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旅馆性爱被偷拍

2008-06-24 阅读数 170742

夫妻在旅馆性爱过程被偷拍上传网络

阿雷提供的视频截图

  6月6日晚,佛山乐平镇打工仔阿雷(化名)在宿舍里从网上下载色情视频观看,不想竟遭迎头痛击:片中场面分明是3年前的一天晚上他和老婆在番禺钟村某旅馆欢爱的情形。此后,他深陷屈辱、恐惧和愤怒中,当他重返番禺证实旅店就是他曾住过的且是片中旅店时,一度有“炸掉这无良的旅馆”的冲动,终因怕殃及无辜而打消这一念头。精神几近崩溃的他,如今不知如何通过合法途径惩罚偷拍并将视频散布到网上的人。

受害者阿雷的话——

  “画面一开始,是电视机一角和一张床,声音竟像是妻子的,还有我们的对话,随后就是一个下身赤裸的女子。”

  “我甚至想,为什么拍到的是老婆的脸,而不是我的脸。男人还好,但女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我甚至庆幸,幸亏老婆没看到这片子。如果老婆看到了,绝对接受不了,我就怕导致家庭破裂。”

  “或许警方能根据片子上的画面确认地点,但是毕竟是3年前的了,而且我一个打工仔,也不敢轻易在当地报警。即便我的冤屈不能伸张,也希望用我的遭遇提醒所有人,住旅馆时一定要小心中招。”

看片人竟是片中人

“片子里的人就是我和老婆”

  今年28岁的阿雷是江西人,在佛山市乐平镇一陶瓷厂打工5年,2005年与湖南女子阿青(化名)结婚,后育一子。今年6月6日晚7时的看“A片”(色情视频)经历几乎改变了他的生活。

  “工作之余,同事们有时在宿舍上网,下载‘A片’看,那天他们让我看看。”数日前,阿雷告诉记者,“出于无聊,我让同事教我怎样在网上看片,没想到几分钟后我就尝到了平生没有过的耻辱。”

  阿雷称,当时电脑上已经下载了好几段色情视频,他刚点开第一段,就听出片中的声音很熟悉。“画面一开始,是电视机一角和一张床,声音竟像是妻子的,还有我们的对话,随后就是一个下身赤裸的女子。”阿彬回忆说,当时他就头脑发懵,但还是告诉自己“这是不可能的”。然而在随后的画面中,女子脱下的红色上衣正是他妻子以前穿过的,而从该女子的身材看,就是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妻子,接下来的画面中,躺在床上的那名男子不是他又是谁?

  “脑子就像受了雷击一样,感觉大难临头!”阿雷说,当片子播放到6分钟时,他的“万一不是”的希望被击碎。“随着画面中男女的姿势变换,我看到了我老婆的脸!”阿雷痛苦地说,他担心自己当时“脑子不是很清醒”,将片长12分11秒的视频反覆看了3遍,“直到我百分之百确信,片子里的人就是我和我老婆”。

  阿雷说,片中始终没有他的面部,但老婆的面貌及性爱过程却一览无遗,这些发生于3年前他与老婆在番禺区钟村镇钟一村一家旅馆的那一夜。

  阿雷下载并保存了该片,在他出示的片中,影、声都清晰可辨。

旅馆一夜竟成“A片”

“红色的外套正是老婆的”

  这段视频是如何被拍下的呢?“我和老婆从结婚到现在只住过两次旅馆,都是在番禺。”阿雷告诉记者,2005年8月,老婆到番禺一家电子厂打工,他则在佛山。“2005年8月到10月间,我两次到番禺看老婆,都是在当地旅馆过夜。”10月份后,老婆就来到佛山打工,“厂里给我们分了宿舍,再也没有出去过”。

  “打工仔怎么舍得住好酒店?只能选择顶便宜的住。”阿雷回忆自己与老婆住旅馆的情形,“第一家旅馆房费是30元,第二家旅馆是40元,因为有电视机。”而片子的房间中就有一台电视机。

  “我记得电视机上还有一个花瓶,房里那张靠墙的大床铺的是条纹床单……”阿雷说,“除此之外,片中的女子穿的红色外套、粉红色的内衣,正是老婆当天晚上穿的……”这些让阿雷认定自己与老婆被偷拍的地点就是番禺区钟村镇钟一村市场对面那家×兴旅店。

