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允许王蒙称曹雪芹是同性恋

2008-07-07 阅读数 355621

  王蒙红学新著日前出版,他认为曹雪芹对少女琐屑心理的细腻描写,是世界上很多著名作家都无法做到的,由此导致他对曹雪芹性心理的思忖,“莫非他有同性恋倾向?”(7月7日《京华时报》)

  不久前,也就是4月1日,《现代快报》有报道说,李清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中南大学教授杨雨在新作《莫道不销魂——杨雨解秘李清照》中,却完全颠覆了人们心中那个“不食人间烟火”的李清照形象:李清照虽然长得漂亮又有才,但也有很多“劣行”,比如好赌、好酒、好色。

  王蒙与杨教授的解读,常人容易理解为:故作惊人之论、只为出惊人之语。面对“好赌、好酒、好色”的李清照、“同性恋”的曹雪芹,公众似乎很生气,愤怒的口水突然就出来了。记得当初骂杨教授的人非常多;这次骂王蒙的尽管依旧比较多,但口水喷洒的同时,也有人对王蒙的说法可以不赞同但也不谩骂。不少网友说,“王蒙不过是猜测的说法,觉得这个不是对曹雪芹的不尊不敬。当然,能写的这么细腻,让整本书都脂粉味极浓,妇女能占多半书,也说明了曹雪芹却非一般男子我觉得王蒙说得很有道理,我读《红楼梦》的时候,也容易产生了同样的想法呢!”“那些骂王蒙的,有几个认真读过《红楼梦》?”

  历史是什么样子的?“所谓对其本国已往历史略有所知者,尤必附随一种对其本国已往历史之温情与敬意。”(钱穆)。是的,而解读历史,“百花齐放”,可能看问题会更全面。我们完全允许各种不同的声音。当然,也可以将王蒙杨教授理解为“哗众取宠”。毕竟,说不同之音,也是需要付出勇气和代价的。

  解读历史,讲述学问,时常会引起谩骂与骚动,在“温情与敬意”的背后,受社会大文化背景的浮躁之风的弥漫,人们的心变“硬”了。甚至只要是“奇怪”的解说,本着对历史大传统的“敬意”,人们就觉得不合时宜。大众的审美,受传统文化的影响之深,有时候根深蒂固的保守基本上不愿意听到对历史流传下来的异同声音。比如,北大学者李零的《丧家狗——我读〈论语〉》,一出来就狠遭炮轰。但事到现在,就有人冷静的阅读到,孔子也曾饱受白眼遭遇凌辱,可以理解为丧家狗。李零的重新解读,只是打破了人们对孔子的顶礼膜拜,也未必就有何不妥。

  再者,试问什么是真正的历史。估计这个问题一出,那些谩骂的人或许也会哑然。古代的御用文人,写下那么多“史记”可能流传下来也会让后人觉得那是“历史”;民间野史流传下来可能后人会津津乐道去品味着,觉得那是“历史”;等等,历史是个多棱镜,充满着丰富的神秘色彩。李清照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读“凄凄惨惨戚戚”后,就觉察出她真的完美无暇?曹雪芹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谁解其中味”?谁敢打包票说他不是同性恋呢!王蒙说他可能是同性恋,并没有从律法上侵犯了曹雪芹什么权利。尊重他人对历史猜测的话语,“百家争鸣”的多重解读,可能是打破传统垄断式的历史常识意识的最好方式,更是让我们后人更清楚去接近、认识历史真相的非常好的一种方法。关键这还是我们的社会、文化成熟的一种标志,好的是,这次王蒙出“奇言”,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冷静的去面对了。

  曹雪芹 王蒙 江苏都市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