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十余年每天抱着送生病儿子就读

2010-06-15 阅读数 275219

6月7日,龚桂花抱儿子走进考场时那坚强而灿烂的笑容,感动了无数广州市民,人们称其为高考期间“最感人”的瞬间。

  6月7日,高考首日,龚桂花抱着身穿校服的儿子小勇,走进广州市第三中学的考场门口。患有先天性“脆骨症”的小勇,从小学五年级开始,每天都由母亲抱着到学校就读。母子俩走进考场那坚强而灿烂的笑容,感动了无数广州市民,人们称其为高考期间“最感人” 的瞬间。

  这“最感人”的瞬间是怎样炼成的?这坚强而灿烂的笑容背后,又蕴含了多少的艰辛与泪水?

  龚桂花,用她20年如一日的坚韧与顽强,给无法站立的儿子许下了一个明天。我们很难理解,在一次次命运的残酷打击前,龚桂花是如何挺过了人生的难关,但我们都相信,在这位母亲平凡的外表底下,有一颗与命运抗争,为儿子为生活为希望不抛弃不放弃的坚强而阔达的心灵。

  小勇高中就读的广州市越秀外国语学校位于盘福路。在校门口附近摆了十几年报摊的江姨说:“我识得她!附近的街坊都识得她!没有一个不赞她了不起的,她真的很伟大!”小勇在该校读了三年高中,江姨每天都看着龚桂花抱儿子上学、放学。“真是风雨无阻。有时候下大雨,妈妈要抱住儿子,身上挂着自己的袋和儿子的书包,还得撑伞。那个场面我看了都觉得心酸。”江姨说,印象当中母子俩从来没有迟到过一次。

  人们眼中的龚桂花:

  从不向旁人抱怨的母亲

  儿子开始上课之后,龚桂花有时会去江姨的报摊翻翻报纸、聊侃一下。“她从来都不说家里情况怎么难,讲的都是儿子学习的事。”

  小勇的班主任、化学老师冯嘉颖说:“小勇在智力上、在学习上跟其他同学是一样的。”数学老师范雄江对他的评价是:“开朗、有幽默感,学习上认真、积极。”

  同学梁声朗说,小勇不能离开座位,同学们会跑到他的位置旁边跟他聊天,小勇也经常主动与同学打招呼。去年国庆节,小勇所在的高三(3)班代表年级去表演节目,他全程参加了演出。“他先上台朗诵,再和同学一起大合唱。”冯嘉颖说,身在集体中的感觉让小勇很开心。

  小勇所在的高三(3)班只有20多个同学,几乎每个人都是班“官”,担任一定职务。“后来我给了他一个‘官’,让他做‘午休管理员’。”冯嘉颖笑着说,这个“官”的职责就是午休时登记一下同学的出勤,简单地给午休打个分。小勇做得一丝不苟。

  十几年“蜗居”人生

  岁月在44级台阶悄然流逝

  龚桂花母子的家,在人民中路的骑楼老房。靠着人民路高架桥,仅有17.5平方米。两年多前,为了让儿子住得宽敞点,龚桂花带着儿子,搬到机场路弟弟家。弟弟一家三口,加上龚桂花母子和外婆,6口人挤在50多平方米的房子里。

  记者提出想到她人民中路的家看一看,正好她儿子想回旧屋拿一张多年陪伴他写作业用的小折叠桌。昨日上午,龚桂花抱着儿子,与记者一起回到骑楼老屋。

  从热闹嘈杂的骑楼街下一个狭窄的门口侧身进去,龚桂花抱着儿子踏上一段幽暗、陡斜的楼梯,他们的家就在骑楼的顶层三楼。二楼楼梯转角处,几块大木板封住了往上的路,居委会工作人员解释,出于安全考虑,居委会干脆将楼梯封住。撬开木板,龚桂花母子继续上楼,从一楼到三楼,共44级台阶,下楼出外打工、上楼回家照顾儿子,17年的岁月就在这44级台阶当中悄然流逝。

  推开布满灰尘的木门,一股霉味扑鼻而来,17平方米的空间内分成三块,中间以一个十分破旧的组合柜为界,柜子后面摆着一张堆满杂物的床,是“主人房”,“主人房”上空还搭了一层阁楼,柜子前面是“客厅”,仅摆得下一张木沙发和三张椅子,家徒四壁。没有阳台,没有厕所。

  “都习惯了。”龚桂花把儿子轻轻地放在木沙发上。

  最大的安慰:

  坚强懂事的儿子

  儿子成为龚桂花活下去的唯一动力。龚桂花让母亲搬来一起住,帮忙照顾小勇,而她则起早贪黑,出外打散工。

  儿子从小住院30多次

  每次费用动辄上千元

  龚桂花说,这些年来,她做家政,给人家搞卫生、收垃圾、在居委会帮忙做杂工,甚至刷油漆,哪里有活干,她都去做。但收入实在有限,只能省吃俭用,有时还要靠自己母亲以及弟弟妹妹的接济。“有句广州话叫‘酱油捞饭’,没钱买菜时就是这样。每日买菜我都是趁着下午菜市场收档前,买点低价的尾货。但考虑到小勇要营养长身体,有时候咬咬牙也会买点鱼、猪肉。”

