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慈善,成色不足也是善

2011-04-25 阅读数 367601

  3月18日晚,全国首善陈光标从云南地震灾区,回到位于南京江宁开发区的公司。穿过两边挂满荣誉证书的走廊,陈光标感到有点累。他赴日本、云南参加赈灾援助,一路奔波,引来了几多争议。当晚,针对网络上的质疑,白岩松在微博中说:“我想为陈光标先生说几句话。对于慈善的‘高调’‘低调’我们可以不在乎。陈光标这人是中国的骄傲,我们应该学习他的慈善。我们只是一名学生,没有指责的权利,我们只有认真地观看”。(3月23日 《成都商报》)

  陈光标也许没有意识到自己的慈善终有一天被冠以“暴力”的名义。人们何时开始对慈善挑肥拣瘦了?我想在评判陈光标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发生在影星成龙身上的故事。

  成龙在一个访谈节目谈到做慈善时,主持人问他:“你做慈善,就没有做戏的成分吗?”成龙很肯定的回答:“有!我就是从假的做起的!”当年成龙开始走红的时候,收入暴涨不禁有些迷失自我,开始花天酒地,公司为了树立成龙的正面形象,就硬拉着他出席了一些慈善活动。起初,成龙确实是在应付,把慈善当走秀来做,但后来他被灾区孩子的笑脸所感动,深刻体会到了艺人在社会上的责任,渐渐的,他爱上了慈善,开始用心的去做。

  所以说“伪”善有时看起来显得不那么真,但不代表它不会变成真善,我们应该给那些成色不足的善良以鼓励,只要对社会和个人有利,也是值得肯定的。因此即便陈光标是作秀,我认为秀得很有必要。民政部部长李立国曾这样评价陈光标:“我认为他的慈善行为是好的,具有倡导性和带动作用。高调行善和低调行善都有利于慈善事业的发展。行善的理念和方式既有共同点,又有个性化,可以从个人的实际出发,在慈善事业的贡献中来体现……当然,在慈善事业中,有必要对救助对象的尊严予以妥当考虑。”

  也许有些人还是抓着“钱墙”、“和捐助对象合影”等几个小辫子不放。但是这只是质疑者对一位慈善家的一厢情愿,陈光标不是慈善精神领袖的化身,况且他的几个高调动作还不至于贻害社会吧?相反,笔者认为陈光标式的慈善倒是一种壮举,这并不是要人们去仿效,至少引起了对中国慈善事业的关注,推动了慈善事业的加速发展。因为慈善和任何的事物一样都是有阶段的,中国慈善该如何做没有标准答案。

  去年,巴菲特盖茨慈善晚宴在中国引起了关注。作为中国企业家的明星代表,马云和宗庆后也就出席晚宴。在后来的访谈节目中,马云和宗庆后都表露过自己的看法。马云说,晚宴前他和巴菲特已经碰面,他称此次“劝捐”是个错误,中国的慈善没有发展到那一步。他曾直言巴菲特,为什么你是70多岁才裸捐而不是50岁呢?宗庆后更直接,他以为在目前他能让自己的上万名员工衣食住行无忧就是最大的慈善。“劝捐”最终没有上演,倒是热议起了“裸捐”,而多数人称,当前国情下,裸捐较极端,应将更多资金用于企业发展。

  在这样的一个慈善现状下,我们不能诡异的质疑一切,捐也不是不捐也不是,如果连慈善也要如此苛刻,就前路堪忧。相反我要说,在中国慈善业还不大众、不成熟的今天,更多的看客应该给仅有的慈善者更多的慈善眼光。陈光标的频频高调亮相对中国慈善业本身就是一件好事,持续的关注就能保持的热度,就能期待进步。

 

  暴力慈善 陈光标 中国经济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