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需要的太多,唯独不需要诗词口号之争

2020-02-14 阅读数 42287

文/傅春桂

山川异域,风月同天。

岂日无衣,与子同裳。

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

武汉加油!

湖北加油!

这些天,铺天盖地都在说国人没有学好语文,相反,日人却把唐诗宋词学到骨子里了,两厢对比,差距十万八千里,大有不把国人打入十八层地狱不罢休之快。

昨天,有网友爆料说这些诗词是国人写的。真假不那么重要了,日本人写的也好,国人添上去的也罢,已经不重要了。

就诗词来说,“山河异域,日月同天。”有错吗?

就口号来说,“武汉加油!湖北加油!”错哪里了?

都没有错。

错的是一群吃饱了饭无所事事的文字客。

微信图片_20200214155851.jpg

写字,不要成了老鼠

不希望中国人成为过街老鼠,也不希望中国成为没有开发的非洲。

挑起唐诗宋词口号之争的文人,包括作者本人,更不要成为另类过街老鼠。

日本人在捐赠的物资箱上写唐诗宋词,是因为他们没有身临其境,不身在此山中,自然不能感受切肤之痛,所以,他们才会吟唱出“岂日无衣,与子同裳”来。

这是感情产生的距离,这是地域产生的隔阂。用不着在这上面做文章。

喊出武汉加油湖北加油口号的,设身处地体会到了撕心裂肺之痛,感受到了生离死别之情,深处灾难中的国人,此刻都懂得武汉不需要风花雪月,不需要“明月何曾是两乡”。有一句武汉加油,有一句湖北加油,已是慰藉。

事实上,此时的武汉,此时的湖北,此时的中国,唐诗宋词,加油口号,不能解决具体问题。

微信图片_20200214155855.jpg

诗词和口号,为了祈福

五千年来中国人勤劳俭让。中国礼仪之邦。礼义廉耻,这些汉字,世界通用。

唐诗宋词不能当饭吃,口号也不能当饭吃。

同样,唐诗宋词不能消灭病毒,口号也不能消灭病毒。

但这些,都需要。

因为,这是一种表达方式,目的是一致的:祈福!

心情是一样的,安慰!

因此,唐诗宋词也好,口号也罢,都是一份祝福!一份期许!一种寄托,一种关爱方式。

仅此而已。

日前,作者高中老师给同学们发了一个帖子:人生在世,有三不能笑:不笑天灾,不笑人祸,不笑疾病。立地为人,有三不能黑:育人之师,救人之医,护国之军。千秋史册,有三不能饶:误国之臣,祸军之将,害民之贼。

那么,读圣贤之书之人又要怎样做?

那就是,有三不能避:为民请命,为国赴难,临危受命。

这才是要去认真思考的。

微信图片_20200214155859.jpg

武汉加油,还要加盐

本不想再在这上面纠结了的,再纠结,我也成了酸臭迂腐的秀才,顶多也是个文字客。我写上此文,是因为特殊原因。

要肯定,武汉现在需要的,不是加油。也不是唐诗宋词。

现在的武汉,早已精疲力竭。如一辆跑散了的汽车,油加得再多,也已经无济于事。

处于极度紧张与疲惫的医护人员不能再加压,他们已到极限。

超负荷坚守基层的干部和公安干警也不能再加压,他们也已到极限。

血肉之躯,能支撑多久?

精神?自觉?党性?责任?

这些都需要,但不是全部。

人的意志可以是钢铁长城,但人的肉体不是特殊材料。

武汉要加油,湖北也要加油,但更要加盐。

抗战在一线的英雄们,需要好好的睡一觉,需要有替换的防护服,需要安安心心跟家人打个电话,需要减少出诊时间,需要舒舒服服洗个热水澡……他们有许多的需要。

那些咳嗽和发烧的疑似患者,需要及时去医院,需要及时确诊,需要有一张病床,需要治愈出院……他们有更多的需要。

武汉这座城市,需要更多的医用器械,需要口罩,需要药品,需要医生,需要粮食蔬菜,需要全国人民的理解支持……他们同样有更多的需要。

唯一不需要的是,诗词口号之争。

无聊文字客,请走开

武汉不需要唐诗宋词,不需要口号,同样,武汉不需要无良文人。

有精力,去做点实事。像一线的英雄。像一线的媒体人。像在后方运筹帷幄的决策者。

要知道,诗词解决不了武汉的问题,口号打不倒病毒。同样,纠结诗词与口号一样解决不了武汉的问题,一样消灭不了病毒。

诗词与口号之争,客气说是文化人的文字游戏,不客气说是无聊之极。

即便赋了诗词,即便喊了口号,赋了也就赋了,喊了也就喊了,你挑的哪门子是非?

会写几个字,会写几篇无病呻吟的文章,不去讴歌一线的英雄,不去帮助人民做些实事,却在搬弄文字是非,其心何居?其情何堪?

做人做事,三思而行。

人,总要有一种境界,总要有一点修养,总要有几分素质。最重要的,要有气度,有包容心,有怜悯之心。说到底,要有爱,有大爱。扯日本的唐诗宋词,扯人民日报的口号,说到底,是吃饱了没事做,撑的!

多点理解,少点无聊。

多点关爱,少点扯淡!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