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雇凶用硫酸泼前夫 前夫要带面具过一生

2009-12-17 阅读数 461437

  一场“闪电”婚姻后,40岁的高丽认为丈夫欺骗了自己的感情,出价3万元让弟弟高强找人收拾前夫。商议后,几人决定使用毒招“硫酸洗面”。12月15日,高丽、高强及3位帮凶在重庆市五中院出庭受审。

  女子雇人收拾前夫

  2006年11月,高丽和王斌结束了为期两个月的“闪电婚姻”。离婚后,高丽一直认为王斌欺骗了自己的感情,想找机会报复。她将此事告诉弟弟高强,表示愿意出资3万元找人收拾王斌。

  高强联系了贵州的张丰。2008年10月,张丰带着兄弟伙张华来渝。最初,几人商议将王斌骗出殴打,但未成功。随后,几人想出用硫酸毁容,并由高强通过朋友雷京搞到一瓶硫酸。

  11月3日,张丰、张华驾车来到王斌上班的九龙园区恒冠钢材市场。上午7时40分,机会终于来了,二张尾随王斌,在其上厕所时,将硫酸泼向其脸部,随后逃逸。

  检方指控,几人的行为导致王斌面部伤残达六级,右眼失明,已构成故意伤害罪。

  “他骗了我的钱和感情”

  当天庭审中,高丽总是低着头。她称,自己和王斌在2005年7月相识,对方对她展开猛烈的追求。当时她已婚,但王斌锲而不舍,还给她丈夫发短信,离间他们夫妻的感情。最后,她和丈夫离婚嫁给了王斌。

  高丽说,婚后第二天,王斌立刻变了脸,对她婚前支助他的60万元不认账。之后对她态度粗暴,还经常在众人面前侮辱她和她7岁的女儿。“他还曾将其他女人带回来过夜。”高丽称,两个月后,他们离婚了。但王斌继续纠缠,还威胁要找人毁她的容。

  在高强眼里,王斌这个姐夫也不称职。他称,开始听到二姐受欺负,自己还劝解。后来对方更加过分,他才决心教训一下对方。

  法院没有当庭宣判。据悉,王斌已另在九龙坡法院提起民事诉讼,请求赔偿医疗费、残疾赔偿金、续医费等共计54万余元。

  “这辈子我都得戴面具”

  46岁的王斌家住重庆市九龙坡区石坪桥。接受采访时,他戴着丝制面罩,露出的鼻孔上插着两根橡皮管。他说,自己面部有塌陷,必须用管子支撑,“我这辈子可能都要戴面具做人。”

  “如果不碰到她,我可能很幸福!”王斌说,自己跑货运,有辆东风车和一套房子。虽然离过婚,有两个孩子,但日子还过得去。2005年7月,他在打麻将时认识了高丽。当时高在附近做化工生意,做不走,是他帮忙拉业务。不久后,高丽生意好转,开始追求他。

  “她总说我靠得住,有能力。”王斌称,2006年9月,他经不住对方再三追求答应结婚。婚后,他对高丽及其女儿特别好,但发现高丽爱撒谎、喜欢赌博,经常不回家。开始,他认为可以改变对方,但两个月后效果不大,便提出离婚,可对方一直纠缠。

  王斌说,2008年春节,高丽找他复婚,他没干,不久就在小龙坎被人打了。当年10月,高丽再次要求复合,他依然拒绝。随后,对方提出要分手费,他也不同意,“听说她要报复我,我也注意过,但还是中了招。”

  “是他害了我的女儿”

  高丽的门面就在王家附近,店铺约10平方米,主要经营各类油漆。高丽被抓后,62岁的高母接管店铺。“这件事对生意影响大,老客户都走了好多!”高母称,目前店铺只能勉强维持,还欠了不少债。

  “就是他害了我女儿。”对王斌的说法,高母嗤之以鼻。交谈中,她总是称王斌为“开东风的”。高母坦言,前几年,女儿生意好,在杨家坪买了房,还购置了一辆轿车。王斌正是看中这些,才开始追求高丽。

  “我劝过女儿多次,不要相信开东风的,但她就是不听。”高母称,她以前住在大渡口,对高丽夫妇的事不是很清楚。但她经常看见王斌来门面蹭饭吃,还辱骂过高丽。女儿没有撒谎的毛病,脾气也不坏,“不是惹急了,不得做傻事。”(文中人物系化名)

  硫酸 TOM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