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毕业后领证结婚 父母却让我把份子钱全给弟弟

2019-04-04 阅读数 445429

女性情感 扶弟魔 份子钱 亲子关系 门诊

图片来源:全景网

倾诉/黄虹 整理/罗雅洁

结婚对女儿来说意味着什么?是与父母在空间距离上的离别,还是心理距离上的疏离?

我和老公是大学同学,大学毕业一年后,我们工作也进入稳定期,就决定领证结婚。他是外地人而我是本地人,所以婚宴大多是由我们家操持。办完婚礼后,我俩就出门度蜜月了。蜜月回来后,我打算去找母亲要回婚礼收的份子钱,而昔日疼爱我的母亲却说,我现在生活很稳定,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但弟弟今年就要考大学了,这笔钱就留给弟弟当教育基金。

我当时就傻了,把姐姐的结婚份子钱给弟弟当教育基金,这算个什么说法?我从来没听说过有人这么干的!但毕竟面对的是我一直很尊敬的母亲,于是我好声好气地和她商量,我打算买一台代步车,这笔钱我有需求。

谁知她听了之后更激动了:“买什么车?你不知道家里现在是什么情况吗?”接着数落我:“别人家女儿都晚婚晚育,你呢,我们辛辛苦苦供你读大学,你都没给家里做一点贡献就嫁人了!起码得给我和你爸,还有你弟弟留点钱啊!”

我听了之后觉得既伤心又寒心,我们家经济条件确实很一般,但是爸妈在成长过程中从来没亏待过我,只要是合理要求,他们都尽量满足我。我知道他们不容易,但工作之后,母亲一直拿着我的工资卡,每个月只给我1500元做零花钱,甚至这个工资卡到现在也没还我。

她拿着我的工资卡,还收缴了我的结婚份子钱,话里话外却都透露出我不懂感恩的意思。

其实婚前,公婆就已经给我们买好了婚房,我跟老公感情好,所以主动提出不要彩礼,但公婆还是执意给了八万八,我爸妈还了三万八的礼回去。虽然我妈操持婚宴不容易,但那剩下的彩礼钱,我可从来没开口向她要过!这还不够吗?

我据理力争,母亲被气得满脸通红。她说,在她年轻的时候,亲戚朋友根本没有人会送女儿上大学,她培养我上了大学,没想到却养出了一个“白眼狼”,连十来万的份子钱都不愿意留给娘家。

“当时有人说,越会读书的女儿越不孝,我还不相信,现在是不信不行啊!早知道就让你读完高中就去打工,估计比现在好!”我被她吵得头疼,也不想继续争论下去,只好走了。

回到自己的小家,有好几个亲戚都给我打了电话。内容大同小异,无非是说,我爸妈不容易,我这个上了大学的女儿应该懂得感恩。要么就是说,就算结了婚,我也有供养父母的义务。来来回回就那几句车轱辘话,所有的亲戚都站在爸妈那边,我真的觉得好委屈。

弟弟以后上大学,我当然会有钱出钱,但份子钱也有老公的亲戚朋友给的,把这钱给了弟弟,我怎么和老公交代?另一方面我认为,抚养子女,让子女接受教育是父母应尽的义务,他们不应该用这个理由对我进行道德绑架。难道他们养我并不是为了爱,而是为了回报吗?我真的特别疑惑。

放下不当的愚孝,接受父母的不完美

本案例中,矛盾的焦点聚集在母亲自作主张把结婚礼金给了弟弟,女儿在据理力争时,母亲指责女儿不懂感恩。

那么,真的是女儿不懂感恩吗?还是母亲在以爱之名,裹挟着控制和索取,从而伤及女儿呢?本案例中,母亲认为生养女儿为大,那么女儿就永远欠自己的,就必须以愚孝方式无条件迎合母亲,这样,女儿才能获得接纳和认同,否则,很可能被冠以不孝的标签。即使女儿已经结婚,母亲依然拒绝和女儿分离,仍对其生活和经济方面进行干涉。

世间有一种爱从一开始就是为了分离,那就是父母对子女之爱。无论分离有多痛,懂得分离的爱才是“真爱”。关系仍然亲密,但是两个人都拥有独立健康的人格。

每个孩子,都有他们自主探索这个世界的自由,父母若想操控孩子,就是在破坏孩子的幸福。父母的职责,就是用爱给孩子提供一个安全的环境,然后让他自由。爱与自由,缺一不可。如果孩子从一开始,获得了充分的爱,又获得了充分的自由,那么,孩子就会学着成为自己,最终成为一个自我实现者。

明智的孩子,应当放下不当愚孝,在面对不合理索取时,可以态度鲜明予以拒绝。在内疚的焦虑中调整对父母的渴望,接受父母的不完美,接受父母也有功利心,一旦接受了这个痛苦的现实,愚孝行为带来的痛苦就可以缓解。

很想引用台湾女作家龙应台《目送》里的一段话: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小路的这一端,看着他逐渐消失在小路转弯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女性情感 扶弟魔 份子钱 亲子关系 门诊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