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某收费站17个小时内发生65起车辆强行闯关事件

2010-03-31 阅读数 212454

  

监控视频显示:一男子持枪(白圈内)威胁验票员

        一辆疾驰的大货车强行冲出关闭的通行道,在出站后50米左右停了下来,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拿着手枪冲到04号收费亭,冲着收费员吴某叫嚣:“下回要是敢拦,我就打死你!”说完,男子大摇大摆地离开。

  成都绕城高速公路北新收费站,最多一天遭遇400多辆车冲关。站里的收费员因为害怕,50天里有4位员工辞了职。

  威胁

  “以前冲关的大都在晚上,而现在白天冲关也很猖獗。一辆车冲破关卡、无数辆车紧随其后的现象早已是屡见不鲜,最让人担心的是‘遍地开花’——同一时间,很多辆机动车从绕城高速公路不同收费站同时冲出去。”——收费站一收费员
 

  30日早上8时40分,成都绕城高速公路川西片区公司安全办负责人李先生收到一条短信:“北新站新都出口11号道,有货车强行冲关,收费员遭遇持枪威胁,已报案。”他加快脚步往收费亭走去。近段时间以来,闯关的车辆越来越多,从3月29日下午4时到昨日早上9时,短短17个小时之内,该站就发生了65起强行冲关事件。

  持枪闯关不是个案

  早上8时33分,绕城高速公路北新收费站新都出口11号道,有几辆车等待着进入收费站,一辆黑色轿车的司机从收费员小朱的手里接过找补的零钞,收费栏杆同时开启,小轿车驶离收费站,收费栏杆缓缓落下。小朱正准备接待下一位司机时,一辆大货车突然冲到收费栏杆前,被已经落下的栏杆拦住了去路,小朱走出收费亭来到驾驶室前,“你冲啥子?”

  一名彪形大汉从副驾位置跳下来,二话没说,右手伸进斜挎包里,半支手枪露在小朱面前,手无寸铁的小朱条件反射般后退了一步,十几米外的清洁大姐见状吓得连声尖叫:“算了,等他们走!”

  这辆大货车瞬间消失在茫茫车海中,小朱赶紧返回收费亭,向上级汇报并拨打110,为了保证安全,这一道收费亭暂时关闭。110巡警勘察了现场,收费站人员随后到天回镇派出所报警。

  下午1时许,小朱返回了收费站,遭遇了持枪威胁的他还心有余悸,满面通红。“我知道货车想冲关,就出来阻止,没想到他手里有枪。”20岁的小朱已经当了1年半收费员,受过的威胁已经数不过来,但是被人持枪威胁还是头一回。

  根据收费站的监控录像显示,这辆冲关的大货车是黑龙江牌照,而且就在12天之前,这辆大货车还有强行冲关的记录。

  3月18日凌晨6时33分,北新收费站成都出口06号道,一辆疾驰的大货车强行冲出了本已关闭的通行道在出站后50米左右停了下来,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拿着手枪冲到04号收费亭门口,冲着收费员吴某叫嚣道:“下回要是敢阻拦,我就打死你!”说完之后,男子大摇大摆地离开。从录像上来看,这名持枪男子跟昨日早上威胁小朱的是同一个人。

  最多1天400辆冲关

  “光是持枪威胁我们的收费员,一晚上就发生了两次。”昨日中午,绕城高速公路川西片区公司安全办负责人李先生读了一条短信:“接西段监控来电,北新站收费员发卡时发现一辆黑色比亚迪轿车后排有枪,该车已朝三河场方向驶入”

  “车跑了,收费员记下了车牌号,但想要找到这些闯关车很难。”北新收费站肖站长拿出一个登记簿,闯关时间、机动车型号、车辆轴重等信息一应俱全,这密密麻麻四篇纸只是不到一天的记录。细细一数,从3月29日下午4时到3月30日早上9时,17个小时之内,强行闯关的大型货车就有51辆,小轿车也有14辆。

  安全办李先生说,整个成都市绕城高速公路有10座立交桥,30个收费站,而重灾区主要集中在北新收费站、大件收费站和成彭收费站。据北新收费站的统计,一天遭遇65辆车强行冲关并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一天有400多辆车强行冲关。

 

  代价

  “一根栏杆价值600块钱,收费站每天至少有一根报废,被撞坏的还有五六根。我们最近又投入了120万元加强防护设施,收费窗口安了防护网,以减少收费员遭到袭击。”——收费站肖站长

  不堪威胁 50天内4人辞职

  如果按照一辆车缴费500元计算,400多辆车闯关,收费站一天的损失就高达20万,北新站做了统计,每年因为闯关造成的通行费损失高达上亿元,而这笔钱还不包括闯关造成的设备损坏、伤害了工作人员而造成的损失。

