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岁以下“奶娃”普惠托育不再远 长沙“十四五”规划明确千人4.5个托位数指标

2021-04-07 阅读数 27751

微信图片_20210407122911.png

文:今日女报/凤网 史超

图:受访者供

“别说二胎了,一胎我都吃不消......”家住岳麓区的胡女士是一位坚定的“不二胎主义者”,“老人身体都不好,我都在考虑要不要辞职回家带娃。”

生娃没人带、带娃成本高......当下,普惠性托育、婴幼儿服务人才队伍建设、提升入托率成为热词。“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明确提出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支持在150个城市利用社会力量发展综合托育服务机构和社区托育服务设施,计划新增示范性普惠托位50万个以上。

长沙的托育机构现状如何?下一步又将如何推动发展?日前,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走访调研长沙托育市场——未来五年,长沙托育难题如何破?

现状

需求大、资源少,入托率仅3.8%

“终于为孩子选定了一家心仪的托育中心,下周可以安心去上班了。”近日,芙蓉区的陈女士终于了了一桩心事。2年前,她生娃后便当起了全职妈妈,虽然带娃乐趣多,但长时间不上班的她内心很忐忑,生怕和社会脱节。宝宝刚满2周岁,她决定将孩子送去托育中心,自己重新踏上工作岗位。

陈女士找的这家托育中心是一家普惠性托育机构,价格不到3000元/月,“找一家价格合适、离家近、各方面都满意的托育中心太不容易了,这家我花了近一个月时间才确定下来。”

“托育服务资源少、离家远、收费高,确实是年轻父母的育儿痛点。”长沙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人口监测与家庭发展处处长谢靖介绍,目前市场上主要的托育机构类型有幼儿园托班、单一托育服务机构、早教与托育结合服务机构等。

对于普惠托育的定价范围,长沙市暂未作出明确规定。记者走访发现,目前大多数托育中心只招1.5岁至3岁的孩子,每月费用在2000元到8000元不等。相比身处繁华商业地段的早教托育机构,深入社区的普惠性托育机构的收费更加亲民,价格一般不超过3000元。

谢靖表示,普惠托育服务按照质量有保障、价格可承受、方便可及的普惠性导向,要综合考虑当地居民收入水平、服务成本、合理利润等因素,通过市场形成定价。

目前按长沙市常住人口880万计算,0至3岁婴幼儿人数在30万人左右,按照1.5岁以上幼儿入托估算,托位需求约15万个。根据长沙市卫生健康委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我市3岁以下入托婴幼儿11415人,入托率(指在正规托育机构的幼儿人数占这一年龄段幼儿总数的比例) 仅3.8%。

临时托、假期托、计时托......托育方式灵活多样 

为什么需求高,入托率却很低?长沙高新区尖山湖社区他能乐学托育中心负责人赵静分析,由于文化认知惯性,在很多人的认知中,幼儿园才是孩子们第一个需要迈入的全日制集体社会场所。“有很多家长不知道有托育机构的存在,这也是入托率低的一个重要原因。”

“其实,托育中心招生灵活,按照孩子年龄段分有乳儿班(1.5-2岁)、托小班(2-2.5岁)、托大班(2.5-3岁),服务对象也不仅是无人带娃的双职工家庭的,还有临时托、假期托等多种服务形式,立足于满足小区家庭各类需求。”赵静介绍,家中老人无法长期承担带娃要求的双职工,可以选择送到托育中心进行全日托;家里日常以老人带的宝宝为主,但担心老人带娃负担过重的家庭,可以选择半日托;如果老人临时要出远门,可以送托育中心进行临时托;公立园区寒暑假无人照看的孩子,可以在中心假期托;偶尔有急事需要外出几小时,可以把孩子交中心进行计时托。

“每个孩子都应得到精心养育,托育中心有一套完整的日常生活流程,更注重培养孩子的自理能力、社会适应能力和语言表达能力,这些都能够让孩子各方面得到更好的发展。” 她认为,托育模式应该成为社会教育体系中一种常态化的存在,而并非是为了“应急”和“解忧”,“希望托育真正走入大众视野,并非仅仅是小众的选择。”

