医院门诊妇科就诊,可诊断的结果却与株洲三三一医院的结论截然相反。记者在唐海萍递来当天前往株洲市一医院门诊妇科就诊的B超诊断报告中看到:“B超实时现象:‘宫腔线居中,厚度15,内膜回声不均。’B超提示:‘宫内改变,结合临床’。”

唐海萍告诉记者,诊断结果出来后,医生当即建议进行刮宫手术,并在手术后清理出重量为10克的机化残留物。“医生说,这些残留物在我的子宫内存留的时间已有两个月,并确信它们就是清宫不干净所残留下来的有机物。”

唐海萍认为医院的行为坑害了年轻准妈妈们,“这不是‘坑妈’吗?”

关于10克机化残留物清理一事以及该医生对残留物存留时间及其来源的说法,记者通过多方采访均得到了证实。

同一病症,不同的诊断结果

12月9日下午14时许,今日女报/凤网记者陪同彭建标、唐海萍夫妻将调查到的情况反映到株洲市三三一医院。随后,该院医务科主任李娜妮在了解情况后找来了产科主治医师邱锦容。

邱锦容告诉记者,唐海萍服药后,因胎盘没有顺利流出,在做清宫手术前,已经出现大出血的情况。“至少有80到100毫升。”考虑到情况紧急,她才没有答应唐海萍提出的无痛手术要求。“在这种情况下,如果不立即清宫,胎盘一旦和子宫壁粘接,后果将非常严重。”

对于唐海萍在手术前一天提出无痛手术要求的说法,邱锦容笑着说:“手术前提出无痛手术的要求,这根本不可能。”邱锦容解释,如果服用药物后,胚胎、胎盘都能顺利流出,就没有再做无痛清宫手术的必要,更不需要提前预约麻醉师。

当记者问及唐海萍在手术过程中是否再次提出无痛手术的要求时,邱锦容给予否定回答。

对此,李娜妮表示:“医生的职责是治病救人,在大出血的情况下,如果临时变更为无痛手术,患者在等待麻醉师的过程中会错失治疗的最佳时间,也会更危险。”至于手术时间长短的问题,李娜妮表示,这是手术前后需要观察患者病情,并准备相应医疗器材的原因,“手术本身的时间并不长。”

对于两家医院不同的B超检查结果,李娜妮表示,目前已向院长反映了问题,院长也表示在随后两周时间里将召集本院及外院的专家进行追踪调查。

“出现这种情况,我们当然不能排除自身存在操作失误的可能性。如果通过调查,我们确实存在问题,医院肯定会给唐海萍一个满意的答复;如果没有问题,我们也会尽量与她沟通,取得谅解。”李娜妮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