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约前夫就餐 饮料中加剧毒欲同归于尽(图)

2008-11-09 阅读数 115632

新华网11月9日报道 “我们两个都要开始过新的生活了,庆祝一下。找个安静的地方吃最后一次饭嘛。”昨天(7日)中午11点过,今年6月第二次离婚的纪洪敏约上了前夫刘光艳,在成都黄田坝黄金路上一家餐馆吃饭,两人频频举杯,当一瓶500毫升的可乐只剩下五分之一时,纪洪敏突然告诉前夫:“我在可乐里放了百草枯!”听到这话,刘光艳把纪洪敏拉着一路飞车到了成飞医院洗胃,随后二人被转往省医院继续抢救。医生称,虽然他们喝了近20毫升百草枯,但毒性经过稀释,加上洗胃及时,两人仍有生还希望。

前妻:生不能一起,死就一起走

“我对不起你,对不起双老。我已经决定今天结束自己的性命,但是我心里还是放不下他,脑子里都是他的影子。以后我的女儿云云就交给你帮我照顾了,你就是她的监护人了。”这是昨天中午12点38分,纪洪敏发给她妹妹的短信“遗书”。

昨天下午1点过,省医院一间3人病房内,纪洪敏和刘光艳躺在两张相邻的病床上,中间隔着一道淡绿色的布帘子。有人将帘子拉开,刘光艳马上示意同事将帘子重新拉上。百草枯是慢性毒药,在饮下的前两三天不会发作,此时两人精神状态都还不错,却是相对无言。

纪洪敏床前有父亲和妹妹照顾着,她含泪向周围的人倾诉:“我为这个家庭付出太多了。我和他生不能在一起,死就一起走。”这些话,一旁的刘光艳都听见了,却没有任何回应。病房里,当事双方的亲友、同事并不交流。更多的人,则是在病房外担心着这两人的生命安危,大家都小心地回避着百草枯之类的话题。

一直跟众人倾诉的纪洪敏表示:“我晓得这个是投毒。”

前夫:事情已发生,我并不恨她

对于昨天发生的事,刘光艳躺在病床上一直不愿意多谈。被问到“恨不恨前妻投毒”时,他闭着双眼平静地说:“我不怪她,也不恨她,没用,事情已经发生了于事无补。我只想把命保住,如果保不住,那就一起死。”

昨天上午11点左右,在黄田坝一建筑工地打工的刘光艳接到纪洪敏的电话后,就开着借来的面包车,载着纪洪敏去吃饭。在黄金路上的一家饭馆坐下后,纪洪敏从包里拿出了一瓶500毫升的可乐。“瓶盖不是密封的,像喝过。”刘光艳回忆说,当纪洪敏倒了两杯出来时,他心里猛然闪过“饮料有没有问题”的念头,还包了一口在嘴里,特意仔细感觉了一下,没有发现异味,才吞下肚。

纪洪敏见前夫喝得这么小心,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怀疑里面有毒?”“我晓得她是在刺激我,她当时的表情就不正常。”刘光艳不想表露出怀疑,又端起了杯子。纪洪敏主动跟他碰杯,两人一饮而尽。

中午12点40分左右,当可乐喝得只剩五分之一时,纪洪敏终于开口告诉刘光艳——可乐中有“百草枯”!刘光艳闻言之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想把纪洪敏拉上车往医院赶,“可她死活不去,还说愿意就这样死了。”刘光艳借口说要先将车还回工地,不让纪洪敏下车。随后,他把油门往死里踩,将车开到了成飞医院。

下午1点左右,两人洗了胃,又被120救护车送到了省医院继续抢救。

幕后故事:复婚又离婚曾是恩爱夫妻

  刘纪二人今年同是36岁,1992年结婚,1994年生下女儿。按纪洪敏的说法,刘光艳的父母不高兴她生了个女儿,1996年时她和丈夫离了婚,女儿留在了丈夫家里。

  “半年后,他姐找到我说,其实他心里还爱着我,希望我们能和好。”纪洪敏说,想着自己确实还爱着刘,加上女儿还这么小,1997年,两人又复了婚,但婆媳关系仍然紧张。“他就听他妈的,一点都不为我想。”纪洪敏和公婆的关系一直没有得到缓解,和丈夫也经常为此吵架,两人今年6月再次离婚。

  纪洪敏说,她曾对女儿云云(化名)说:“妈妈这辈子很失败,这么辛苦却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家。”

  对于下毒的原因,她说,一直想等女儿长大一些,就和刘光艳一起离开人世。昨天,她买了50毫升的“百草枯”,倒了20毫升在500毫升的可乐里,然后约前夫刘光艳一起吃饭。

  据省医院医生介绍,一般百草枯的致命剂量是5毫升。

  警方介入:找到毒可乐她有投毒嫌疑

  昨日下午,文家场派出所民警赶到医院调查情况,表示纪洪敏有“投毒的嫌疑”。由于瓶内还剩下五分之一的有毒可乐,如果被人饮用将不堪设想,刘光艳靠记忆给警方画了路线图。昨日下午5时许,警方已经找到关键物证——被纪随手扔在一个垃圾桶里的可乐瓶。此事正由金泉派出所作进一步调查。

  对此,四川铸信律师事务所律师彭彩明说,按纪洪敏所述,她已涉嫌构成故意伤害。如毒药达到致死量,应涉嫌故意杀人。本人痊愈后,应该承担相应的刑事责任。

  专家:感情遇挫需正面引导

  针对此事,高级心理咨询师赵晓玲分析,按照纪洪敏所说的情况,家庭的矛盾在于婆婆对儿子、妻子对老公的“控制权”上,如果儿子不能正确处理婆媳矛盾,就会造成严重后果。她建议,这种情况首先需要夫妻之间沟通,要保证对长辈的足够尊重。其次,当一个女人遇到感情纠葛,而又走不出来的时候,千万不要做重大决定,最好找专家或者是亲友倾诉、宣泄,由此在感情上得到正面引导。

  最新进展

  农药被稀释仍有生还希望

  昨晚十点,记者再次来到省医院,纪刘两人刚刚做完了血液透析,纪的家人也在帮着照顾刘光艳。而刘光艳的父亲和姐姐,下午到医院看望过他就离开了,没有跟纪洪敏说过话。

不过,纪洪敏说,晚上趁大家出去吃饭,刘光艳与她聊了两句:“他问我找男朋友没有,还叫我以后找个好点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她说这些话时,脸上还有淡淡笑容。但她刚得知,14岁的女儿这两天正在考试,她说,如果知道,就不会选在今天来做这件事了。目前,云云尚被蒙在鼓里。

  医生说,虽然现在两人精神尚好,但毒性会在服药后3、4天发作。按照计算,纪刘二人喝下了近20毫升的百草枯,但由于被可乐稀释过,又没有喝完,加上洗胃较为及时,医生表示,还是有生还的希望。

  投毒 前夫 新华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