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知父亲真实身份后,我的世界崩塌了

2021-09-30 阅读数 53742

情感头图.jpg

倾诉/芝云 文/小清

01

我跟继父一直不合,经常吵架,前几天还差点打起来了。

我妈拉架,拉不开后她很崩溃,忽然指着我大喊道:“你就是一个孽种,我当初就不应该生下你。”

就趁这么一分神的工夫,我被继父推到了五斗柜边,“咚”的一声头撞到了坚硬的木柜上,但我感觉不到疼,脑子里嗡嗡响着都是“孽种”,额头上有暖暖的液体流了下来。

我妈看到我额头流血了,嘟囔一句:“莫把门柜子撞坏了吧。”就走了出去。

我把头上的血一把抹在了柜子上。

很小很小的时候,我就怀疑我不是我妈亲生的。

我跟我弟弟打架,不管有理没理,只要被我妈看到,皮带就会劈头盖脸地落到我身上。

有时候,看到弟弟跟我妈撒娇,我也会挨过去,刚一靠近,就被她一把嫌恶地推开。“去、去、去,挤着你弟弟啦。”

晚上,弟弟跟妈妈和继父睡里屋,我一个人睡小屋。房子一静下来,老鼠就在架空的天花板上跑得山响。我用被子蒙着头吓得大气都不敢出,脑子里就不停地幻想,我的亲爹亲妈在哪里。

那天,我跟继父打架,妈妈骂我“孽种”后,我把手上的血一把抹在了柜子上,站起身堵住她问,“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

“你是我亲生的,但就是个孽种。”

“我亲爸在哪?”

“你去问你舅吧。”

我舅在我15岁这年,揭开了我身世的秘密。

我爸是强奸犯。15年前,他在我妈上夜班的路上强奸了她。

作案时他戴了个口罩,但眼角有块黑色的胎记,被我妈记住了。事后,我妈要报警,外婆却死活不肯,他们担心事情闹大了,我妈以后难以嫁人了。

一个星期后,我妈回工厂上班。有天中午打饭的时候,她撞见了这个人,看到他眼角一块黑色的胎记。她冲上去,抓起他的胳膊一捋袖子,上面的抓痕还未完全褪去。

愤怒让我妈失去了理智,她随手捡起桌上的一把水果刀捅向了他……他还是命大,虽然没有被捅死但进了监狱。我妈也因为故意伤害被警方拘留了。就在拘留期间,她自己发现怀孕了。虽然,她伤人事出有因,但也属于防卫过当。后来,她听说怀孕可以不用坐牢,为了自保就生下了我……

02

知道身世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觉得很恶心,不知道怎么面对自己。

每天都过得浑浑噩噩,学习一落千丈,中考考得一塌糊涂,我也没打算再读书了,只想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初中一毕业,我带着几身换洗衣服去了广州。因为还未成年,正规的工厂企业根本进不去,幸好小饭馆、小旅社这种地方,需要我这种廉价的人工,我生存了下来。

老天虽然给我一个肮脏的出身,但似乎并未完全辜负我。18岁,在女孩最好的年华里,我出落得比一般同龄人要漂亮,有玲珑苗条的身材和清秀的脸庞。

追我的人很多,我也从众多追求者中很快谈了一个男朋友。他既不有钱也不算特别英俊,打动我的原因是他送我的礼物,不是手机也不是高档化妆品,而是一个精致的芭比娃娃。

我从小没有过任何玩具,有一次,在废品站里捡到一个只剩一只眼的娃娃,欢天喜地地带回家。第二天,就被我弟弟拆得只剩一条胳膊。我去抢我弟弟手里的那半根娃娃胳膊,却被我妈用皮带抽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但那个娃娃的半个胳膊我留到了现在。

因为这个芭比娃娃,他成了我的第一个男人。一开始,他对我还不错,爱情也让我对人生有了些许希望。

现实却对我啪啪打脸。半年后,我就发现他劈腿了,还跟别人说我特别容易“搞定”,只要一个廉价的娃娃……

失恋和背叛的双重打击让我痛不欲生,为了摆脱痛苦我迅速投入到了另一段情。

他比我大12岁,是工厂流水线上的主管。自我进厂也就对我照顾有加。我失恋那段时间,因为精神恍惚,在流水线工作时发生了几次重大失误,若不是他帮我掩盖隐瞒,我早就该卷铺盖走人了。

有了他的照顾,我在工作上顺利了不少。他对我的关爱像恋人又像父亲,这让从小没有得到父爱的我,对他渐渐产生了依恋。看到我们走得很近,厂里有姐妹提醒我说,听说他在老家有老婆孩子。

我带着几分忐忑问他,他矢口否认,我也就这么信了。也许与其说他让我相信,我更愿意让自己相信。直到半年后,厂里组织体检,临时抽我去整理个人信息资料,我在一堆表单里,看到了他的资料,婚姻状况一栏里填的是两个字“已婚”。

我拿着他的资料表去质问他,他倒也不否认,只是反过来劝我:“何必这样认真,大家各取所需,如果不是我罩着你,你早被厂里开除了……”

听到这些话,我把资料表摔到了他的脸上。

03

接连的情感打击,让我对生活极度失望,我觉得我是一个多余的人,也许本来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界。我抽烟喝酒,自暴自弃,游走在精神世界崩溃的边缘,随时都有可能去自杀……如果没有接到那个邮包。

邮包是从老家寄来的,谁还会给我寄东西呢?

当我打开,先闻到散发着芬芳的梅干菜香味时,我的泪水就下来了。这个世界上唯一知道我喜欢吃梅干菜、还会给我寄的人就只有舅舅了,他应该是这人世间唯一牵挂我的人了。

舅舅没念过什么书,但他在一个旧烟盒上歪歪扭扭地用铅笔给我留下几句话:“芝云,出门在外照顾好自己,记得回来看舅舅。”

我把舅舅的旧烟盒用小手帕包着放在了箱子最里面一层。痛苦的时候,就翻出来,看了又看。

那段时间,我从网上下载了很多的励志人物故事书,每天强迫自己去背诵各种励志金句,自己给自己打气。

就这样,我看到了李子柒的故事,一个跟我一样生命底色是灰色的女孩。我看到了刘媛媛的演讲,一个从农村出身却靠自己改变命运的女孩……

我离开了原来的工厂,拿出仅有的积蓄报名了夜校,边打工边上学。我一边工作,一边疗愈自己的心。

追我的人依然不少,但我不再轻易心动了,因为我知道,内心不够强大时,别去奢求别人的爱。没有治愈好自己破碎的心时,我们没有资本给予爱和得到爱。

几年后,听说舅母过世后,舅舅也病倒了。一听到这个消息,我带着从城市里学会的技能回到了农村。我没有跟我的母亲和解,也没有原谅她,只是“算了”吧。

我把舅舅当作了我的“父亲”。我拍他家的果园,拍他做梅干菜,拍农村鲜活的风景。我没指望成为第二个“李子柒”,我只希望靠自己的努力,抓住时代的机遇,自食其力。

有人劝我赶紧找个对象,日子就好过了,我说:“我不再那么着急了,等我过好了日子,再谈对象!”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