重返旅馆难寻证据

“那家龌龊的旅馆就是×兴旅店”

  “6月6日我就请了假,坐车到番禺去求证到底是不是那家旅馆。”阿雷说,在看片后,他先后两次到×兴旅店调查,“现在我百分之百地确定,偷拍我们做爱场面的那家龌龊的旅馆就是×兴旅店。”

  “房间里没有电视机的那家旅馆很快就被我否定了。”回忆起调查的情形,阿雷说,在×兴旅店,他将所见的场景和片中的场景及记忆中的对上了号。

  “那个50多岁的老板娘,3年前就是她领我们上楼开房的,是207房还是307房我记不得了,但是非此即彼。那个保安,3年前他就在……3年前我登记用的是假名‘朱北方’,这次我也是用这个假名,老板娘和3年前一样,没有向我索要身份证就登记开房了。”阿雷说,但是重返这里后他搜遍了房间,都没有发现偷拍设备。“或许是我不够专业,或许是旅店把设备拆除了,但总而言之,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我和老婆一定是在这里被偷拍的,错不了!”

保安还是那个保安

“他很有兴趣想留下我的电话”

  阿雷告诉记者,他第二次去×兴旅店求证,与3年前曾见过的保安有过一番交涉。“我跟保安交谈,假装要买偷拍的录像,还指明要那种在旅馆房间里偷拍的,保安一听就很有兴趣,他没明说在旅馆能弄到,但是想留下我的电话。当时,旅馆的老板、一个中年男子,正躺在一旁睡觉,他坐起来问‘这是不是很赚钱’。”阿雷说,他考虑到这种交涉可能犯法,就没有再联络,但他记下了旅馆保安的电话号码。

  一名专业人士告诉记者,这段视频像素不高,应该是用廉价的针孔摄像头之类的偷拍仪器所摄,这类仪器直径以毫米计,不注意根本发现不了。隐蔽针孔摄像头之类的偷拍工具,往往只需要在墙体上凿开一个小洞,或用电视机的塑料外壳等物体做掩体就可以办到。

精神受创想要报复

“买两罐汽油夜里去把它点了”

  阿雷告诉记者,从6月6日至今,十来天过去了,他的精神受了重创,整个人陷入屈辱和绝望中。“我甚至想,为什么拍到的是老婆的脸,而不是我的脸。男人还好,但女人根本无法接受这样的事。我甚至庆幸,幸亏老婆没看到这片子。”阿雷说,“如果老婆看到了,绝对接受不了,我就怕导致家庭破裂。”

  “宿舍里看的片子多数来自网上,可能这片子已不知被多少人看过了!”阿雷说,他每天都会想到这件事,被折磨得几乎精神错乱。“觉得不安全,非常害怕,害怕别人知道,害怕妻子知道。”他找了公司的心理咨询师,但是没有多大帮助。“为了请假去番禺求证,我不得不将事情告诉厂里的领导,此外除了告诉你们(记者),就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了,我的舍友、朋友都不知道,我一说出去就会再也抬不起头了。”

  “我认真考虑过,买两罐汽油,夜里去,把它点了。哪怕是采用最残忍的手段,我也恨不得让这旅店在世界上消失。”阿雷告诉记者,在找到罪魁祸首后,他心中一度想报复,但怕殃及无辜,他最终放弃了烧店的打算。

  “或许警方能根据片子上的画面确认地点,但是毕竟是3年前的了,而且我一个打工仔,也不敢轻易在当地报警。即便我的冤屈不能伸张,也希望用我的遭遇提醒所有人,住旅馆时一定要小心中招。”阿雷说,现在他苦于找不到具体的证据,而自己又是打工仔,不知道如何通过正当的手段惩罚罪魁祸首。

律师呼吁完善法律

“偷拍者侵害当事人的隐私权”

  前天,记者就阿雷的遭遇采访了省人大代表、广东知名律师朱列玉。朱律师极为震惊,他说:“这种现象太令人不安和恐怖了,希望政府和有关部门给予高度重视!”