难点

专业教师匮乏,托育行业人才缺口大

人才是行业发展的关键。随着托育机构的快速增加,托育专业人才出现了巨大缺口。长沙市人大代表、望城职业中专老师蔡孝妮在今年的长沙“两会”上提交了《关于加大力度推进婴幼儿照护行业发展,助力行业人才培养质量提升的建议》。她表示,以中等职业学校为例,全市目前学前教育专业在籍学生2983人,幼儿保育在籍学生1418人,加上人才培养过程中理论多、实操少,就业后不能迅速上岗,人才流失较大等原因,都加重了托育企业的负担,也制约了婴幼儿照护行业发展。

“很多从业者观念还停留在以为托育就是保育员或保姆这样的认识上。其实托育行业对专业教师的要求并非如此。”湘军教育集团自2017年起打造湘军“小青苗”托育品牌,目前在长沙已开设十多个普惠性托育中心。该集团董事长唐正元表示,托育专业教师不同于幼师,更不同于家庭育婴师,“这个行业对从业人员的要求其实很专业、很具体。”

“幼师面对的孩子年龄在3至6岁间,而托育中心的教师面对的是1.5至3岁的孩子,针对这两个年龄段孩子的教学方法完全不同。而且,托育中心的师生配比率比幼儿园要高许多,老师和孩子的配比约为1:5。另外,托育老师需要擅长婴幼儿生活照料、保健护理、早期教育等多方面的工作。”唐正元说。

那么,擅长早教的家庭育婴师能否担任该岗位?唐正元表示也不一定,“家庭育婴师面对的是一个孩子,而托育中心的专业教师面对的是一群孩子,比如建立孩子的秩序感、与同伴相处的社交能力等都需要专业的方法去引导和教育。”

目前,婴幼儿照护类1+X证书被纳入长沙市托育机构从业人员职业资格准入范畴。教育部1+X幼儿照护职业技能等级证书湖南区考评工作由湖南金职伟业母婴护理有限公司牵头开发,该集团董事长彭英介绍,该证书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三种,围绕托幼一体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及相关公益性社会服务机构,针对招收1至3岁幼儿(特别是2至3岁幼儿)的照护需求,培养面向服务一线的托幼育幼高素质人才。目前,长沙市已取得幼儿照护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的中高院校学生共计309名。

举措

长沙“十四五”规划提出千人4.5个托位数指标

紧扣“托育难”这一百姓关切点,长沙市“十四五”规划中明确提出要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并提出了千人4.5个托位的发展目标。谢靖表示,为扩大普惠托育的覆盖面,长沙市卫健委将根据《长沙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推进3岁以下婴幼儿照护服务发展的实施意见》(长政办发〔2020〕43号)文件精神,鼓励有条件的妇幼保健院、儿童医院、妇女儿童活动中心等单位设立婴幼儿照护服务场所;支持用人单位以单独或联合相关单位共同举办的方式,在工作场所为职工提供福利性婴幼儿照护服务;鼓励各级人民政府和部门采取提供场地、减免租金、补贴运营经费等措施,加大对社会力量开办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的支持;大力支持社会力量开办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鼓励支持有条件的幼儿园开设托班,招收2至3岁的幼儿。

根据长沙市卫健委统计,截至今年4月,全市共有托育机构509家,已备案的托育机构有20家。为规范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机构,长沙市卫健委决定开展长沙市示范性托育机构创建工作,打造示范性普惠托育机构,“对于示范机构,我们还将根据工作实际,在政策、项目等方面给给予一定倾斜。”谢靖提醒,在长沙市范围内举办托育机构应当按照《长沙市托育机构登记和备案实施办法(试行)》的要求办理登记和备案。办理托育机构备案时,卫健部门会对托育机构的场地设施、人员资质、卫生保健、安全保障等方面进行规范要求,建议家长优先选择已通过备案的正规托育机构。长沙市卫生健康委员会将定期在官网上公示已备案的托育机构。

来源:今日女报/凤网

原创声明:未经允许,任何平台不得以任何形式进行转载和发布,一经发现将以侵权处理。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