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合租人”系列之一:和一对新婚夫妻合租的男生

2013-06-27 阅读数 357826

“中国合租人”系列之一——和一对新婚夫妻合租的男生

口述/严琛整理/刘艳

正值毕业季,此时对于广大学子来说,租房是除找工作之外的头等大事。刚出校园,立足未稳,为了节约生活成本,很多人会选择合租。大城小事,合租屋里的故事,也许平淡,也许日复一日重复同样的事情,但却充满着人间烟火,让年轻人在梦想奋斗的新起点,能感受新的温暖和新的刺激。从本期开始,本版将推出“中国合租人”的系列故事,让我们一起关注合租人群中他和她的故事。如果你正值毕业,如果你儿女正值毕业,不妨来看看“中国合租人”的故事,也许你会找到共鸣,也许你会陷入深思。 

本期向我们倾诉的主人公,他刚搬离合租了一年的房子,现在他说:“合租太麻烦,以后再也不和人合租,起码不和夫妻合租。”

她老公配不上她

去年大学毕业,我带着一床薄被子和一包皱巴巴的衣服,狼狈地搬来和一对新婚才两两的夫妻合租。初见乔姐,从我男人的角度来看,她外表很一般,但透着一股子倔强,相对而言,杨哥就显得很无精神,尾随在乔姐身后。 

我到屋时已经很晚,乔姐为我铺床叠被煮面食,并说:“出门在外,大家互相帮助,安心在这里住吧。”出校园的第一个晚上,就这样在陌生人的晚安中开始。可是,这对新婚夫妻正如胶似漆。头一个晚上,听着他们时不时的动静,我缩在床上实在难熬,尤其前女友才因为一些现实原因离我而去。

第二天我为了免于尴尬,面试完之后就找个网吧呆着,尽量晚回去。没想到乔姐打来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吃饭,并强烈要求我别在外吃:“外面的食物真的不干净,吃出病来了怎么办?再说你个子大,吃那么点晚上不饿吗?就和我们一起吃吧。”我盛情难却。回去才发现杨哥出差,只我和乔姐两人吃饭。和一个陌生异性吃饭,无比尴尬。可乔姐好像没所谓,问我学校专业家乡女友工作之类的问题。此后,一到下班的点,乔姐就打电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家。我也开始习惯吃饭时和她闲聊,也了解了她和杨哥的故事。实在很羡慕杨哥能找到这样一位老婆,结婚不办酒席不买房不度蜜月,甚至连婚纱照都没拍,可乔姐还感觉很幸福很满足。

可是我总觉得乔姐错付了人,每次杨哥出差她都把他收拾得干干净净,出差回来又替他洗一大堆脏衣服,给他做大桌子菜,把他伺候和舒舒服服。杨哥每次回来,都是由垂头丧气慢慢变得有精神,似乎乔姐这儿就是他的充电站。他将外面的压力带回来,在乔姐这里释放,可是乔姐过得好不好,杨哥似乎从不过问。有一次杨哥出差回来,和我正好撞上,我们两人一同进门,看到乔姐正就着一碗青菜和老干妈吃饭。杨哥进门后把包一扔,往沙发上一倒,说了两个字:“好累!”乔姐马上放上碗筷说:“这么早就回来,也不说一声。我去买菜做饭。”然后乔姐就下楼买菜去了。我看着桌上的青菜和老干妈,一阵心酸。每次杨哥回来,都是大鱼大肉,就连和我在一起,乔姐都是紧着我的胃口,而她一个人时,却过得这么寒碜。气愤的是,杨哥当没看见一样,在沙发上睡着了,睡醒后就享受着杨姐亏待自己省下来的好菜好饭。