  朱律师称,在此事件中,偷拍者、传播网站都明显违法,而与此相关的旅店也要承担法律责任,“偷拍者侵害了当事人的隐私权,而网站则构成了非法传播淫秽物品罪”。对于侵害隐私权的行为,朱律师表示,伴随着隐蔽拍摄、监控拍摄的普及及其技术的不断进步,这类现象越来越泛滥。“就算是人赃并获,但现行的法律却多仅仅进行罚款处罚,而且数额不大,这就大大降低了违法者的违法成本”。

  朱律师表示,如今在我们生活的公共环境中,大量的监控设备无处不在,“但是这些监控设备的安装、使用及影像的监管却没有法律进行规范,这也给公民的隐私权造成了很大威胁”。朱律师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完善相关的法律法规。

新快报记者 百川 实习生 王炳晖 陈彬
 

夫妻在旅馆性爱过程被偷拍上传网络 受害者报警求助

207房的摆设与3年前阿雷夫妇所住时几无差别。

阿雷所指曾遭人偷拍的×兴旅店位于一处繁华路口。

  在番禺某旅馆欢爱遭人偷拍并被制成视频流传网络,佛山打工仔阿雷(化名)夫妇的遭遇经本报报道后,腾讯、新浪、搜狐三大网站均在显著位置转载,网友展开有关秘密拍摄设备规范与隐私权的讨论。在记者的劝说下,阿雷于前晚向番禺警方求助,警方已展开调查。在阿雷的指引下,记者前往番禺钟村镇钟一村,并入住×兴旅店暗访,试图搜到证据为阿雷讨一个公道。“已经注定我的生活会产生不可弥补的裂痕,并将持续一生。”阿雷向记者表示,目前他最希望警方帮自己找到证据,将无良旅馆告上法庭。

网友一致谴责偷拍

“这种行为属于特别严重的犯罪”

  截至昨晚8时,腾讯、新浪、搜狐等门户网站上,关于阿雷夫妇欢爱遭偷拍的留言各有数万条,网友纷纷表示愤慨及对偷拍者的谴责。“真缺德!”“无论拍摄者还是传播者,都应该受到法律的严惩。”网友们留言表示,“我就看过那个视频,想想自己也常住旅馆,说不定都被拍过……”

  腾讯网友“草上飞”说:“是该立法了!这种行为属于特别严重的犯罪,严重侵犯了受害人的名誉权和隐私权,不亚于强奸犯罪,理应超越传统的法律界限,对罪犯实行特别的严惩……另外,此种视频为何得以在网上流传?对监管部门和提供视频服务的网站也要追究责任……”

  对于廉价旅馆,大家在论坛上相互告诫不要住。有网友说:“看来住旅馆要小心了,说不定哪天就看到自己的‘精彩表演’。”更有网友表示,自己住旅馆会带上电子狗(专门检测隐蔽电子设备的仪器),以防“中招”。有网友说:“(住旅馆被偷拍)也不新鲜了,一定要选择正规的旅店才行!”

  更多人对社会的安全感缺失表示忧虑,有人致电记者说:“不敢相信有这种事,简直太可怕了!”

“K.MOLKA.COM”网址

“不知道(视频)是否先放这个网站”

  昨天,根据阿雷提供的欢爱视频,记者发现,该视频下方标注有一个“K.MOLKA.COM”网址,阿雷的工友刘某证实该视频就是从该网站下载的。记者打开该网站后,发现页面内容全是韩文,挂有一些艳照。但记者在该网站上寻找多时,却没有找到相关视频。

  一名网络界人士表示:“国内也有一些人专门从事偷拍行当,再卖给淫秽网站或光碟制作者传播,流毒无穷。一家旅店中被偷拍下的一段视频,可能经此过程后有无数人看到。”

  阿雷表示,他曾想过通过网站追踪到拍摄者,但是难度太大了。“不知道(视频)是不是最先放在这个网站上的,几乎无从查起。”对此,网络界人士表示,不少淫秽网站都在国外建立服务器,再通过国内的代理、地下广告等途径传播,使得公安部门不容易打击。除非能找到拍摄视频的始作俑者,才算是掐住源头,否则,在网上追踪难度太大。

阿雷想要讨回公道

“无论如何会把那家旅店告上法庭”

  昨日下午,阿雷打电话告诉记者,他已回到厂里,处理积压了一段日子的工作。“忙得焦头烂额,心情照样是低落的……”阿雷说,他希望警方寻到证据,“还我一个公道,不然永远睡不安枕。但我无论如何会把那家旅店告上法庭!”

