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人写好歌”——深切缅怀恩师李光曦先生

2022-03-23 阅读数 8302

编者按:李光羲,又名李光曦,祖籍天津,中国著名抒情男高音歌唱家、歌剧表演艺术家,中央歌剧院国家一级演员,享有国务院颁发的“有突出贡献的优秀专家”称号,有着“歌坛常青树”的美誉。 曾因主演第一部古典歌剧《茶花女》而成名。2022年3月13日,李光羲因突发脑梗在北京病逝,享年93岁。3月19日,李光羲告别仪式在八宝山举行。


“做好人写好歌”

文/谭波

2022年2月13日晚22点56分,著名军旅作家孙华伟先生突然给我发来了恩师——著名歌唱家李光羲先生唱遍海内外的经典歌曲《祝酒歌》,我看到后心里一震,马上反应过来,立马给李光羲恩师的女婿,我的姐哥——著名画家冯庆先生打去了电话,问候恩师李光羲先生的身体情况,冯庆先生告诉我93岁高寿的恩师李光羲先生去世了,我顿感天都塌了,心情非常悲痛,恩师李光羲先生教诲、关爱我的许许多多往事浮现在了眼前。 

2.jpg  

2017年10月4日是中秋节,也是恩师李光羲先生和师母的钻石婚纪念日,当天我是唯一被邀请到家里的客人,我去之前的头两天,恩师李光羲先生给我发来了短信,第二天一早又在电话里给我说,明天上午到了时,他和师母来他们小区大门外面接我。我到达时,恩师和师母已早早地等候在那里了,结果我才发现,从恩师接我的地方到他家里要走很远的路,我当时心里既充满了敬意也满怀愧疚,当时,恩师已经是89岁的人了。

到了家里,恩师结合我写的歌词《牵着妈妈的手》和《你是天下最美的兵》,一个上午给我讲了他自己64年舞台艺术的历程、经验、成就、感悟以及对新中国、世界歌剧、民歌、通俗音乐的理解、看法和艺术创作……    

3.jpg

恩师反复说,“一切艺术作品的创作、表演、演唱标准就是真善美,没有真,就没有善和美,并且文艺作品的主题必须是正能量、阳光,讴歌主旋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恩师对我说:“谭波,你的歌词是一种内心情感的喷发,是从心灵里流淌出来的,歌词里有形象,有真情有善和美,从你心里流出来,变成音乐,变成歌词流出来的,孩子,你记住,歌词必须是感动自己也感动听众的词句和音符。”

2019年5月,我听说恩师因为受伤腿脚有些不利索,我再次来到恩师家中,一来急于看望恩师和师母,二来我们《人间真情》摄制组也想拍摄他的纪录片。恩师见我们去了,非常高兴,我便问起了他的脚伤问题,他却一带而过,满脸欢喜地问我有什么需要他做的事情,我说,您老喜欢的歌词《走在长安街上》,已经由施咏之先生谱曲了,我把曲谱送来请您指导,恩师李光羲先生看了非常高兴,马上在曲谱上题写了“祝颂歌传唱中华大地”。

他说,孩子,你这首《走在长安街上》歌词就是《北京颂歌》的姊妹篇,我唱《北京颂歌》已经40多年了,一直在等新《北京颂歌》,你终于把歌词写出来了,写得好啊,要不是我这腿脚不听话,我也去录一版,留个纪念。我当然多么希望恩师也录唱一版啊,接着他问我这首歌谁唱,我说将由著名歌唱家阎维文老师演唱,恩师当时非常高兴,谦虚地说,好啊,阎维文老师是位非常好的大歌唱家,他唱是非常合适的。

阎维文老师演唱歌曲《走在长安街上》后,我把歌曲发给恩师李光羲先生听,他非常高兴,当歌曲MV做出来后,我又专门带去请他观看。恩师看完后,激动地说,好啊,这样的歌曲这么美的画面,观众就能身临其境地感受到北京和国家一日千里的变化,更加热爱我们的祖国。

随后,恩师和师母领着我们欣赏了他们从世界各地收藏的冰箱贴,一一向我们讲述了其中许多美丽动人的故事。接着,恩师把我请进他的书房,用心地为我题写了“做好人写好歌”、“美育为树人之本”,当我要离开恩师和师母时,他再次叮嘱我,要想写好歌词,做好词作家,必须首先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好人,做一个爱国爱家的好人,我时刻铭记着,也是怎么做的。

1.jpg

早些时候,我是跟随著名诗人、书画家、词曲作家汪国真先生学习创作歌词的,后来陆续开始在《作家文摘》、《词刊》、《中华英才》等国家大型报刊和地方上的党报、晚报上发表歌词。恩师在2017年第12期《词刊》上见到我发表的歌词《牵着妈妈的手》时,给我打来了祝贺电话,请我去他家里见见面,我去后,他对我说,他非常喜欢这首歌词,结合这首歌词,他向我讲述了作为家中长子所历经的人生艰辛,到后来他成长为著名歌唱家的经历,然后告诉我,歌词就要这样给人们真善美,令人动心、动情。

说着说着,他就给著名作曲家印青老师、张千一老师打电话和发短信,请他们为我的歌词作曲,还问我跟著名作曲家刘青老师熟不熟悉,我说熟悉,他说,那我就不给他打电话了,你自己去拜访拜访他,这么好的歌词一定要请好的作曲家作曲,不然,就把歌词给浪费了。后来很长日子里,恩师李光羲先生一直关心着《牵着妈妈的手》这首歌词的情况。

这两年,因为疫情,我很少与恩师和师母见面,但恩师对我的歌词创作依然非常关心,我短信发去的歌词,恩师就用短信给我教诲和提出修改意见,其中两条短信让我受益终生,我时刻铭记在心:“谭波,你的歌词从形式上看是短歌体,不好谱曲,没能给作曲家一个起承转合的抒发余地,而过去流传的民歌,都是长期经老百姓随口哼来的小调传下来的,你要千锤百炼。”“收到歌词,我忽然想到是不是歌谣体看似简单实则难写?所有民歌歇语全是经千百年不断传唱,不断完善顺口好听才留下来的,你要在这方面下些苦功。”

2020年11月和2021年7月,当得知由我作词、著名作曲家胡旭东作曲、著名男高音歌唱家王传越演唱的歌曲——《我们跟你走》入选中宣部“学习强国”建党百年“唱支山歌给党听”100首展播歌曲,还被中宣部“学习强国”、广东省广播电视台和太平洋音影公司收录出版为“建党百年新时代红色经典歌曲”红色胶片珍藏版;歌曲《我们跟你走》先后荣获了2020年中国音协“听见中国听见你”四川省优秀推选歌曲、2020年四川省文联、四川省音乐家协会“颂歌百年——庆祝中国共产党100周年”专题歌曲创作优秀作品奖后,分别给我发来了祝贺短信,其中恩师发来的一条短信,让我常常热泪盈眶:“谭波好久不见,我也老啦!祝你幸福。”

如今恩师离我们而去了,但他给我留下的那些教诲和他的德艺双馨,我会时刻铭记在心,我要把他的风范好好传承下去,像他给说我的那样:“做好人写好歌。”




编辑:罗雅洁

审核:吴雯倩


logo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