  除了量入为出操持生活,更大的开销在于住院治病。龚桂花说,从小勇仔出世到现在,仅住院就住了30多次,每次起码是一个月,费用动辄上千元。丈夫去世后,家里可以说没有一分钱积蓄,连丈夫的身后事都是婆家的亲戚凑钱办理的。

  四五岁就不轻易喊痛

  实在痛就会放声唱歌

  对龚桂花来说,生活当中最大的安慰就是儿子的坚强与懂事。“他四五岁那么小都不轻易喊痛,实在痛的时候就会放声唱歌。看到儿子这么坚强,我这个当母亲的又怎能轻易放弃呢?”

  小学的头4年,小勇都在家中自学。那时勇仔小、体重较轻,如厕还可以用痰盂,外婆能够照顾他,龚桂花则四处打零工,多赚一分是一分。五年级,勇仔回到小学校园上课,龚桂花只能“全陪”。

  升入高中后,小勇得到了更多的关怀,学校的老师曾提出,发动同学们捐款为他买一部轮椅。龚桂花拒绝了:“多谢他们的好意。如果用轮椅,每天要先把轮椅搬下去、再抱儿子下楼,上、下公交车也得分开两趟分别搬轮椅和抱儿子,我一个人顾不过来。”

 

  龚桂花的一天

  儿子8年求学之路

  从未离开母亲怀抱

  每天清晨6时,龚桂花服侍儿子起床、洗漱,抱着儿子下三楼走到公交车站。车行到盘福路站,龚桂花再次抱起儿子,下车过马路,进校园,一口气将儿子抱上5楼,走进高三(3)班的教室,小心地将儿子放在窗边的座位上。

  早上7时30分,学校开始早读,龚桂花下楼买早餐,再返回课室给儿子吃。然后,她到附近越秀公园转转。上午10时许,龚桂花再次返回课室,抱起儿子上厕所。接着儿子继续上课,她又要去买午餐。如今物价飞涨,想找5元一份有肉有菜的盒饭并不容易,龚桂花往往要走很远才买到饭。

  午餐两个包子或一碗斋粉

  为了省钱,她自己只买两个包子或者一碗斋粉,就算一餐。买回午餐后,龚桂花照顾儿子吃完饭、上好厕所。13时,午休时间开始,小勇这个“午休管理员”开始工作,而龚桂花则趴在课桌上休息。午休14时结束,龚桂花必须离开课室再出去转悠。

  17时左右,放学的路,又如早上一样。每天上学、放学花在路上的时间大约是两个小时,如果公交车上没有座位的话,龚桂花必须全程抱着儿子。

  这样的日子,普通人可能无法想象,但自从儿子小学5年级回七株榕小学上课后,求学之路就没有离开过龚桂花的怀抱。

  龚桂花道不尽的贫苦人生:

  父亲早逝家贫养弟妹

  丈夫猝死留下脆骨儿

  墙壁上方有一简易的神台,摆放着小勇父亲的遗照,龚桂花轻叹了一声:“如果他还在,我就不会这么苦了。”

  10岁那年父亲去世

  初中毕业干重活养家

  时光回到1961年,龚桂花出生在广州白云区一户很普通的工人家庭,到了她10岁那年,父亲就去世了。她三姐弟与母亲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很艰难,“初中一毕业我就出来打工。”由于学历不高,工作也难找,十几岁的小姑娘到建筑工地找了一份杂工,挑砖头、拉泥浆,干的都是粗重活。“一家人四张嘴,弟弟妹妹还要读书,单靠母亲那几十块的工资怎么活?”杂工做了三四年,龚桂花转到一家小食店,每天凌晨2时起床,搓粉、拉面、包馄饨做饺子,然后扫地、洗碗,到下午4时左右才下班,一周还要值两天夜班。

  新房只有17平方米

  结婚床被都是旧的

  龚桂花22岁时,认识了她的丈夫。“他大我10岁,虽是经人介绍,但我们一见钟情。”说起丈夫,龚桂花脸上涌现一丝甜蜜,“他当时在街道办的一家小工厂上班,是一名管理人员。”

  “没看过一场电影,可是觉得喝白开水都是开心的。他很爱我,那时我跟他说,要等到我弟弟妹妹读完书才结婚,他说没关系,会等我。”龚桂花的语调轻柔,整个人沉浸在与丈夫初相识的那段时光。