  阿雷激烈的状态不禁让记者为他担心,当问他能否走出这段阴影时,他说:“这件事确实将给我留下一生的阴影,即使将无良旅馆绳之以法,我的心里一样很难受。”

  阿雷表示,虽然明知道此事被媒体报道后会影响自己的生活,但是他依然同意并坚持要报道。“希望我的遭遇能提醒所有人,不要有人再受到同样的伤害!”他说,现在只希望他老婆不要知道这件事,以致造成无法弥补的后果。

记者劝说阿雷报警

“这一点让我觉得有一丝希望”

  在旅店取证无果后,记者劝说阿雷迅速到当地派出所报案。阿雷却表示他对报案有顾虑。“目前没有搜到什么证据,3年前的视频我拿出去,警察怎么取证我心里又没有底,旅店方面肯定会推得一干二净。”阿雷说,他一直处于这种有冤难伸的心态中,并且担心受到什么报复,也怕事情被公开。

  经记者再三劝说,阿雷终于打消顾虑,于前晚11时20分,鼓起勇气到钟村派出所报案。

  面对警察的询问,阿雷开始一言不发,在将那段视频交给警察时,他对记者说:“这是我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希望警察能查个水落石出。”

  昨日凌晨3时,阿雷返回佛山。他在电话中对记者说,警方对他进行问讯后,表示最近几天将会再找他做进一步调查,会尽快处理此案。“这一点,让我觉得有一丝希望!”他说。

专家分析阿雷心理

“倾诉和报警对情绪释放很关键”

  在了解阿雷的遭遇后,广州知名心理学专家晏然表示,阿雷目前的极端情绪,包括愤怒、屈辱等,都是可以理解的,假如阿雷继续处于这种耻辱、不安全等极端负面的情绪中,有可能带来其它精神上的疾病,出现严重的心理问题。

  对于阿雷“曾想去烧掉旅馆”的动因,晏然表示这是一种应激反应,“好在目前没有做出犯罪举动,但是这种报复心理不见得已经完全排除,应该加以适当的心理疏导、自我调适”。

  对于阿雷受到伤害后选择找到记者并勇敢说出自己的不幸遭遇,晏然说:“这是情绪释放很关键的第一步,至少不是再一个人闷在心里,否则我几乎敢肯定他会患心理疾病!而他最终找警察报案,这是情绪释放更要紧的一步,也是一种正面的积极态度,表示他乐意从法律途径解决问题。这对他今后走出这段阴影是有好处的。”

受害者阿雷的话:

  “希望警方寻到证据,还我一个公道,不然永远睡不安枕。但我无论如何会把那家旅店告上法庭!”

  “这件事确实将给我留下一生的阴影,即使将无良旅馆绳之以法,我的心里一样很难受。”

记者暗访涉嫌偷拍旅店

  为了寻找能证明阿雷夫妇被偷拍的线索,记者在阿雷的指引下来到为于番禺钟村镇的×兴旅店……

服务员说旅店变化

“现在整个酒店都装了监控摄像头”

  前晚8时,记者随阿雷来到番禺钟村镇钟一村,在嘉胜路一处繁华路口找到了阿雷所指曾遭人偷拍的“×兴旅店”。随后记者登记入店,进入阿雷声称曾住过的207房。

  该旅店共4层,从普通房到所 谓的豪华房近20间,最便宜的单人房30元一晚,最贵的70元一晚。207房是普通单人房,35元一晚。记者了解到,该旅店经营已经有5年,有正规牌照。在登记时,一个较胖的服务员告诉记者,该旅店在一年前曾装修过,条件差一点,一般服务对象是外来工,但绝对安全,“因为现在整个酒店都装了监控摄像头”。

  207房的摆设很简单,在不到10平方米的房内,除一张双人床外,只有吊扇及一台14英寸的电视机。房顶三面墙体打通,装有10厘米高的玻璃,隔音效果很差,屋内任何声响外面都能听见。

