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善”陈光标的梦想是当“世界首善”

2011-04-14 阅读数 122994

 文、图: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陈寒冰

  “我有2300多本荣誉证书、3000多面锦旗、16000多条藏民送的哈达……我想这些数字可以申报吉尼斯了吧。”10年里,陈光标向慈善事业捐款捐物累计突破14.13亿,并宣布死后将捐出全部财产(约50亿元人民币),却遭遇到“暴力慈善”、“作秀”等种种非议。日前,这位“中国首善”来湖南录制《背后的故事》,试图澄清自己究竟是献爱心,还是有如传闻中的“秀”爱心。

小学二年级,我就脸贴红星到处炫耀
  节目现场,魔术师突然变出一大箱子钱,主持人李湘吃惊地问:“这有多少?”“3300万!”陈光标淡定作答。这些钱,是他2009年捐给云、贵、川群众的。陈光标有个“癖好”,喜欢把钱直接捐到受助人手上,所以,很多时候他都会亲自跑到灾区,挨个给人发钱:“看到他们感谢我,心里就很高兴。”
现场不少人称陈光标为“标哥”,他是2008年全国抗震救灾模范,我国的汶川、盈江、台湾及日本受灾时,他都曾亲往捐款捐物。而他的另一重身份是江苏省黄埔再生资源利用有限公司董事长。
陈光标喜欢做好事的习惯,源自其父母。陈光标4岁多时,哥哥饿死了,母亲在小儿子也不够吃的情况下,居然匀出奶水喂邻居家孩子。偶遇下雨,家里人也会先帮别家收麦子,“父母们的处事态度,从小就深深感染到我。”
读小学时,家里没钱给陈光标交学费,他就利用假期帮人挑水,赚了4块多钱。“交完自己的学费后,我听妈妈说隔壁邻居家的孩子也没钱交,于是又跑到学校帮他交了钱。”为此,班主任老师在开学第一节课上当堂表扬了陈光标,并授予他一颗小红星。
陈光标特别高兴,先是用口水把小红星粘在脸上,可没多久就掉了,后来用鼻涕才把它粘牢。“下课后,我跑到各个班去告诉大家我得了小红星,放学后又跑遍全村‘发布’这个消息。”陈光标觉得,自己做了好事,就该大家都知道,“因为我的传播,后来有很多同学也参与到了做好事的队伍中。”

“暴力慈善”这个词在我身上不合适
  “帮助别人,快乐自己。”节目录制当天,陈光标所穿西服的内衬上绣着这几个字。而他的每件西服上都会绣字,“每天换衣服时,不断提醒自己。”虽然陈光标一直标榜自己“低调做人,高调行善”,但这个行善后必然索要“荣誉证书”的人,却被很多人定性为“暴力慈善”。
今年3月16日,陈光标带着23万元现金,连夜坐车赶至遭受地震灾害的盈江。之后,一张他和灾民们均手持钞票,却一方喜笑颜开、一方愁眉苦脸的照片,在网络上引发如潮批评。有人称,这与他之前弄出的“人民币墙”类似,凌驾于平等之上的行善实为“暴力”,甚至会对社会产生负面影响。
“这顶帽子扣在我头上不合适。”听李湘提到“暴力慈善”,陈光标马上予以否认,“我心里会不高兴,觉得那些说法违背了我的初衷。”陈光标觉得自己所做的慈善与暴力完全是两回事,“我所做的都是推动慈善进步的好事,任何责备声都不会影响我继续行善。不过,现在我会听取一些意见,看如何在高调的情况下把慈善做好。”他强调:“我这是在为富人树立榜样,(我)捐出去的钱看得见摸得着。”
陈光标自认是“榜样”,效果却不一定尽如他所愿。比如说,他的“高调”太容易“抢风头”。据悉,一位南方企业家本想捐款给某贫困地区,听说陈光标也来参与后,立马打了退堂鼓,“‘首善’来了,我捐不捐都无所谓了。”

我的儿子,要准备做“最穷富二代”
  上月日本发生地震,陈光标第一时间带着100万人民币前往援助。有些南京老乡从媒体上了解陈光标的举动后,认为他不该帮助日本人,“我老婆接到很多骂我的电话,说我‘卖国’什么的,她只是笑笑,也不过多解释。”
最近,陈光标给全家改了名字:妻子叫张绿色、大儿子叫陈环境、小儿子叫陈环保,而自己叫陈低碳。对于父亲的这一举动,陈光标的大儿子并补反感:“时刻提醒我们注意环保嘛,挺好的。”在电话联线中,听得出陈环境对父亲很是崇拜。
虽然有钱,但陈光标对家里的用度却不是很舍得。今年春节,家在农村的岳母搞装修需花10万元,“我当时想劝她等过段时间再装修,可以少些钱。可小儿子不干,他觉得一定要让外婆过得好,于是给我打了张10万元的欠条。不过,还款期却是60年,哈哈。”陈光标很高兴8岁儿子已经懂得感恩,懂得要让老人过上好日子,“就像我父母给我留下的精神财富一样,我也希望我的精神能感染他们俩。”
去年9月,陈光标在其公司网站上刊出一封致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信,信中指出,“在巨富中死去是可耻的。”所以,“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将不是捐出一半财富,而是全部。”
“我们之前并不知道爸爸有这样的举动。”15岁的陈环境坦言,从媒体上知道后,他和弟弟也没想太多,“没觉得对我们的生活有多大影响。只是现在媒体采访多了,我们不喜欢。”而陈环境所写的一篇《父亲的“裸捐”与我的未来》作文,一时间也在网上热转,他称:“爸爸带我们见识了很多,有这些就足够了。据陈环境透露,现在父母每月给他200元生活费,“我一般是往饭卡里充150元,剩下的就做零花,觉得够用了。”

3个月没接到业务,老本仅够吃3年
  虽然陈光标一直自我感觉不错,却也无法否认外界质疑所带给他的负面影响,“很多人觉得我是通过高调行善来获取知名度,进而给自己的企业带来效益,但坦白讲,我的公司已经有3个月没接一单业务了。”
陈光标说,这是他目前最头疼的事情。还好,其企业抗击风险的能力比较强,所以暂时没出现大危机。
陈光标的企业没有贷款,之前每年赚的钱,50%捐了出去,账户上留存50%。“没有业务做,员工收入减半,1个月2000元左右。”陈光标算了一下,靠吃老本的话,还能维系3年。但他也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因为企业盈利才是自己做慈善事业的强大支撑。
有媒体报道称,由于陈光标的善举,他和很多地方政府领导关系密切,这也能够为他的企业带来不少潜在效益。陈光标对此嗤之以鼻:“如果任何人发现我给政府送过一分钱,我可以把企业送给他。”他更感慨:“老实讲,我现在觉得慈善是一条不归路。”
据中华慈善总会副会长邓铜山介绍,如今,总会有75%以上的善款来自像陈光标一样的民营企业家,“如果这些人的积极性都没有了,中国的慈善还怎么做?”
2000年时,陈光标曾说自己的梦想是当“中国首善”,而现在,他想当“世界首善”:“比尔•盖茨可以来中国宣扬美国的慈善理念,我也想让世界了解中国的慈善理念。这不是讲空话,做慈善重要的是质量,‘世界首善’的标准不是捐助多少,而是亲力亲为,做过以后要去传播,以带动更多人来参与,用慈善行为本身来影响世界。”
陈光标的慈善之路到底还能走多远、走出个什么样,现在还是末知,但一起采访他的各媒体记者们都感慨:中国确实需要他这样把钱实实在在送到灾民手上的企业家……
 

  陈光标 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