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雪梅涉“谢风华”案 “保代”夫妻店陨落

2010-08-10 阅读数 464338

原华泰证券(14.47,-0.35,-2.36%)投行部执行董事、保荐代表人安雪梅被牵扯进了投行腐败漩涡。中国证监会宁波监管局6日发布公告称,已对安雪梅等人涉嫌违反证券法规的行为立案调查。

  据知情人士透露,安雪梅的另一个身份是曾在中信证券(12.79,-0.22,-1.69%)担任投行部执行总经理的谢风华的妻子,而谢风华此前因涉嫌内幕交易已被监管部门调查,但他却负案潜逃境外。现在安雪梅也不知所踪。

  夫妻双双涉案失踪

  宁波证监局日前的一纸寻人公告,证实了谢风华的妻子安雪梅失踪,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业界推测,她很可能也涉嫌投行腐败或内幕交易。

  安雪梅于1997年12月加入华泰证券,一直从事投资银行业务。参与的项目包括华西村(12.01,-0.14,-1.15%)、宁沪高速(6.87,-0.05,-0.72%)、华光锅炉、置信电器、飞亚股份(21.82,-0.61,-2.72%)和山河智能(16.26,0.00,0.00%)的IPO,担任上海金陵(7.23,-0.19,-2.56%)、嘉宝集团(10.02,0.20,2.04%)、飞亚股份的财务顾问等。她与谢风华同为2004年国内首批注册的保荐代表人。

  业内普遍认为,谢风华被调查与ST兴业(6.77,-0.11,-1.60%)重组项目有关。谢风华曾任国信证券投行事业部副总裁,于2009年2月跳槽至中信证券担任投行部执行总经理。而ST兴业的重组项目也是其加盟中信证券后贡献的第一单业务。

  据多家媒体报道,谢风华作为ST兴业与厦门大洲重组项目的财务顾问,在操作ST兴业重组项目期间,在尚未发布公告前,不仅将内幕消息透露给其亲友让其买卖ST兴业,而且还在自己的电脑上通过其堂弟的股票账户买卖该股票,涉嫌内幕交易行为。

  谢风华除自己参与内幕交易外,甚至还人为操纵ST兴业的重组进程。为了让自己策划的重组方案最终能够顺利通过股东大会的表决,谢风华甚至提前将内幕消息透露给机构和个人,让这些具有实力的机构和个人提前潜入,成为ST兴业的大股东。

  目前尚不清楚安雪梅因何种具体原因涉案,但据一位与其熟识的投行人士透露,由于安雪梅也是保荐代表人,又与谢风华关系特殊,保荐代理人之间常会互相推荐项目,安雪梅在谢风华一案中恐难脱干系。

  宁波证监局的公告称,安雪梅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规,监管部门多次与安雪梅联系未果,希望她主动与监管部门联系,配合调查。此前有消息称,谢风华与其妻子已经双双借道香港逃至新西兰。

  华泰证券目前已陆续向此前由安雪梅履行督导职责的上市公司发函,委派新的保荐代表人接替安雪梅。三峡新材(15.88,-0.32,-1.98%)公告称,7月19日,公司接股权分置改革保荐机构华泰证券发出的《关于变更保荐代表人的函》,获悉公司股权分置改革项目原保荐代表人安雪梅已从华泰证券离职。森源电气(48.31,-1.64,-3.28%)也于8月2日晚间发出类似的公告。

  揭开投行腐败冰山一角

  谢风华案及原国信证券投行四部总经理李绍武案,只是揭开了投行腐败的冰山一角,其实在企业临近IPO前各利益相关方的突击入股早已被业内所熟知。

  业内人士表示,目前上市公司仍然是稀缺资源,诸多企业希望尽快挤上融资的快车道,而保荐机构可挑选的空间巨大,这令不少企业愿意让保荐代理人入股。

  不仅是券商的保荐代理人,包括会计师事务所、律师事务所也都会从中分一杯羹。公司为了确保尽快上市融资,往往会接受此类“突击入股”行为。

  在一些公司重组中,保荐代理人由于熟悉公司情况,也能掌握内部消息从中牟利。

 

相关阅读

谢风华事发5个月后,证监会宁波监管局的一纸公告,宣告谢妻安雪梅亦已失踪。

8月9日,华泰证券相关人士回应记者咨询时表示,该公司原投行部执行董事安雪梅已于今年7月因个人原因离职,此次宁波证监局对安雪梅立案调查,该公司并没有涉入。

“安雪梅被调查的具体原因尚不清楚,但我们内部上下都肯定,这与她老公谢风华有关。”华泰证券一内部人士透露。

寻人启事

8月6日,宁波证监局在媒体刊发公告,称该局已对安雪梅等人涉嫌违反证券法规的行为立案调查;该局同时承认,曾多次联系安雪梅未果,遂要求安本人在公告见报后三个工作日,携带其身份证前往宁波证监局协助调查,否则该局将依法采取相关措施。

