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留下800万遗产,远嫁10年的姐姐回来要跟我分……

2021-09-15 阅读数 26241

情感导图.jpg

倾诉/大丽 整理/章清清

我从来没想过,出嫁10年的姐姐会突然出现在我们家门口,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和我分父亲留下的一套800万的房产。

我们是两姊妹,读小学时父母离异,姐姐跟了妈妈,我跟了爸爸。爸爸后来虽然找过女朋友,但没有再婚。我妈在我18岁那年,遭遇意外车祸去世了,我姐比我大5岁,妈妈去世后不久,姐姐就出嫁了。

我姐出嫁的时候,我爸一分钱彩礼也没要,还拿了5万块钱,一共准备了20万给她做嫁妆。当时,我爸对我姐说,因为我们家没儿子,所以想把我留在家里招婿,等他百年之后,房子就留给我,将来由我负责给他养老送终。

我姐一开始对这个分配方案并不特别乐意,但因为她当初是判给了母亲,而且在她成年前,她的学费和生活费,父亲从来没少给过,所以,她也不能说父亲不公平,就勉强答应了。

一转眼10年过去了,姐姐嫁得比较远,也很少回来,这些年我们几乎没怎么见过面。

我大学毕业后,就留在了父亲身边,帮他一起经营一家小吃店。我也相过亲,但都因为有做上门女婿这个门槛,就一直没谈成。

而随着城市扩建,父亲原来房子所在地段房价飙升,我们经营的那个小吃店,渐渐成了网红店。房价加上小吃店的商业价值,原来几十万的房子现在估算得有800多万了。也因此,来给我做介绍的媒人也多了起来,不过,我也没看到合意的。

这成了父亲的一个心病。前阵子,天气酷热,也许因为着急我的终身大事,好酒的父亲喝了不少白酒,醉倒在地后就再也没起来了,年仅55岁。

父亲去世后,我通知姐姐来给父亲奔丧。

我们一起给父亲办完了丧事,还没等我心情恢复,我姐就来跟我说房子的事了。她要求把房子卖了分给她一百多万,或者房子留给我,我给她补一百多万。

听到她找我分房子,我都惊呆了。十年前,父亲当着我们两姊妹的面说好了把房子留给我,而且她也答应了。

再说,在我们这里,和大多数地方的风俗传统一样,如果是有儿有女,那么都是父母给女儿办嫁妆,家产留给儿子。这几乎成了默认的规矩。我爸当初想招婿也是依据的这个习俗,实际上房子是留给招进来的“儿子郎”。

我把这个理由跟我姐一说,她反驳我说,原来是有这个约定,但现在父亲60岁不到就没了,而且,我也没有结婚招婿进来。她觉得当时的承诺双方都没有做到,我既然没有养老,父亲的遗产她应该也有份,她说,她也顾及姐妹情分不会跟我争大头,但是她也要拿回属于她的一份。

现在,我的心情也很差,难道我要为这事跟我姐闹上法庭吗?


要“讲理”更要“讲情”

大丽:你好!

我不知道你父亲当初让你招女婿负责养老,同时继承他房产的口头安排有没有法律效力。我所知道的是:你并没有结婚,未能招女婿上门,即使你们都承认当初的安排,但现在的情况也不符合当初的安排。是的,传统风俗很重要,需要我们给予尊重,但是,传统风俗并不能代替法律。涉及到经济纠纷的时候,还是要先咨询律师,用法律做行为的底线,即使是面对你的亲姐姐也该如此。

我刚才说了,法律是行为底线。要解决这个底线问题,找个法律专业人士就能实现。但是,仅仅只守住底线,是不够的,特别是解决家庭矛盾的时候。

用法律解决问题是“讲理”,而解决家庭矛盾还需要“讲情”。

那么,你该如何与你的姐姐“讲情”呢?

与姐姐“讲情”,一定要学会与姐姐“共情”。这里,我要解释一下什么是“共情”。共情,又叫同理心,是站在对方立场设身处地思考的一种方式,也就是透过自己对自己的认识,来认识他人。“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就是这个意思。

你姐姐离开父亲后,与母亲相依为命,后母亲又去世,她一个人远嫁他乡。虽然出嫁时,父亲给了20万元钱做嫁妆,但姐姐内心的孤单与寂寞是无法用金钱弥补的,而你一直有父亲陪在身边。虽然也吃过苦,但相对来说精神更充实一些,情感需求得到的满足更多一些。从这个角度,你应该对姐姐多一些爱,多一些理解,并给予适当的经济与情感补偿。

其实,你姐姐要遗产不仅仅是从经济的角度考虑,更是从情感的角度考虑。站在你姐姐的立场思考,如果父亲的遗产也有她的一份,表明她在父亲的心目中也是有地位的,说明她与原生家庭还有一种割不断的情感联结。否则,她会感觉自己真的就是这个原生家庭的局外人。这该是一种多么痛苦的感情体验啊!你能够无视姐姐的痛苦体验,一分钱的遗产也不让她继承吗?

如果你能够做到“把姐姐当自己”,真正和姐姐“共情”,那么,与姐姐“讲情”就很容易了。

你们要“讲”的是对父亲的怀念之情,是你们姐妹这些年的相思之情,是你们儿时的相聚之情,是你们今后相互帮助,彼此扶持的亲情。如果能这样“讲情”,那一点遗产问题算得了什么呢?如果能这样“讲情”,父亲的在天之灵该是何等欣慰啊!

(专家简介:肖军,心理、婚恋咨询师,著有《婚恋中的情商训练法则》等)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log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