  记者用事先带来的摄像机,按照被偷拍的视频角度进行比对。此时记者惊讶地发现,除床上被子及床单不同外,现场可见的角度与阿雷夫妇欢爱视频中的角度几乎完全相同。该旅店一女服务员告诉记者,一年前装修后,除地板和床上用品换了外,其余基本没变。

  记者一行在房中几番搜索,在墙角、电视机、风扇等处仔细寻找,但没有找到任何摄像装置。

旅店保安应对买片

“真想要的话也可能弄到的啦”

  阿雷在苦寻证据不获的情况下,曾为了“引蛇出洞”,与该旅馆一名保安交涉,假意要买一些偷拍的欢爱视频。前日记者也曾与阿雷所指的保安电话联系,该保安态度谨慎之中有些暧昧,他没明确表示有偷拍的视频,但是又问记者:“要多少?怎么交易?”还鼓励记者亲自去“拿货”,并答应见面详谈。

  前晚11时,记者在该旅店外面见到了之前与记者通话并声称“看看能否帮忙搞到货”的保安周某。周某40多岁,自称来自湖南。当记者再次希望以1000元买到“原始A片”时,周某思索片刻后说:“现在没货了。”对于旅店里是否有偷拍房客的现象,周某时而否认,时而表示“真想要的话也可能弄到的啦”。在记者一再追问时,周某似乎觉察到什么,立即说:“现在我们老板在酒店中到处都装了摄像头,根本无法弄到。”随即离开记者。

新快报记者 百川 小陌 实习生 王炳晖 陈彬

 

C 

桑拿沐浴场所老板称暗装摄像头已成行规

  佛山打工仔阿雷(化名)夫妇在番禺某旅馆欢爱遭人偷拍并被制成视频流传网络。在记者的劝说下,6月20日晚,阿雷向钟村派出所报案。然而昨日上午,阿雷却致电本报记者,称由于专案组看过视频后,向他提出诸多疑点,目前他已向派出所撤案了。在经过了半天的痛苦挣扎后,昨日下午,阿雷再次向记者发来短信,坚定地称视频中的人物是他们夫妻,并再次表示“一定会把这事情弄个水落石出”。

番禺警方成立专案组

  昨天凌晨,阿雷向记者发来短息:“好消息,警方调查结果出来了,那段视频拍摄的不是我。先要感谢番禺公安警官同志们,是他们精明地分析细节,让我现在确定那段视频不是我的;现在我的心情既轻松又惭愧!因为我消耗了国家的警力。”

  阿雷在手机短消息里还称:“旅店好像要反过来告我们……在派出所他们还给我买了饭,还送我回厂,(记者)帮我说些好话,明天还旅店一个清白,免得人家告我!”

  在就给记者发完信息后,昨日早上8时,阿雷再次致电本报记者,称此事经本报报道后,番禺警方非常重视,成立了专案组来侦查此案。“番禺分局派过来的专案组找我核实情况,向我要了我老婆的照片并在宿舍看了那段视频后,提出了很多质疑,称要找专家来鉴定此事。”阿雷说。

“专家称视频里有日语”

  然而专家的鉴定结果却令阿雷不知所措,“他们提出疑点,说视频里的男人很胖,我没那么胖,又说视频里的声音是日语,不是汉语,搞得我心里直打鼓,也开始怀疑视频里的人物不是我们夫妻。”阿雷说,他最想要的就是这个结果,如果证实视频里的人物不是他们夫妻,他就可以安心工作了,心理阴影就没有了。

  阿雷告诉记者,公安专案组找他谈话后,他就于昨日凌晨向派出所提出了撤案。然而就在他撤案的同时,×兴旅店三个男子来到派出所,“我都还没离开派出所,旅店方面就派了三个人到派出所,说我诬蔑他们,并扬言要告到法院。”

  阿雷称,撤案的原因是“觉得警方不可能找到证据,而我也没有更多的时间去耗着,因为这样下去我来之不易的工作也会丢了。”

“不是日语而是湖南话”

  昨日下午,记者驱车来到阿雷打工的地方——佛山乐平镇。但整整一个下午,由于番禺警方在阿雷的宿舍进行调查,记者未能与阿雷碰面。在与记者的多次电话通话中,阿雷从开始的摇摆不定,到最后语气坚定地对记者称,“我不再妥协了,我一定要和警方配合把这事弄个水落石出。”