  每天至少1根栏杆报废

  收费站肖站长指着栏杆说:“一根栏杆价值600块钱,收费站每天至少有一根报废,被撞坏的还有五六根。我们最近又投入了120万元加强防护设施,收费窗口安了防护网,以减少收费员遭到袭击。”尽管如此,收费员遭到暴力威胁的,机动车强行冲关的事件依旧频频发生。

  肖站长说,稽查、路政、车辆巡查也在加强巡逻力度,一旦发现可疑车辆停在收费站附近就强行驱散,交警、巡逻民警也到收费站蹲点打击,但收到的效果并不太理想。

  50天内有4位员工辞职

  “我们一直强调,收好费当然是首要任务,但我们也强调保护自身安全。公司有硬性要求,女同志在收费的时候遭遇强行冲关的不准出收费亭。”北新收费站肖站长说,公司尽量不安排女同志在夜间收费,夜间收费亭一般配备两名工作人员以便相互有个照应。“安全问题是最让人担忧的,我们一再向工作人员强调,不管遇到什么情况,首先要保证自身安全。”

  截至到昨天,是北新收费站肖站长任职的第50天,他已经在4名员工的辞职报告上签了字。“辞职的员工两男两女,工作时间长的有七八年了,少的也有两三年。”“我们的收费员绝大多数都被威胁过,受了重伤的也有好几个人。”

  前段时间,一名男收费员刚刚将手伸出窗口拿卡,手臂猛遭一击,痛得这名收费员惨叫起来。收费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家里人,家人便强烈要求他辞职。

  利益

  “收费站代表的是企业利益,不是公共利益。偶尔单个的闯关是一种违约行为。如果出现大规模的闯关,侵害的不仅是企业的利益,而且损害了国家的行政管理秩序。使用暴力威胁收费员的行为,特别是持枪威胁,构成刑事犯罪,应该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建平

  可观通行费驱动挡获不易

  为何车都从此闯关?

  川西片区公司专门作了调查:比如一辆从棋盘关出发的40吨大货车开到成都,需要缴纳接近2000元左右的通行费,一旦冲关成功,利益相当可观,而且绕城高速公路收费站出口是长途终点站或者卸货站,一旦冲出绕城收费站,车辆的前方便畅通无阻。而且,三环路很多收费站点都有警察执勤,以至于有些车专门转到绕城高速公路来闯关。

  一位收费员说,以前冲关的大都在晚上,而现在白天冲关行为也很猖獗。一辆车冲破关卡之后,无数辆车紧随其后的现象早已是屡见不鲜,最让人担心的闯关方式是“遍地开花”,同一时间,很多辆机动车从绕城高速公路不同收费站同时冲出去,即使收费员立马报警或向上级部门汇报,闯关车辆被挡获的几率也微乎其微。

  “最重要的原因是对闯关车的打击力度太小。”李先生说,由于收费站工作人员没有处罚权,即使拦下了闯关的司机,也只能按四川境内最远距离补收通行费。而对于有执法权的路政部门来说,对闯关车的罚款力度也只有三至五倍,人数有限的路政人员面对庞大的闯关群体,怎么可能把他们个个都抓住呢?即使闯关车被交警拦下,如果车辆没有超载、超速,交警拿他们也没有办法。

  如何避免冲关行为?

  安全办李先生说,收费站会将冲关车辆的信息传输到四川省高速公路结算中心,中心专门建立了“黑名单”库,进入了“黑名单”的车以后一旦进入高速公路,便会受到收费站的阻止。

  “其实这也就是一种理想状态,实现效率很低,很多闯关的车用的是假牌照,如果不是当场挡获,数据是不能往中心传的。”

  四川大学法学院教授王建平认为收费站代表的是企业利益,不是公共利益。偶尔单个的闯关是一种违约行为,收费站设卡收费,与通行的车辆之间建立了合同关系,通行的车辆有缴费的义务。如果机动车闯关,收费站可以向高速管理方投诉,由执行机构采取行政措施,比如要求补交或者罚款。

  如果出现大规模的闯关,侵害的不仅是企业的利益,而且损害了国家的行政管理秩序。行政机关应采取扣车、罚款等等方式处理。

  使用暴力威胁收费员的行为,特别是持枪威胁,构成刑事犯罪,应该追究当事人刑事责任。

  王建平认为,要打击强行冲关的机动车,需要高速交警和车辆管理机构联合起来加大处罚力度,加强对冲关人员驾车资格和车辆行驶资格的管理。

  成都 凤网社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