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孩政策”落地,托育人才缺口如何补?湖南这样做...

2021-08-11 阅读数 45689

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史超

自“三孩政策”开放以来,网络上一直话题不断,尤其是托育等相关问题席卷而来。日前,国家卫生健康委人口家庭司司长杨文庄在国新办发布会上介绍,目前我国0至3岁婴幼儿约4200万,其中1/3有比较强烈的托育服务需求。然而,据调查显示,我国3岁以下婴幼儿入托率仅为5.5%左右,供需缺口还很大,“婴幼儿无人照料是制约生育的重要原因”。

“婴幼儿托育是在育婴早教服务的基础上细分的一个新行业,涉及到营养学、医学、心理学等众多领域,目前我省从事托育服务的机构超过1000家,但行业服务人才和管理人才稀缺,尤其以一线带班老师和保育老师最为突出。”湖南省家庭服务业协会育婴早教专业委员会主任唐正元表示,湖南正积极开展托育专业人才队伍的培养体系和托育机构运营管理体系研究。

从业者呈年轻化、专业化、综合化趋势

“年轻化、专业化、综合化是目前托育行业人才呈现的特征。”唐正元介绍,目前托育机构所需的人才多以18至35岁女性为主,她们既要具备照护孩子以及早教等专业技能,又要保持一定活力,能够和孩子相处融洽,“但是,在当下的托育人才培养工作中,很多人对人才的定位存在一定偏差”。

“托育机构不同于幼儿园,不能单纯将托育老师定位为教育工作者。0至3岁婴幼儿更多以照护为主,而认知差异容易造成初入行者在实际工作中并不适应。”

唐正元分析,托育机构的从业人员往往身兼数职,既要当好“妈妈”角色,悉心照护孩子的吃喝拉撒睡等生理需求;又要做好“老师”的本职工作,引导孩子的语言、认知、社会行为、运动能力均衡发展;除此外,还要能够与家长保持良好沟通,指导家长科学育儿,因而需要较高的个人综合能力。

“托育老师最重要的是要有爱心,其次是耐心,还需要有责任心。今年23岁的托育老师王侃认为,除保育专业的知识和技能外,“三心”是做好托育老师的大前提。

王侃的母亲是一名育婴师培训师,所以王侃从小耳濡目染,对母婴行业很感兴趣。高中毕业时她就利用暑假参加了育婴师职业技能培训,并获取了高级育婴师职业资格证书,大学一毕业便踏入了托育行业,经过两年历练,现在已从助教成长为一名实习园务。

在王侃看来,托育是一项系统工程:从孩子入托开始,先要给每位孩子建立档案,详细记录孩子的性格特征、喜好以及成长变化,然后由专门的老师一对一分析档案,根据档案为不同孩子制定不同的引导方式。

“有的孩子在初入托时伴有生活习惯没有建立好、自理能力较差、脾气暴躁等问题,建立档案能够更加充分了解孩子,引导他们改变。”王侃说。

校企合作培养专业人才

“湖南省托育行业目前的人才培养方式以企业自主培养为主,托育机构不仅要做服务,还要承担培训工作。”唐正元表示,培养一名在托育领域具备足够专业能力的老师需要6个月至1年的时间,人才培养成本较大,因此希望职业院校、高等院校增设相关专业和扩大招生规模,进而填补托育行业人才缺口,提高从业人员能力水平。

“‘三孩政策’让我更确信选择婴幼儿照护方向学习很有前景。”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民政与社会工作学院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的学生陈雨对未来非常期待,“平时我与姐姐的孩子相处比较多,也会和姐姐探讨带娃的困惑,并将我在校所学知识和她分享,她也觉得非常有用。”该校民政与社会工作学院家政服务与管理系主任周向群介绍,2020年,民政学院根据家政市场托育人才的需求,在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中增设了婴幼儿照护方向,配套推出婴幼儿生活照料、营养与配餐、安全防范、卫生保健、早期发展指导等五大模块的课程。

学院学生在填报专业时可暂不选择专业方向,进校学习一年基础课程后,可根据自己的兴趣进行专业方向的选择。其中,选择婴幼儿照护方向的学生将进一步进行母婴保健、幼儿卫生保健、营养与膳食指导、婴幼儿早期教育活动设计与指导、婴幼儿感统训练等具体学习。

“在专业规划上,我们一直探索以就业岗位为导向,用校企合作的方式,通过整合校企优质资源,产教深度融合培养托育人才。” 周向群介绍,该校家政服务与管理专业2021年专业方向选择已完成,目前招收婴幼儿照护方向学生共55人。据悉,长沙民政职业技术学院目前已与托育行业品牌企业湖南湘军教育集团达成订单培养协议,为行业定向培养人才。

同时,湖南湘军职业学校执行校长戴双任也表示,除了校企合作外,他们还将开启“百园千师”人才培养计划,以产教结合与现代新型师徒制相结合的模式,自主研发托育人才“百项技能”课程体系,为托育机构培养和输出园长、主教等骨干专业人才。


编辑:史超

审核:吴雯倩

log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