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中国妇女地位世界排名第28位

2010-07-01 阅读数 437709

李银河:中国妇女地位世界排名第28位

注:李银河,中国第一位研究性的女社会学家,著名作家王小波之妻。1952年生于北京。美国匹兹堡大学社会学博士。1999年被《亚洲周刊》评为中国50位最具影响的人物之一。

  在过去的200年间,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革命和斗争。妇女运动虽然比工人运动的规模要小而分散,但是其成效却十分显著,它极大地改善了全世界妇女的地位和生活处境,改变了两性关系的格局。

  在发轫于19世纪的西方工业化过程完成后,农民脱离了土地,绝大多数人成为工人,为少数人服务。在传统的父权制家庭中,基本的秩序是男人统治女人,女人服从于男人。女人几乎没有任何权利:没有政治上的声音,没有选举权,没有继承权,没有财产,不能自己开业,对自己的身体也没有权利。

  到了20世纪,虽然各国改善妇女地位的进度有快有慢,但是从世界范围看,女性在教育权、参政权和工作权上有了很大改善,许多国家都制定了消除双重标准的法律。女性要求平等人权,其中包括对自己劳动所得的所有权,离婚后对孩子的监管权,财产权,教育权,有酬工作权,公共决策权,自由结婚权,身体权利,防止男性殴打、强奸、伤害和杀害她们的权利。女性是全球和平、生态运动的中心,妇女组织以合作和分享为基础。女性创造了关于自身、人性和人类经验的另一种定义。

  经过200年的发展,20世纪末,在这个世界上,性别关系比起传统社会有了极大的改观,尽管各国发展程度有高低之分,但是总体的改观是不容置疑的。度量各国的妇女发展状况,应当有一套指标。在众多的指标体系中,我看到的比较好的是1997年尼尔森的HDI、GDI、GEM指标体系。

 

  这个指标体系包括以下三套指标。

  第一套:人文发展指数HDI(Human Development Index),其指标包括:预期寿命,知识(识字率,平均上学年数),收入(购买力,人均国民生产总值,国民生产总值)。

  第二套:性别发展指数GDI(Gender-related Development Index)是人文发展指数HDI在性别不平等问题上的加权处理,即男女平等程度在上述指标上的表现。

  第三套:性别赋权指数GEM(Gender Empowerment Measure),这套指标度量女性在一个国家内政治、经济、职业生活上的状况,其指标包括:女性在议会中的席位,在行政、管理、职业、技术职位中所占的比例,就业和工资状况。

  由表1可以看出,我国的人文发展指数在世界排名第63位,性别发展指数排名第58位,性别赋权指数排在第28名。这就表明,我国的妇女发展和妇女权利走在了社会发展的前面。尽管如此,我们也只是排到第28位,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应当继续努力,赶超世界先进水平。

  表2则是女性相对于男性的社会地位的具体度量结果。主要的度量指标有四个:女性在议会席位中所占的比例;女性在行政管理人员中所占的比例;女性在职业技术人员中所占的比例;女性收入在男女总收入中所占的比例。

  从表2的情况看,女性在议会席位、行政管理和总收入中所占比例这三项的世界先进水平都在40%以上,而职业技术人员比例这一项的世界最高水平在64.4%。相比之下,我国在女性职业技术人员比例(45.1%)和女性收入占总收入比例(38%)这两项上接近世界先进水平;在女性议会席位比例(21%)这一指标上处于中等水平;最差的是女性行政管理人员比例(不到12%)。

  但是,从性别赋权的总得分排名来看,我国不但排在菲律宾、印度和巴基斯坦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前面,而且比发达国家日本和法国的情况还要好些。总的看来,性别赋权状况最好的还是北欧国家(挪威、瑞典、丹麦、芬兰)。

  为什么在性别平等的指标上总是北欧国家遥遥领先?这是一个谜。社会学调查表明,性的自由和开放与性别平等指标有正相关关系。但是很难分辨二者孰因孰果。换言之,很难确知是性的自由和开放导致了性别平等,还是性别平等导致了性的自由开放。我想,这两种现象(性的自由和男女平等)背后可能有一个共同的因素,那就是个人的独立性、个性的全面发展以及每个个人的自我实现。正是由于每个人作为人的权利得以高度实现,不再受到压抑,或只受到较少的压抑,男女两性才能变得更加平等,个人也才能得到更高程度的性自由。

  综上所述,中国的男女平等事业应当说已取得了不俗的成绩,但是用孙中山的一句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让我们中国的女性与男性携起手来,继续赶超世界先进水平。男女平等的事业在中国尤其重要,原因还在于我国曾经是一个最传统、最典型、发展时间最长、发展程度最高的男权制(父权制)国家。中国女性的解放因此在世界上备受瞩目。因为我们的进步不仅具有改善我们自身处境的意义,而且对全世界的妇女具有榜样的意义,它向全世界妇女表明,在一个男女曾经最不平等的国度,经过努力,我们的男女平等事业能够达到什么样的高度。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