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户奶农否认向鲜奶掺杂三聚氰胺

2008-09-16 阅读数 124264

  “肾结石婴儿”事件发生后,石家庄三鹿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三鹿集团)对外宣称:“由于不法奶农为获取更多的利润向鲜牛奶中掺入三聚氰胺。”但随后,就有业内专家对此表示质疑。《财经》记者采访了当地部分奶农,也发现一些疑点。

  9月13日清晨,记者来到了位于石家庄市西南的鹿泉市铜冶镇,这是河北省最早的建制镇之一,亦为三鹿集团的奶源基地。一进入铜冶镇辖下的南铜冶村,一股牛粪味道扑鼻而来。在这里,大量村民为供应鲜奶给三鹿集团的奶农。

  在一户村民家中,记者见到了奶农老李。对于三鹿集团的说法,老李表示愤慨和不可思议。“我们从来没有往奶里加过东西。都在专门的挤奶厅挤奶,有公司的人在场,我们把牛赶过去,挤完了就走。”他说。

  当时,老李正好要赶一批牛去挤奶,记者便随同观看了挤奶的过程。

  挤奶厅是一间砖砌的大平房。奶牛被赶进挤奶厅之后,便面朝墙挨个排列,由奶农和挤奶厅的工作人员清洗乳房。然后,奶农将一根专用管套在奶牛乳房上,奶水自动顺着管子流进一个吊着的大瓶。挤完后,各个大瓶中的牛奶会再顺着管道从大厅汇集到另一小房间中的金属储奶罐。整个“挤”的过程由机械自动完成。在挤奶过程中,奶农只与奶牛接触,并无机会接触鲜奶。

  挤奶厅的几位工作人员介绍,他们会逐户检测收上的鲜奶,主要看抗生素等指标是否超标。金属储奶罐装满后,便会被运送到公司的基地。

  老李告诉记者,他们每天早中晚挤三次奶,牛奶卖给公司,都是由公司分级、定价。这几天还有奶因“不合格”而被退回来。“当初拉走的时候,说合格。现在又说不合格……我们被害惨了。”

  另一户向三鹿集团供奶的奶农也表示,他们从来没有向鲜奶中添加过任何东西。

  据了解,三鹿集团的奶源结构并不单纯。在奶农和三鹿集团之间,技术服务站、收奶员、挤奶厅等中间环节,但具体运作模式,各地并不相同。记者了解到,在部分地区,收奶员为三鹿集团直接招聘。另据当地人士透露,有的地区,奶源则主要来自奶农中的大户,而有些大户,本身亦兼有收奶职能。除了通过收奶员向奶农直接收购,三鹿的奶源还有很大部分来自集团下属的奶场,这部分奶源则由三鹿专门的技术人员和管理人员负责。

  三鹿集团绝大部分奶粉工厂在河北境内或者河北周边省份,另有少数工厂分布在其他地区。受污染奶粉具体出自哪些批次,由哪些工厂负责生产,三鹿方面并未透露。

  根据《三鹿人成功之路》(该书由三鹿集团董事长兼总经理田文华任编委会主任)介绍,近年来三鹿集团探索出了“四统一分一集中”集约化奶牛饲养的发展路子,即统一领导、统一规划、统一管理、统一服务、分户饲养、集中机械化挤奶。其具体又有奶牛场、集约化奶牛饲养小区等多种形式。

  三鹿集团会在养殖区建立技术服务站,同时派出驻站员,监督检查饲养环境、挤奶设施卫生、挤奶工艺程序的落实。挤奶所用的主要设备都由三鹿集团提供。奶农则各自养牛,并定期到挤奶厅进行机械化挤奶。

  如果这套严密的模式得到真正落实,奶农个人很难获得机会向鲜奶中添加三聚氰胺。

  三鹿 挤奶 鲜奶 生意社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