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姻亮红灯 女子仿剧情胰岛素“温柔”杀夫

2011-03-10 阅读数 198586

        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百日恩情似海深。但山西省陵川县一对刚刚“富裕”起来的夫妻,在结婚十年的头上,闹起了离婚大战。结果,一个命赴黄泉,一个身陷囹圄,留下了年仅10岁的儿子。令人痛心,发人深思!

  蹊跷身亡

  2010年12月27日晚10时左右,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彻了陵川县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有人报警称:“城南小区一男子蹊跷死亡,死因不明。”

  重大警情引起了陵川县公安局领导的高度重视。局长王东平听完汇报后,立刻指示:“局领导牵头,刑侦大队为主力,派出所、巡警配合,立即展开全力侦查,要争取在元旦前侦破此案,确保元旦期间全县社会治安稳定。”

  接到指令,陵川县公安局政委张宁、分管副局长武新峰火速带领局刑侦大队、崇文派出所、巡警大队民警赶赴案发现场,走访调查,现场勘查。

  案发现场位于陵川县城南小区2号楼3单元602室,是一套普通的两居室,死者韩强(化名)是这套房子的主人。据其家人介绍,韩死亡时,平躺在床上,身上盖着一条被子,枕巾上有一摊血迹,鼻子和嘴角处出血,嘴唇发青紫色,眼圈发黑。韩的尸体已被家人运往(陵川县)潞城镇老家准备安葬。

  韩强时年33岁,平时身体一直很好,无任何重大病史,怎么会突然死亡?韩死后,其家人虽有怀疑,但苦于没有凭据,就只好按韩妻牛萍(化名)“输液后死亡”的说法,为韩准备后事。而韩家的一个亲戚,总觉得韩强死得不明不白,于是报了案。

  在现场,技侦人员只发现了两个分别标有“甲硝唑注射液”、“葡萄糖注射液”的空玻璃瓶,并没发现死者当天用过的输液袋等物品。

  经办案人员调查,初步确定死者系中毒死亡。那么是自杀还是他杀呢?如果是自杀,死者怎么会选择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宝贵生命?如果是他杀,现场为何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是何“高人”下手如此“干净”呢?

  办案人员感觉到,这不是一起简单的中毒致人死亡案,于是围绕死者近日来的活动轨迹,展开了全面侦查。

  疑犯自首

  经走访死者家人、小区物业人员,并调取当天小区及周边的监控录像,办案人员发现,韩强并没有流露过丝毫的自杀意向,而韩强当天患病卧床,一直没有离开过小区,也不具备主动与外人接触的条件。

  警方立即组织各警种秘密“会诊”,决定将当天曾接触过韩强的所有人员,均列为重点目标进行排查。

  随即,30余名参战民警迅速组成走访调查、现场勘查、秘密监视三个小组展开行动,同时请求晋城市公安局刑事技术支队专家前来增援。

  走访调查组民警走访时了解到,因感情纠纷,死者生前经常与其妻牛萍吵架,特别是案发前几天,吵得异常厉害。

  而另一路民警在走访当天给韩强输液的医生时了解到,当日中午,该医生曾到韩家查看输液情况,发现液体出现浑浊现象,而韩妻回答是“可能因回血造成的”。

  办案人员就了解到的各种线索再次“碰头”,初步确定韩妻牛萍很有可能就是谋害韩强的凶手。

  就在办案人员加大了对牛萍的调查时,内心恐慌且又后悔不迭的牛萍,于案发次日走进了陵川县公安局,哭着向办案人员交待了自己杀死韩强的过程和动机。

  情变惹祸

  原来,韩强和牛萍同是陵川县潞城镇人,1999年喜结连理,第二年便有了爱情结晶。俩人结婚后,韩给别人开车跑运输,牛在县城一家电器销售店打工。尽管收入不多,小日子过得也还和睦温馨,有滋有味。

  2010年,俩人拿出多年积蓄,在县城买了一套单元楼房。能从农村走出来,又在县城有了自己的住房,俩人自然是兴奋不已。

  然而,这种兴奋并没有维持多久。2010年入冬以来,韩强经常在酒后无缘无故地打骂牛萍,摔家里东西,有时还莫名其妙地打骂儿子,妻子如有袒护,母子俩便会遭到更加严厉的“惩罚”。牛萍每次都隐忍作罢。

