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门诊丨二十年前抛妻弃女的大伯,如今竟要我来赡养

2021-07-19 阅读数 43814

1.jpg

口述/雯雯 文/罗雅洁

昨天,我接到了爸爸的电话,他说,大伯身体又出毛病了,想来城里医院看看,让我请个假,陪大伯去看病。最近我负责的一个项目出了点问题,实在是抽不开身,我刚说出拒绝的话,我爸就生气了:“那可是你亲大伯,你不帮他谁帮他?”

他这话一出,我的火气也上来了,我帮大伯做的事情还不够多吗?他的亲女儿还不知道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呢!

这里面的情况说起来还有些复杂。我大伯年轻时脑筋还挺活泛,不甘于当一名普通工人,跟别人合伙做起了小生意,还真让他赚了点钱。男人一有点钱,心思也就多了,大伯也一样,一来二去就和外面的女人好上了。大伯母贤惠温婉,爷爷奶奶平时对她也挺满意的,唯一的遗憾就是大伯母只生了我堂姐一个女儿,没有儿子。大伯提出离婚时,大伯母很伤心,更让她心寒的是,大伯连堂姐这个亲生女儿也不要了,只给了她们一笔钱。那时候堂姐10岁,我8岁。

后来,我听说大伯母带堂姐回了娘家,在娘家人的帮助下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打理得红红火火,堂姐也很争气,高中大学都是名校,还去国外读了研究生,现在已经定居国外了。反观我大伯这边,他的好运气自从离婚后就一点点消失,先是合伙人卷款跑路,再是产品质量出了问题,来维权的人一拨接着一拨,搞得他焦头烂额。外面那个女人看到大伯的落魄模样,把家里值钱的东西都打包走了,便再也没有回来过。说实话,我当时还在心里骂他活该,谁让他抛弃妻女的?这就是报应!

但我想得还是太简单了,大伯吃不上饭,他还有我爸这个弟弟啊!我爸也是真傻,大伯只要一向他哭穷卖惨,他就守不住钱包。这些年,大伯找我们家借的钱少说也有二三十万,而且一分钱没还过。一开始我还劝爸爸,让他多点心眼,他和我妈养老也需要钱,我爸一开始还听着,后来就不耐烦了,说那是他的钱,他想怎么花都可以,愿意给谁都行,我管不着。他把话说得这么难听,我也气得不管了。

前段时间,大伯被查出患有糖尿病,血压血脂也高,需要人照顾。爷爷奶奶年事已高,大伯孤家寡人,就住进了我们家,由我爸妈照顾。后来,我爸跟我商量,说大伯也没个孩子,身体又不好,万一出了什么事,要我这个侄女多担待。当时我就炸了,凭什么?爸妈养育了我,我赡养他们是应该的,怎么还要赡养大伯?而且,他之所以老无所依,不正是恶有恶报吗?如果他在离婚后对我堂姐好点,堂姐至于这么多年连一个电话都不打给他吗?

如果不是因为爸妈,我早就不想理大伯了,他的行为实在是令人不齿。但大伯母早就和我们断了联系,堂姐又远在万里之外,我也不可能把她们找回来,而且我也拉不下这个脸,因为是大伯对不起她们,让她们照顾这个负心汉,哪有这个道理?但她们不在,赡养大伯的责任就落在了我肩上,我又觉得实在不公平。到底该怎么办?


你本“善良”,何妨再出手一次

雯雯:你好!

非常理解你此时此刻烦躁不安又手足无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的心情。你肯定是一个善良的孩子,不然面对这样一个伯父,你没有法定的赡养义务,完全可以直接撒手不管。之所以这么纠结,是你做不到不闻不问,你本善良。

我对你有几点建议。首先,不要阻止父母对伯父的照顾。你可以不照顾伯父,但你一定不能阻止父母照顾他。有一种亲情叫做血浓于水,你爸爸和伯父就是这样的。也许他们曾经为了抢一块糖而大打出手,也许他们为了父母的家产而生嫌隙,也许他们明里和谐暗里竞争。但当对方有难时,就责无旁贷挺身而出,这就是“打虎还靠亲兄弟”。

你父亲一直借钱给他,让他住进你们家,要你多担待,这就是兄弟之情。你父亲也是一个善良的人,连带着你的母亲也同样善良,现在还有一个善良的你。还有,爷爷奶奶年纪大了,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大儿子无家可归,病躯无人照顾,而他们又无能为力,他们是心疼的。你爸爸对伯父的照顾,何尝又不是另外一种对父母的尽孝呢!

其次,忘掉伯父的过去。伯父千错万错也已经过去了。他现在是一个生病的、没有依靠的老人。而且,我想如果时光能够倒流,最想重来的一定是他本人。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多少脑筋活泛赚了钱发了财的,都聪明反被聪明误,最后到老了落得个无家可归。他幸亏有你善良的父母,和虽然怒其不争,但内心依然善良的你。

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设法联系你堂姐。根据我国《民法典》等法律规定,成年子女是有赡养父母义务的,如果子女不赡养父母,父母可以提出诉讼来追究子女的刑事责任。赡养父母的方式可自行协商视具体情况而定,如:定期支付赡养费、关心照料父母的生活、分担为其治病所需的医药费、手术费、住院费等。因为堂姐远在国外,也许你不能指望堂姐来关心照料伯父的生活,但堂姐的经济能力肯定足以支付她父亲的赡养费和医药费等。这样,你们家出力堂姐出钱,你的心理平衡点,堂姐也不留遗憾。

现代社会,通信如此发达,联系你堂姐不是难事,为了你今后的生活,为了你父母,也为了伯父,拉下面子,只要你一个电话就可以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堂姐除了有被父亲抛弃的阴影,应该也有常忆儿时坐在父亲肩头的天伦,特别是移民国外的,对家乡对祖辈的感念尤深。夜深人静时,抬头咽下泪水,想起父亲对自己的种种好与不好,看着身边的老人有人陪伴,她也许无数次拿起电话又放下,也是拉不下面子。忘掉过去,勇敢地拿起电话,联系堂姐,和她一起给伯父一个安定的晚年吧!

(作者简介:倪锐,作家,婚恋咨询师,有散文小说在《湖南文学》《湖南日报》等报刊发表)



编辑:罗雅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