以前有人说好女人总遇不到好男人,现在我信了。乔姐就是一个顶好的女人,她可以找个比杨哥好几倍的男人。

她被逼无奈去打胎

每每看着乔姐对杨哥无微不至地照顾,而杨哥却像麻烦制造机一样给乔姐制造麻烦,我就有种替天行道的正义感。比如杨哥的父亲过来治病,他只会愁眉问“怎么办怎么办”,是乔姐去找朋友借钱找医院托熟人找床位。再比如某次交房租,杨姐在我面前欲言又止,十分不好意思才说出口,而杨哥只会在房里问“怎么样,借到没”?这么没担当的男人,养不起自己女人也就算了,可连借钱都要女人出面,实在太过份。我试探性地问过乔姐为什么会跟杨哥走到一起,她说:“反正跟定他了就不会变,只要我们努力,我们以后的日子会好的,你也一样。”

好在杨哥不是经常在家,可只要他回来,我就感觉他又来“暴殄天物”了,就这样我对乔姐的怜惜一天一天加深。直到去年11月份,我才彻底豁出去。那时我在厕所里看到一根验孕棒,为了能好好相处,我装作不知道。可心里实在有些好奇,因为我看不明白那验孕棒上是怀了还是没怀。第二天一大早,我准备问乔姐,可起来就没看到她,也没有看到她准备的早餐。她从没这样过,我感觉到有些不安,就给她打了一个电话,第一次没人接,我隔了五分钟再打,还是没人接,我马上再打,这次乔姐接了,但没有说话,只听到她有微微的抽泣声。原来,她去了医院,要打孩子。我马上请假赶了过去。

乔姐一看到我,眼泪就涮涮流了出来,我劝她走,她不肯,说:“我非打掉不可,现在我们根本没有能力养这个孩子。”说完她就蹲在地上,头埋在胳膊下一抽一抽的,那样子着实让人心疼。直到医生叫她的名字,她才起来,缓缓走进手术室,就像进刑场一样。我在外面焦急地等着,我不敢想里面发生的事情,可脑海里不断出现一些残忍的画面,我想一走了之,却不忍丢下乔姐,只好一根接一根地抽烟。四十多分钟过去,乔姐终于出来了,面容憔悴,扶着墙,我马上上前去扶她。一医生走过来冲我说:“你老婆第二次打胎了,以后注意点,没一点担当。”我白白被人说了一通,乔姐却说:“不要告诉你杨哥。”我很气愤,替她气愤,却也只能点点头。

乔姐休息了一天,第二天就像往常一样去上班了,晚上回家一样做饭看电视看书。她总有种让人感动的乐观。过了几天,杨哥回来,她提都没提这事,仍是给杨哥做好吃的,给杨哥洗衣按摩。

 

我出于好意的帮助,惹来她老公的警告

乔姐是我见过的最具有传统美德的女孩,可是惜她太要强,而且老公没找好。我和她之间关系一直不错,她当我是弟弟一样,而我也很尊敬他。自从她打了胎,杨哥不在的时候,我就尽量帮她分担家事,有时也帮她处理工作上的事情。她都说“看来工作真的锻炼人啊,你变勤快了”。

有一次,客厅窗帘掉了,我们通力合作,她扶着梯子,我爬上梯子安装,正巧杨哥拎着包进来。乔姐由于不能松开梯子,就没像往常一样去迎他,他马上板起脸孔,我只好赶快装好窗帘,以免引起误会。还好杨哥呆家里的时间不长,这事就过去了。可是后来有一次,乔姐阑尾炎发作,在床上疼得翻滚,没别的选择,我只好送她去医院,还好不用做手术。我当时就打电话告诉了杨哥,他第二天赶回来,并不是谢谢我,而是冲我问:“以后离我老婆远点。”这是我第一次见杨哥有点阳刚之气,至少说明他在乎乔姐。可我也一肚子火,回一句:“要不是我送她来,她现在还在家里疼得打滚。现在交给你了,自己的老婆也不好好照顾。”说完我就走了。

我真心觉得乔姐跟着杨哥太委屈,但人是乔姐自己选的,她都没埋怨,我就算心里再抱不平,也不能有其他举动。我总不能劝她离婚吧,大不了以后乔姐不在家,我多帮帮她。可事后我却听到杨哥对乔姐说:“要不我们搬出去吧,我们俩单独住。”乔姐这次没有依着杨哥,说:“你钱烧得荒啊,上哪去找这么便宜的房子?要首付钱,别浪费,就住这,挺好的。而且小严人也不错,我们搬走了,他怎么办?”我感动于乔姐对我的关照,可也担心,她这样说,杨哥岂不是更误会了?