  案发一个月前,牛萍感觉丈夫很是反常,经常好几天不回家,打电话不是关机就是拒接,要不就是无法接通,回到家后任凭牛萍咋问也不做解释。问急了,不是摆手嫌烦,就是摔门而去。

  一天晚上,酒后的韩强突然向牛萍提出离婚。认为丈夫是酒醉胡言乱语的牛萍,让丈夫酒醒后再说,哪知韩强竟说“你不走我走”,并摆脱了她和儿子的苦苦挽留,半夜摔门而去。

  此后,夫妻俩几乎是每天一小吵、隔天一大吵,吵得鸡犬不宁,四邻不安。一次偶然机会,牛萍在丈夫的手机里发现了一条内容暧昧的短信,并发现此手机号与丈夫联系频繁。想起丈夫曾提出离婚的要求,牛萍恍然大悟。

  痛下杀手

  深爱丈夫的牛萍,怎么也不敢想丈夫有一天会离开自己,更不敢想有一天自己会离开这个家。无论她怎样苦口婆心劝说甚至哀求,死心塌地的韩强始终不改离婚之口。

  无奈的牛萍想到“让他死”来解脱自己,但出于对丈夫的爱,她不愿看见韩强在痛苦中离去。几经思谋,她决定让自己爱之弥深又恨之入骨的丈夫在“安乐”中“离去”。

  2010年12月26日早上,她按照“计划”购买了营养快线饮料,把早已积攒好的100片安眠药碾碎放入,使劲摇了又摇,直到完全融化。

  回到家中,她见丈夫还在熟睡,就把饮料放在了他的床头,然后轻轻离去。韩强醒来后,看见床头放着一瓶饮料,顺手抄起,大口饮入肚中。

  中午时分,回到家中的牛萍见丈夫正在输液,而饮下含有安眠药的营养快线后的韩强,只是呼呼沉睡。怕安眠药不能致死,牛萍突然想到在电视剧中曾看到的情节使用胰岛素,可导致未患糖尿病的人死亡,而且不会痛苦。于是她匆忙跑到一家药品超市买了两支速效胰岛素和一个注射器,回到家中将一支速效胰岛素注入正在输入丈夫身体的液体中……

  眼见丈夫一步步走近死亡,牛萍也曾想过挽救,但一想到丈夫的无情和丈夫手机中缠绵的短信,最终她还是选择了作罢。

  余波未息

  韩强牛萍夫妇居住的城南小区,地处陵川县城南端,是近几年新开发的居民小区,住户多为陵川山区农村富裕起来的青年农民。小区建筑别致洋气,为陵川许多山区年轻人所羡慕。

  虽然牛萍杀夫案已侦破俩月,但该案目前仍是陵川县城百姓茶余饭后的话题。3月7日下午,在城南小区旁一副食店里,记者向老板问起“听说过那两口子的事吗”,老板便打开了话匣子,说:“咋没听过?上午我还跟来买东西的人议论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黄泉路上无老少。好好的两口子,怎么就一个死,一个被抓了呢!现在社会,婚姻自由,过不下去,可以离婚嘛。又不像过去,离婚是丢人败兴的事,叫人指着脊梁骨骂。“那两口子我都见过,男的有时候到我这儿来买瓶酒,说说话就走了。女的来买东西,不挑不捡,也不多说话,买上东西就走了,咋看也不像是个杀人犯啊……可惜现在,家破人亡,只是苦了孩子!”

  小区里一位李姓居民告诉记者,该案案情简单,侦破也不是很复杂,只是案发时临近新年,大家都觉得有点晦气。

  他说:“我听一个办案的警察说,他从警多年,侦办过好几起命案。每次破案后,都如释重负,唯独这一次,总觉得心里沉甸甸的。一个好好的三口之家,走到今天这一步,除有疑似第三者外,主要原因就是家庭暴力。“邻居说,男方开始是摔盘子摔碗,后来就打老婆打孩子,女方没办法就和他争吵。待到女方不和他吵了,这个家庭就算走到头了。只是万万没想到,女方不和他争吵的办法,竟是结束男方的性命。不能不令人深思!”

  他介绍说,牛萍投案后接受审讯时,多次流下悔恨的泪水。但世上没有后悔药,等待她的,只有法律的公正判决。

  杀夫 黄河新闻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