安雪梅,1976年出生,江苏无锡人士。消息显示,安雪梅1997-2010年就职于华泰证券,一直从事投资银行业务,任该公司投行部执行董事,也是首批保荐代表人之一。

但在上述公开信息背后,安雪梅另一个身份却更为业内关注。

现年34岁的安雪梅,亦是前中信证券投行部执行总经理谢风华的妻子。今年3月,谢风华因卷入ST兴业内幕交易案件,随即潜逃出境,安雪梅则从华泰证券离职,最终双双“人间消失”。

从仅有的资料来看,谢、安两人间的夫妻互动,多集中在业务领域,颇有“夫唱妇随”之感。

最早能追踪到的两人信息始于2004年5月10日,尚就职于国信证券的谢风华和任职于华泰证券的安雪梅,同时出现在证监会公布的首批保荐代表人名单。

中国证券业协会网站的信息显示,同年4月,谢风华和安雪梅双双获得证券从业资格,二者获证时间仅相差数日。

一位业内人士透露,谢、安二人均为二婚,显然,二者高度重合的业务背景和从业经历,为这段婚姻提供了得天独厚的条件。

乍一看,国信和华泰总部分处南北,地域并无交集,但供职于这两家券商的谢、安二人,却有共同的工作地点——上海:谢风华就职国信期间,负责位于上海的国信投行业务五部,而华泰证券亦确认,安雪梅一直在该公司投行上海业务部工作。

对谢、安二人而言,似乎并不满足上述联系。

2009年3月30日,谢、安二人分别以中信证券执行总经理、华泰证券执行董事的身份在《上海证券报》共同撰文《投行江湖时代将随市场化发行终结》,呼吁投行应该更加专业化、市场化和国际化,在投行业引起一定反响。同年4月14日,二人再度携手于《中国证券报》发表《发行制度改革将重构投行竞争格局》。

针对该文亦伴有小插曲,彼时,谢风华尚于国信证券办理离职手续,同年5月方正式去往中信证券,但早早以新职位示人,谢风华的张扬个性或可见一斑。

今年3月,因涉嫌卷入ST兴业(600603.SH)重组项目中内幕交易,监管部门对谢风华展开调查,谢随后以休年假为名前往香港,此后便了无音讯。

业内人士推测,谢或已奔赴新西兰,谢风华前妻及其孩子早已在新西兰安顿。

事发宁波?

但颇令人蹊跷的是,对安雪梅涉嫌违反证券法规的行为进行立案调查的是宁波证监局,而不是华泰归属地的监管部门——江苏证监局。

对此,宁波证监局相关人士在电话中向记者表示,除确认对安雪梅进行调查外,其余都不便透露。

记者统计发现,截至今年6月,宁波证监局辖区内的上市公司共28家,但没有一家公司是华泰证券作为保荐人。

不过,康强电子(002119.SZ)和理工监测(002322.SZ)为谢风华先后的东家国信和中信作为保荐人的项目,亿晶光电借壳海通集团(600537.SH)也是中信证券作为财务顾问。

8月9日,记者致电海通集团董秘吴立忠,其表示“今天早上才知道安雪梅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和谢风华的关系”,吴亦表示,谢风华并没有参与该公司的重组。

记者从海通集团《重大资产置换及发行股份购买资产暨关联交易报告书(草案)》看到,中信证券为其独立财务顾问,但5人项目成员中,并没有谢风华。

谢风华2009年5月由国信跳槽至中信出任投行部副总裁。

由国信证券作为保荐机构的康强电子,保荐人为郭晓光、郭永青;而中信证券的IPO项目理工监测,保荐人为樊丽莉和骆中兴。

记者统计发现,由安雪梅担任保荐人的上市公司,包括三峡新材(600293.SH)、森源电气(002358.SZ)、通富微电(002156.SZ),但三家公司均不在宁波局监管区域范围内。

7月20日,三峡新材公告称,该公司股权分置改革的保荐人“安雪梅女士已从华泰证券离职。根据相关法规要求,华泰证券委派保荐代表人胡旭先生接替安雪梅女士履行本公司股权分置改革持续督导职责”。

同样的情况出现在森源电气,只是公告时间变为8月2日。而通富微电尚未发布此类公告。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