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逃离自己的家 我主动住进了相亲对象的家

2017-03-15 阅读数 248937

倾诉/张燕 整理/徐美龄

父母之言,媒妁之命,现在还有人在自己的婚事上相信这八个字吗?你身边是不是有不少大龄单身男女,为父母介绍的“婚事”而倍感忧心。但随着父母催婚越来越频繁,很多子女都已经“免疫”了。于是有的父母按捺不住,直接帮子女把结婚对象定下来。按常理说,一般女孩子都会反对在婚前入住婆家,而今天的倾诉人却在婚前却主动住到了素未抹面的相亲对象家中。好不容易和男方结婚后,她却又要离婚,这是为什么呢?

为了逃离自己的家,我想嫁个好人家

2010年,我从大专院校毕业,准备去深圳找工作。临行前,妈妈却生病,别说干活了,站久了都很累。弟弟还在读初中,家里没人照顾,爸爸只好让我回家先照顾着。

我家是农村的,这么多年,我爸一直勤勤恳恳干农活,但我从没见他对我妈嘘寒问暖,除了干活在家只看到他坐在堂屋抽烟或者喝酒。对于妈妈,我总是有种莫名的心疼,没文化也没能力,这么多年每天重复地做着家里的活,对我和弟弟的学习和工作也帮不上任何忙。在我看来,女人这样过一辈子,太可怜了。

在照顾妈妈的那段日子,我过得很抑郁。同学们都去了大城市工作,生活好像都很精彩,大学的闺密也有了新男朋友,偶尔在QQ里秀恩爱,也深深地刺痛着我。

有一次,在城里工作的表姑主动给我打电话,说要给我介绍对象。男孩在深圳上班,月薪过万,他父母都是单位退休的职工,只想找个老实的女孩过门。听到这个消息,我并没有拒绝。

不久后,男方的父母到了我家。两个老人一看就是知识分子,说话也挺和气的。一番了解之后,男方父母对我很满意,尤其是吃了我做的一大桌菜之后,还提出只要我同意就马上订婚。我父母也挺高兴,对这门亲事没有任何意见。因为当时男方外派到马来西亚工作半年,要年底才有回家,他父母就说过年再安排我们见面,只给我看了男孩的照片,长得还行。

之后,未来婆婆每天都跟我打电话,我们相处很愉快。快到年底时,未来公婆让我去他们家住一段时间,过年的时候他们儿子就要回来了。我当时心想,这么好的父母教出来的孩子肯定不差,只要男方不嫌弃我,我就能跟他培养感情,说不定是一桩好姻缘呢!

我主动住进了相亲对象的家

就这样我住进了从未谋面的相亲对象的家里,为了讨好未来公婆,我在他家很小心翼翼,生怕自己没做好让他们对我有不好的印象。好在他们都很和气特别关心我,公公教我写毛笔字,婆婆还带我去参加小区的联欢会。那段时间,我感受到了我心底最希望的爸妈的样子。

过小年那天,我的相亲对象田伟回来了。我俩见面之后,田伟待我十分客气,他比我大8岁,但看上去很年轻,我对他很满意。可第二天半夜,我听到隔壁房间发出了很小的争吵声。于是起床走到客厅,听到了田伟跟他父母的对话。

“你们到底什么意思?我说了我自己会找女朋友。你现在硬塞一个给我,对她也不公平。”“你都这么大了还没对象,我们不管你,你就更加无法无天了。五年前你就说找找找,现在也没见你找回来一个姑娘。你再不找对象结婚,我们就会看不到孙子了。小燕挺好的,她对你挺满意,我们对她也满意。”

“她一农村女孩,我跟她没有共同语言,况且,我也看不上她。”“你知道什么?她起码比外面那些女孩更贤惠,也会照顾我们,而且肯定对你言听计从。这次你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

尽管他们压低着声音,一字一句我都听得很清楚。回到房间,为了不哭出声,我咬着被子默默地流泪。原来田伟嫌弃我配不上他,他父母也只是想找个听话的儿媳妇。我恨自己地出生,恨自己总是低人一等,恨自己无力改变自己的命运。

第二天早上,我起了大早,准备离开田家。没想到刚出房门就被田妈妈拉着说去办件大事。一路上,我恍恍惚惚。田爸开着车带我和田妈到了4S店,田妈把一把车钥匙交到我手上说:“小燕,这是给你的订婚礼物。”我怔住了,不知道如何回复。我承认我心动了,要是没有听到前一晚的对话,可能会觉得我是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最后,我还是决定收下这台车。只要田爸田妈同意,我就跟田伟结婚,没有感情就结婚后再谈培养感情。我没有那么心高气傲,我要改变自己的命运,结婚是目前唯一的途径。

四年婚姻换不来老公的爱

田伟深圳上班后,我仍然住在田家,以他未婚妻的身份。隔年五一节,田伟赶回家,我们俩在双方家长的催促下领证了。田家父母给了我爸妈十万聘礼,摆完喜酒,田伟就回深圳上班了,我仍然在湖南老家陪着他父母。我尝试着跟婆婆说想跟田伟一起去深圳,但婆婆却说等生完孩子了再让我去深圳找工作。

婚后我跟田伟每天都会发一次微信,每隔两天都会视频一次,来来去去都是几句闲话,也没有什么可聊的。与其说我们是在慢慢熟悉彼此,事实上他更像是完成任务的态度。之后,在公婆的活动下,我进了当地一家事业单位上班,工作体面,收入也很稳定,也打消了想去深圳的想法。在家里,我包揽了所有的家务,尽心尽力照顾公公婆婆,只是,我很少见到我的丈夫,这让我怎么怀孕呢?

婚后我一直没怀上孩子,公公婆婆对我颇有微词,总是挑剔我家务没做好,晚上回家晚等等。我也多次跟田伟提过,想让他回湖南上班,但是他总是说要从长计议。现在我们已经结婚4年了,也已经彻底对这段婚姻失望了。我觉得自己更像是他们家找的保姆,而不是妻子。因为一直没有孩子,公婆总是明里暗里说让我去检查检查身体,而目前这样的婚姻状态,我压根没有要孩子的想法。上个月,我跟田伟说,我想离婚,他并没有任何惊讶,相反他冷静对我说,只要我想清楚了,他就同意离婚。

听到他的话,我强撑这么多年的希望彻底地崩塌了。起初我是想用婚姻改变自己的命运,没想到是自己亲手毁掉了自己的幸福。

  相亲对象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