乔姐出院后,杨哥又被派去市州,走之前,他把我拉到一边,点根烟给我说:“大家都是男人,你应该理解我的。那次是我不对,你别往心里去,以后……”我急忙打断他:“以后我会和乔姐保持距离。你放心吧,乔姐对你死心踏地的。”杨哥笑了笑,十分不自信地。

她老公向我下跪求我离开

我看得出乔姐是死心眼的人,她不会做对不起杨哥的事。但为了不影响他们夫妻感情,我还是尽量和乔姐保持距离,回家吃饭的次数也少了。但我想起乔姐一人吃饭,又会很“虐待”自己,于是隔一天我又会带些菜回家,让乔姐做饭吃。乔姐老说膝盖骨疼,有次单位发了药店的优惠券,我一想自己没什么药买,就给她买了两盒女士盖片。杨哥回来后,乔姐就如实相告了,她说:“小严真像我亲弟弟,还惦记着我的经膝盖呢。”我当时就想,真应该嘱咐乔姐,让她别说实话,可是迟了!

果然,晚上等乔姐出去买菜,狠吸一口烟,然后狠狠按灭,突然跪在我面前,说:“小严,哥求求你,你离开吧。你年轻帅气,可以找很多女人,可我只有你乔姐一个,我离不开她啊。除了她,我再找不到别人了。”我被这阵势吓到,不知道如何是好。好像我偷了别人东西一样。正好乔姐此时进来,三个人,要多尴尬有多尴尬……

乔姐走过来,扶起杨哥,什么话都没说,只是流泪。我都莫名其妙,我做底做啥了?现在倒是我里外不是人了!尽管我非常瞧不上杨哥的这种做法,但我实在也没办法,像个犯错的小孩一样,默默走回房,然后决定,搬家呗,还能怎么样!

乔姐替杨哥跟我道歉,叫我别走,她说:“我们一直相处不是挺好吗?是你杨哥一时糊涂,你别往心里去,不要走了。”说实话,我也舍不得走。我现在每天下班都有热饭吃,已经比很多人强了。可是我觉得我非走不可,不然以后杨哥又将什么事怪到我头上了,我自己都不知道做错了啥?

走的时候,乔姐为我做了最后一顿饭,当然,杨哥也在,我们三人默默吃着。我心想,吃完这顿饭,以后可就解脱了,以后,再也不和夫妻档合租了。

编后:

人保部新闻发言人尹成基透露,2013年我国高校毕业生再创新高,达到699万人。这些刚走出校园的六百多万男男女女,加入了浩浩荡荡的租房大军,从此开始了真正的社会生活。在寻找租房的过程中,他们很有可能会和夫妻或情侣合租。单纯的毕业生们,如果再用学校时那一套待人处事的方法,很有可能就会面临我们故事男主角的困局,自己明明是好心,却好像做了坏事,最后被逼“扫地出门”。租房的故事天天都发生,“中国合租人”的故事,我们下期继续,期待您继续关注,并欢迎您提供好的故事题材。QQ:915029624。

  中国合租人 合租 毕业合租 凤网/今日女报

相关推荐

  • 本期“中国合租人”故事的主角是一个男生和三个女生。一男三女合租,也许你会羡慕这个男生,一回家就被三个女生围绕。他跟我们倾诉时也说,自打看了网络热帖《和空姐同居的日子》,就期待着毕业后也能找到这样的芳邻。没想到上天真让他找到了这样的机会。更没想到的是,三个美女争相让他“当男朋友”。这到底是桃花运,还是桃花劫呢?
  • 妻子休产假回老家,很快就将为人父的张某耐不住寂寞,竟于凌晨时分潜入合租于同一套商品房内的女子房间,遭到反抗后跪地求饶,但还是躲不过法律的制裁。25岁的张海军来到苏州后在一家运输公司任职,他和妻子以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