  这一等,就是6年。1989年,28岁的龚桂花与恋人结束爱情长跑。“新房就是人民中路这17平方米的小房,当时有工友来看我,看到屋子的情况都比较惊讶,但我跟自己说,我嫁的是人,不是房子。”可是结婚进门那一天,龚桂花哭了。她说,一个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结婚的时候,房子小,一家人可以挤着住;生活困难,省吃俭用可以熬;但当她看到连新人床上的棉被都是旧的,她受不了了。“家公去世得早,小姑也早就出嫁,老公这么多年都和家婆一起过。可是这床被子是家公家婆用过的,怎么可以拿来做新人床被呢?老公安慰我说,有新有旧才是好兆头。我当时也没说什么,第二天自己拿出积蓄去买了一张新被子回来。”

  儿子出生患“脆骨症”

  为筹治疗款东挪西借

  结婚后的龚桂花,日子过得仍然苦,但她觉得人生有依靠,最大的希望就是养个孩子。

  1990年,怀胎十月的龚桂花住进了医院待产。当医生用产钳夹住婴儿头部助产时,发现婴儿的头骨特别脆,出生后,医生检查发现婴儿竟然患有先天性“成骨不全症”,即俗称的“脆骨症”。说到这里,龚桂花平静的外表突然抽搐,泪水淹没了眼眶,“我以为结了婚,生个孩子,苦日子也快到头了,没想到更苦的日子还在后头。”

  “所有的钱都拿来给孩子治疗,有时候钱不够,也只能向亲戚朋友借。我当时就在想,如果能治好孩子的病,老天爷让我短几十年的命我都愿意。”

  贫困小家庭接连遭噩耗

  除夕清早丈夫猝倒家中

  抹了一把眼泪,龚桂花起身走出门外,她说想静一静再说。过了一会儿,龚桂花回来坐下,可是还没有开口,眼泪又流了下来,泣不成声地说:“在我最需要依靠的时候,老公又走了。”龚桂花记得很清楚,1994年除夕,早上她先起的床,跟着丈夫起来。日子怎么苦过年也希望过得好点,所以丈夫就问她:“今天过年啊,买什么菜啊?”刚说完这句话,丈夫整个人就倒在了地上,而这一句话,竟然成了夫妻俩的永诀。

  “医生说,是高血压导致脑血管破裂。他在医院躺了一个星期,那个星期,我抱着才三岁多的小勇,哭着求医生救救我老公,可是没用,最后他还是走了。他走后,我想得最多的,就是想死。但我死了,儿子怎么办?”

  母亲的愿望

  最担心:

  “有一天我走了他怎么办”

  在与记者谈到儿子的未来时,龚桂花第三次流下了眼泪:“我最担心的就是我走了之后,他不会煮饭,又不能走路,连上厕所都不行,怎么生活下去啊?有时候晚上睡觉一想到这个,就睡不着,望着天花板流泪,不知道未来会怎样。”

  最渴望:

  拥有一间大一点的廉租房

  龚桂花说,眼下最大的愿望,一个是申请到一间廉租房,一家人住得宽敞点;另一个是小勇考上一个合适的学校和专业,学一技之长,将来可以自力更生。小勇说,这次高考他觉得发挥得比较理想,“我估计能上专科线吧!”龚桂花则忧心:“不知有没有学校愿意收他。如果考上2B、3B那些学校的话,学费那么贵怎么办!”也许,对这个尝遍了苦难的家庭来说,连设想一下“未来”,都是一种奢望。

  儿子的愿望

  去天河逛街看看新广州

  这么多年来,龚桂花母子过着“苦行僧”式的生活。小勇闲暇时会玩玩电脑游戏,但很少上网,因为“那要钱”。而龚桂花基本没看过电视,从未出外游玩,极少逛街。

  “我想去天河繁华地方逛一下,以前都没怎么去过。”小勇仔喜欢热闹的地方,北京路步行街、上下九步行街他去过,但对天河的印象还停留在很久之前。“看看那里变成什么样子了、有多热闹,看看那些大商场都在卖些什么东西!”

  如此简单的愿望!亲爱的读者,你想帮小勇完成他的愿望吗?如果你愿意,请拨打广州日报报料热线020-81919191与本报联系,让我们一起为小勇组织一次充实而精彩的旅行。

  荔湾区华林街道:

  将为他们办理廉租房

  13日,记者将龚桂花的情况转告荔湾区华林街道办事处,街道办樊主任对此十分感动。“《广州日报》那天登出的照片我也看到了,当时就在想:这位母亲真的很不容易!”樊主任说:“最难得的是,她抱着孩子的笑容是那么的灿烂,给我印象很深。”经过一番摸查,最终确认龚桂花户籍在华林街,但现在并不住在华林街,属于典型的“人户分离”。

  13日上午,华林街的街道办主任樊汉良及分管民政的副主任一起来到人民中路龚桂花的家,给她送上慰问金及礼品。“鉴于她的特殊情况,我们会考虑 ‘特事特办’,尽快给母子俩安排好住房。”樊主任对记者说,根据她现在的经济条件,如果儿子小勇将来考上了大学,还会面临如何筹集大学学费这个难题。“我们到时会考虑发动辖区内的热心人士,一起来帮助他们。”

  母亲 生病 儿子 就读 高考 坚韧 顽强 感人 懂事 大洋网-广州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