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岁女孩开学当天遭叔叔女友硫酸毁容

2008-09-08 阅读数 88835

  这个喜欢跳舞的女孩,也许再也无法自信地跳出优美的舞步……

  9月1日,开学第一天,成为10岁女孩小花一生的噩梦。就在这一天,那个狠心的阿姨将硫酸泼到了她的脸上、身上。毁容,对于一个爱美的女孩子来说,或许是一种最残酷的折磨……9月4日,凶嫌在福州落网。令人惊讶的是,疑犯不仅受过高等教育,还考了雅思,正准备出国留学。

  上学路上突遭可怕袭击

  9月1日13时40分,湖滨北路某小区。因为是开学第一天,小花出门特别早。就在小区的路上,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一个人影突然蹿到小花跟前,没等小花看清对方是谁,一股刺激性极强的喷雾已扑面而来。一阵灼痛后,小花顿时双目如盲。她临危不乱,赶紧打开手中的矿泉水,冲洗双眼。然而,有液体突然从小花脑门上灌下,紧接着,手臂、腹部也被泼了同样的液体。撕心裂肺的痛让小花几乎发不出声来。艰难地睁开双眼,她依稀看到仓皇逃离的身影。她,不是那个漂亮的许阿姨吗?

  无辜孩子被彻底毁容

  此时正是中午,小区里空空荡荡,小花只好自己挣扎着回到所住的楼道。保安见了大吃一惊,赶紧抱她上楼。

  仿佛晴天霹雳,家人们简直不敢相信——此时的小花浑身上下不忍卒睹,就连衣服和红领巾也已完全被腐蚀成了网状。家人赶紧带着小花来到第一医院。经诊断,小花被人泼了浓硫酸;而在此前,对方用来喷她眼睛的则可能是一种“防狼喷剂”。

  因为被泼硫酸后没有紧急冲水,送到医院时,硫酸已和皮肤组织起了化学反应,组织已凝固,小花全身皮肤6%受创,属三度烧伤。而最可怕的是,小花头面部正中全部灼伤;她被彻底毁容了!

  监控录像拍下凶嫌

  经过紧急救援,小花的情况初步稳定。家人决定将她送往北京的医院,做进一步治疗。与此同时,筼筜派出所已紧锣密鼓地展开侦破工作。“此案性质十分恶劣,引起市、区政法委领导高度关注。市委常委、市公安局局长卢士钢,思明公安分局局长侯绿水等亲自过问,指导案件侦办。”警方昨日表示。很快,一个由思明分局副局长黄卫东领衔,思明刑侦大队和筼筜派出所抽调精干警员参加的专案组成立,目标直指小花口中的“许阿姨”。

  在调取了小区监控录像后,民警发现,案发前后“许阿姨”果真在小区进出过;而且,她还随身带着个大行李包。民警迅速赶往“许阿姨”的暂住处及长途车站。然而,嫌疑人一作完案便逃离了厦门。

  疑犯难逃“天罗地网”

  一场紧张的抓捕战役打响了!在市公安局相关部门支持下,专案组调查发现,“许阿姨”已经潜逃到福州地区;而令人担忧的是,她手上还有一张出境通行证。

  9月2日上午,筼筜派出所副所长蔡明上立即会同刑侦大队探员驱车赶往福州;与此同时,其余民警呈请省公安厅边防总队对“许阿姨”出境实施管控,并请福州警方在长乐机场进行布控。然而,两天过去了,嫌疑人却迟迟不见踪影。

  就在这时,守候在松柏车站的民警传来了一条好消息——嫌疑人托厦门的朋友要把她的行李托运到福清。民警守在福清车站,但狡猾的嫌疑人又逃过了一劫——前来取行李的是她的朋友。民警尾随跟踪,来到福清某网吧。终于,刚拿到行李的“许阿姨”无处可逃了。这是9月4日10时,距案发不到72个小时。

  许钰,女,29岁。她的男朋友C先生,是小花的父亲——胡先生的结拜大哥。小花总是亲昵地管许钰叫“阿姨”。许钰说,她是在和C先生谈恋爱后,才知道他不仅结过婚,而且已有小孩的;那时,觉得感情被欺骗的她几乎要崩溃了。在C先生的百般解释下,两人勉强维系着恋人关系,直到今年4月,C先生到湖南做生意,从此音讯全无。许钰求胡先生帮她联系C先生,可胡先生没有答应;她认为胡先生是在帮义兄躲着她,于是怀恨在心,向无辜的孩子伸出了罪恶的手。

  胡先生说,此前许钰就已通过QQ发送信息,恐吓说要让他后悔,可惜当时他没注意。记者昨日电话联系了C先生,他表示心里很乱,不愿接受采访。

  孩子长大才能整容

  在家人眼里,小花漂亮、乖巧,如同一个小天使。昨日下午,本报电话连线尚在北京的胡先生时,他语带哽咽。他说,小花是个可爱的女孩儿,很爱漂亮,还喜欢跳舞。现在,老师和同学们都很想念小花。他专门咨询过韩国的整容专家,专家说,必须待小花长大,皮肤等组织定型了,才能做美容手术。

  29岁的许钰顶着太多的光环。她眉清目秀,从来不乏追求者;她学识过人,不仅受过高等教育,还考了雅思,准备出国留学……

  昨日下午,在厦门市第一看守所,记者见到了神色憔悴的许钰。

  记者:你和C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许钰:我一直没有谈恋爱。在我情绪最低落的时候,他走进了我的生活。

  记者:那时你不知道他结过婚?

  许钰:(情绪激动)不知道!我们恋爱半年后我才知道。

  记者:你们有没有谈到过将来?

  许钰:他说,如果今年能和妻子离婚,就跟我回老家结了婚,然后我再出国……结果,4月他突然消失,我打了无数电话,他先是不接,然后关机,最后干脆换号。那时,我快崩溃了,不知道该怎么办。

  记者:小花管你叫“阿姨”,伤害她,你会难过吗?

  许钰:请不要问这个问题……(沉默)

  (本文受害人、嫌疑人真实姓名均已隐去)(本报记者 黄圣达 通讯员 苏芳)

  女孩 硫酸 毁容 海峡网-厦门日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