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女性情感 >  正文

成功寻亲后,她成了原生家庭里的“樊胜美”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08-30 13:01:51 0人参与
样寻亲的新闻层出不穷,然而他们认回了亲生父母后的生活却鲜为人知。这位主人公是一个被抱养的孩子,养父母双双去世后,她认回了亲生父母,以为自己从此就是一个有“根”的人了,然而她没有想到,这场闹剧才刚刚开场。……

寻亲 原生家庭 樊胜美

《欢乐颂》剧照

倾诉人/李萍 整理/罗雅洁

“女孩从美国回来寻找亲生父母”、“出生三天被抱养,男子想找亲生父母”……类似这样寻亲的新闻层出不穷,然而他们认回了亲生父母后的生活却鲜为人知。

今天倾诉的主人公也是一个被抱养的孩子,养父母双双去世后,她认回了亲生父母,以为自己从此就是一个有“根”的人了,然而她没有想到,这场闹剧才刚刚开场。

年仅两岁,我被养父母抱养

我还记得在我刚懂事的时候,就有很多小朋友来问我:“为什么你爸妈这么老啊?”我那时候也不懂,后来慢慢长大父亲才告诉我,我不是他们亲生的。他们因为年纪大了无法生育,所以通过亲戚介绍抱养了当时只有两岁的我。 

我因为内心早有准备,加上养父母一直把我当掌上明珠,所以坦然接受了这个事实。养父告诉我,我亲生父母有四个孩子,我是第三个,有两个姐姐一个弟弟。其实我也有点埋怨亲生父母,但是养父母一直跟我说,他们也是有苦衷的,让我理解他们。 

养父母家里并不富裕,可是我要什么他们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满足我,日子过得还算平静快乐。可是我15岁那年,养父出门探亲遭遇车祸,变成了高位截瘫;本来就有白内障的养母经此打击,眼睛几乎看不见东西了。我当时好害怕好无助,家里本来就没什么存款,我上哪拿钱给养父母治病请护工呢? 

学校组织人给我家捐了款,有好心人帮忙联系了媒体,希望能给予我更多帮助。而且还有记者来报道过我的困难,但我的亲生父母却始终没有出现。说不失望是骗人的,但我还是在内心安慰自己:也许他们没看到新闻,也许他们也没什么钱……只有这样想,才能让自己的内心好过一点。

渴望亲情,她认回亲生父母

我在好心人的资助下读完了大学,而养父母在我大学期间相继去世。让他们入土为安后,我在他们坟前磕了三个响头,我觉得自己以后,就是没有根的人了。 

在外工作了几年,换了几个工作,每次入职时填写到家庭关系时我都很尴尬,但是我又不想跟别人解释个中缘由,我不想得到别人或同情或探究的目光,所以都硬着头皮填上养父母的名字。同事只要一问我家里的情况,我就含糊搪塞过去。 

夜深人静之时,我会想起很多事,想起过去和养父母的快乐时光,有时也会想起亲生父母,他们过的怎么样?会不会也偶尔想起我这个被他们抛下的女儿呢? 

以前养父母在的时候我从来没有动过找亲生父母的念头,现在他们已经去世好几年了,我想认回亲生父母,我真的好想有一个家。我同时也希望认回亲生父母后,他们能对我有那么一点愧疚,能接纳我回去。我辗转找了几个养父的老朋友,从他们口中得知了亲生父母的姓名,后来,又打探到了他们的具体住址,原来,他们就住在相邻的市,从那到养父母家里的车程,仅仅两个小时。 

我给亲生父母打了电话,我只报出了名字,他们就相当激动,连声说对不起我,如果还肯认他们,他们很欢迎我回去。我在电话这头也是泣不成声,我依旧相信,他们心中对我还是有爱的。 

第二天,我买了很多东西,给爸爸的衣服,给妈妈的护肤品,给姐姐的包包,给弟弟的iPad,提着大包小包就往亲生父母家里赶。第一次见面,我就知道我找对人了,因为我们都有着极为相似的脸孔。爸妈和姐弟都很热情地招呼我,我们坐在一起吃了一顿饭,那是自养父母去世后,我第一次和亲人一起吃饭。

失望至极,所谓亲情不过一个笑话

当时的我以为认亲是幸福的开始,可后来发生的种种告诉我,这门亲,还不如不认。 

自那天过后,我算是正式回归那个家了吧。我工作忙,一般情况下一个月才回去一次,每次都会给他们带些礼物。有一次出差经过,想着顺路去看看他们,结果在家坐了没多久,二姐就来了,看到我两手空空,她阴阳怪气地说:“来看父母也不知道带点东西,你怎么连最起码的家教都没有?” 

我被这样不友善的话气得浑身发抖。这时母亲连忙出来打圆场:“她只是这一次没带而已,下一次一定会带的,是吧小萍?”然后用希冀的眼神望着我。我只好无奈地点点头,二姐这才没说什么。 

大姐和二姐早已成家,也分别有了一个八岁的儿子和一个五岁的女儿。她们都嫁的很近,没有工作,只是在家务农。而弟弟高中毕业后就在外打工,收入不高。大姐二姐常常让我帮忙买各种日常用品,今天买双鞋,明天买件衣服,从来没给过我钱。我也没什么大意见,确实我的收入是最高的,一家人也不用计较太多钱的问题。 

后来弟弟想换个工作,爸妈就让我给他找个工作,我一口应允。刚好朋友的公司缺个助理,我就把他介绍过去了。谁知工作没两个月,朋友就跟我说,弟弟工作粗心懒散,搞砸了好几个单子,他批评了几句,弟弟就要辞职,现在也联系不上他了。

我心急如焚,他都多大了,还这么不懂事?我赶回家,发现他正瘫在沙发上吃西瓜呢,没等我开口质问他,父亲就先说话了:“你给小弟介绍的都是什么工作?他说又累工资又不高,你就不会给他介绍那些轻松挣钱又多的工作吗?你看他都瘦了!”

我工作这么辛苦,他们没有问过一句,弟弟好吃懒做,他们却心疼不已。我当即决定,不再给弟弟介绍工作了,他这样在外头混,毁的是我的名声。

没过多久,母亲给我打电话,说弟弟要结婚了。结什么婚,他连自己都养不起!可她告诉我,弟弟的女朋友已经怀孕了,再不结婚,肚子大了别人要说闲话的。她让我拿出十万元给弟弟凑彩礼钱,我还在犹豫,电话就被二姐抢了过去:“你不在爸妈身边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尽尽当女儿的责任了!”她又加了一句:“你不知道当年你在新闻上那样说,让我们家挨了多少骂,受了多少白眼,现在是你该补偿的时候了!”

原来他们当年都看到了新闻,也知道我遭受的困境,连知情的左邻右舍都看不下去了,可他们始终没有对我伸出一点援手,而且没有丝毫愧疚之心。我挂了电话,因为实在忍不住眼泪。我后悔了,如果我不认亲,还能对他们抱有幻想,但残忍的事实告诉我,他们对我根本没有爱……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标签: 寻亲 原生家庭 樊胜美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