  在电话里,阿雷对记者称,“我现在90%肯定视频里的就是我和我老婆,警察说视频里的男人很胖,而我没那么胖,后来我才知道视频里拍出来的人是比较胖的;我说做爱的动作是我和我老婆才做的,警察说现在很多人做爱都用这个动作;警察说视频里的声音是日语,可我却听到那是我老婆的湖南口音;此外,我还肯定那件红色的上衣是我老婆的。”阿雷告诉记者,开始的时候公安专案组在向他提出很多疑问时,他也曾怀疑过自己当初的认定,“但等我反应过来后,我却更坚定了我的想法。”

  随后,阿雷连续向记者发来短信,称本打算放弃追究旅店责任,“但由于受旅店老板逼迫,我一定会坚定自己的立场,我可以很肯定说,那段视频是我的。”

  昨天下午,番禺警方再次派人对阿雷提供的视频展开调查。据阿雷称,警方已询问了当时下载该视频的工友,并带走了电脑。阿雷昨天还告诉记者,他在本月13日已把事情告诉了他家中的妻子,“当时我要妻子把照片寄来,才向妻子说明有这事的,但我要我老婆保持沉默。”

  “夫妻住旅店性生活竟被偷拍上网”经本报报道后,众多市民对如何保护好自己的隐私表示了极大关注。昨天,广州某大型桑拿中心老板看到报道后告诉本报记者,在广州的一些桑拿沐浴场所,监控摄像头其实是无所不在的,“有些场所甚至在沐浴室、桑拿房都安装了高清晰摄像头,只是因为隐蔽性强没有被人发现而已。”该老板透露,这种现象在深圳桑拿沐浴场所是最多的。

“暗装摄像头成行规”

  今年40多岁的老板王刚(化名)已在广东投资了多家大型桑拿沐浴场所。不久前,他在新开业的广州某大型桑拿场所又增安装了30多个监控摄像头,这样他这个近万平方米的桑拿中心的摄像头达到100个了。

  “看了你们报道的夫妻遭偷拍的新闻很不是滋味,但现实中有很多人都会被偷拍。”昨天,王老板在与记者交流中,对于“夫妻被偷拍”事件显得不屑一顾,“像桑拿沐浴场所中的人,又有谁没有被人拍到不该拍的行为呢?”王老板称,如今包括广州在内,几乎全国所有类似桑拿沐浴等敏感场所,都在大量使用监控设备,而这些大部分是有关部门出于治安和消防要求而安装的,“像广州就要求我们每100平方米就要安装一个摄像头。”

  “其实作为正规场所的老板,大多数是不愿意这样做的。”王刚称,因为在现实中很多顾客发现有摄像头时,都会提出抗议甚至不再光顾,这也在很大程度了影响了经营,正因为这样,很多场所不得不在隐蔽的地方安装或选择诸如针孔摄像头之类的设备,“而这一点,在业内早就是公开的秘密了。”

“录像缺乏有效监管”

  “我就知道在广州个别大型桑拿沐浴场所的沐浴室、桑拿房中,一些老板也装上了摄像头。”在与记者谈到“客人隐私曝光的程度有多大时”,王刚毫不掩饰地对记者说,“这些场所在沐浴室、桑拿房中安装的摄像头绝对是非常隐蔽,一般人根本无法知晓,而在这种情况之下个人的一切隐私都一览无遗。”王刚称,这种现象在广州目前还较少,但深圳比较多。

  对于技术越来越先进、种类越来越多样的公共场所监控手段,王老板像许多市民一样,希望相关部门能加强监管。

  “现在包括桑拿沐浴场所的监控设备,只要安装前向相关部门备案就可以了,但事后的监管简直就是一片空白。”王老板称,至于监控设备在什么情形下可以用,在什么场景下可以安装,却没有更多的规定和监督,“而更让我担心的是,这些收集到的录像却缺乏有效监管,一切都是由单位或老板自行掌控。”

  “我们只是在相关场所出现治安和刑事等案件时,才提取相关录像,平时一切都是由企业和单位自行保管。”广州市公安局某派出所负责人对记者称,“相信一般人是不敢将他人的敏感录像泄露出去的,因为那样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新快报 记者 百川 文和 实习生 陈彬

  A片 偷拍 犯罪 羊城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