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回湘,她为何放弃百万年薪做“阿姨”

2023-05-11 阅读数 45929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吴雯倩

每年的“工作潮”一浪高过一浪,总被称为“工作最难找的一年”。在2023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城镇新增就业预期目标上调为“1200万人左右”,需要在城镇就业的新成长劳动力达到1662万人,高校毕业生规模将达到1158万人,创近年新高。

  面对激烈的就业竞争,家长们想给子女规划一个好前程,不少家长选择将孩子送出国留学。在留学的过程中,孩子开阔了眼界,提升了个人能力和学历,找一个体面工作的竞争力也增强了。

但不少孩子并没有按照家长安排的道路前行。随着接触到社会各个层面,年轻一代有了自己的想法:一些青年留学回来放弃做“金领”、拿高薪,加入家庭服务行业做起了“阿姨”。

  海归当陪护,真的大材小用吗

  “我现在有点忙,晚一点跟你聊!”5月6日上午9点,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拨通黄易葳的电话,她语速极快地回复,声音有些嘶哑,电话那端的背景音里掺杂着交代排班和护理注意事项的沟通语音:“定好闹钟,每隔两小时起身一次,遵医嘱给病号补水……”

  黄易葳说的“晚一点”,一晃就是8小时后。直到下午5点50分,黄易葳才抽出空跟记者谈起了她的经历:“做陪护活很细碎,每一项都要交代清楚、记清楚,一点也不能出错。”

  今年是“90后海归”黄易葳加入陪护行业的第三个年头。

  留美金融专业毕业生黄易葳回株洲干起了陪护,并于2020年正式创办了湖南恒泽护工家政服务有限公司。面对大家对她“‘海归’做‘阿姨’大材小用”的疑惑,黄易葳有她的看法:“很早之前我也认为家政就是帮忙做饭打扫带孩子,让高学历人员做有点浪费,但真正入行后我的想法变了。”她分析,陪护作为家庭服务中的一种业态,在人才上也逐步出现精英化、定制化、高水平的需求趋势,“我留学所学的金融管理专业知识在这一行业同样可以发挥所长”。

  2013年5月,正在湖南大学就读的黄易葳收到了美国一所大学的offer,当年7月,她赴美进入该校金融专业就读。学成回国后,她对口入职了中国人寿负责金融类相关业务,做到了区域销售前几名,“那会儿我的年薪差不多可以拿到百万级了”。

  从高薪“金领”调转方向加入陪护行业,黄易葳说这是她深思熟虑后的决定。黄易葳曾经在网络上看到一张“父母住院独子疲于奔命”的新闻图片,“我自己是独生女,深感未来照顾老人压力太大了”,偶然又看到报道提及医院陪护乱象,“花费不少,体验感却很糟糕,我就想能不能做些改进”。

  拿定主意立马就干。“刚开始差不多住在公司,不是在查资料、搞头脑风暴,就是在天南海北地跑调研,北京、上海、广州、重庆都去了,办得正规的我们去学,不正规的我们也去探痛点、找解决方案。”

  2020年8月,公司正式开展业务,拿到的第一单是株洲市第二人民医院。但最初,院方并不看好。“院长直说我们做不长,他们之前引进过六七家公司,没多久都撤出去了。”刚开始,黄易葳跟“私陪”斗智斗勇。以辅助用餐为例,许多“私陪”找外面的饭店送餐,大量剩饭剩菜丢弃和闲杂人员出入加重了医院的管理难度。针对这个痛点,她专门连线国外同学帮她找资料,结合株洲实际进行本土化策略调整,从管理模式上降本增效,分级分档提供服务,借助互联网+,帮医院解决了“私陪”扎推、管理无序的问题,让原本不看好她的院长竖起了大拇指,并把她推荐到了其他医院服务。

  “‘海归’只是个身份名头,做金融、当陪护都是职业选择,关键在于清楚自己要做什么,并愿意为之努力,这才是最重要的。”黄易葳说。

  留学老挝的翻译官,回国做早教

    “在小小的花园里面挖呀挖呀挖,种小小的种子开小小的花……”最近,这首题为《花园种地》的童谣在网络上“火”到不行。“其实它是我们与宝宝们玩耍时很常用的手指谣之一。”5月5日一大早,早教师孙玉琳就忙开了:给孩子喂饭、换尿布、穿衣服、擦眼泪,和宝宝们玩手指操、玩扮演游戏,时不时和宝宝们“互诉爱意”……

    “倒回几年前,我还每天穿行在老挝国际商洽活动上做翻译,身边都是商界精英,怎么也想不到现在我会跟天天和这些可爱的宝宝们腻歪在一起。”2011年,孙玉琳到老挝留学,学的是老挝语商务应用,毕业后留在老挝当了3年的翻译官,2016年回国后自主创业,从事护肤品和寝具跨境电商工作,同时在公益机构兼职当早教师。

      “我一直很喜欢小朋友,从小可以说是‘孩子王’,但真正触动我把托育作为事业,还是因为生了宝宝以后的经历。”2017年,孙玉琳升级成为宝妈,她深刻地体会到带娃没经验,要管吃喝拉撒还要陪玩的辛苦:“没有社交圈子、会焦虑,加上跟老人在带养方式和教育理念上有重大分歧,任何一件小事哪怕一句听起来平常的一句话,都可能成为压垮新手妈妈的最后一根稻草。”

      正是因为深有体会,孙玉琳才决定要做托育,这个想法得到了家人、朋友的支持。“他们很开心我能走出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实现自身的价值;身边朋友也看到了我的变化,因为过得充实,人的精神面貌就大不一样了,连我自己的宝宝也会为我加油,兴奋地说‘我妈妈开始上班啦’,每天他上学我上班,这无形中也让他变得更加独立和懂事了,这些都是意想不到的收获。”

      2022年,孙玉琳参与衡阳爱尔福托育中心前期筹备,并于2023年2月正式加入。从开园前期的市场调研,到制定招生方案宣传方案,从中心开业的布置,到课程体系、客户咨询,孙玉琳感到需要储备的知识很多,她不得不晚上通过总部系统啃书、磨课,白天跑社区、跑机构,根据具体情况做进一步的招生调整。

      “最大的难处就是很多家长并不清楚托育具体是干什么的,他们更倾向于上早教,而不是送托育。这个时候,我当年留学时的一些见闻就派上了用场,我可以多分享一些国外系统、科学的教养方式,很多年轻宝妈也很接受。”孙玉琳认为,国外学习上的经历让她开拓了眼界,也培养了她吃苦耐劳的精神,“‘海归’只是一段经历,陌生的人、环境加上学业的压力,让人更容易成熟,让我在做事的时候更快的找到一些方向感,考虑的问题也更加多一些”。


编辑:鸢尾蝶

二审:唐天喜

三审:邓魏


  凤网e家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