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凤网首页 >  凤网新闻 > 凤网专栏 >  正文

她三次进出集中营奇迹救出丈夫 被称天生是当特工的材料

出处:今日女报/凤网 2017-10-30 15:32:10 0人参与
1949年底,朱枫在最后一封私人信件中落了一个款——“威凤”,她以前从未这样自称过,这个名字充满豪气和喜悦。她即将完成中共秘密情报任务,准备离开台湾。她叮嘱家乡友人,“望顺告小女及晓妹,多年不见想念弥殷,得此可增快慰也”。……

朱枫

文/陈晓丹

朱枫临刑当日在台湾军事法庭上。

1949年底,朱枫在最后一封私人信件中落了一个款——“威凤”,她以前从未这样自称过,这个名字充满豪气和喜悦。她即将完成中共秘密情报任务,准备离开台湾。她叮嘱家乡友人,“望顺告小女及晓妹,多年不见想念弥殷,得此可增快慰也”。

就在30天前,她在已经解放的上海接受秘密使命,让她与打入国民党内部的“密使一号”吴石见面,同时与台湾地下党最高领导人蔡孝干单独联系。此后的40多天,朱枫与他们多次接头,获得几批重要情报,秘密送回大陆。

归期将至,凶险却在暗中逼近。1950年1月底,蔡孝干被捕叛变,一周内竟供出400多名同志,滞留在浙江定海的朱枫也遭遇黑手。吴石、朱枫相继被捕,因吴石是台湾“国防部”中将参谋次长,案子震惊国民党最高层,被列为“中共间谍第一案”。

眼看反共阵线从内部瓦解,台湾当局恨之入骨,开始血腥肃清。1950年6月10日,吴石、朱枫和国民党高级军官陈宝仓、聂羲被台湾“特别军事法庭”判处死刑,在台北马场町英勇就义。

两张半个世纪后解密的照片还原了朱枫就义当天的情景。一张是在法庭上,全副武装的法警严阵以待,她端手扶着栅栏,淡定从容,穿着家居的淡绿色碎花旗袍,外套深蓝色毛线衣。而她最亲密的战友吴石,此时正在死刑判决书上签字,同样一派轻松。两名死囚的视死如归让国民党的法庭显得卑微渺小。

另一张照片是朱枫被推向法场,两名法警一左一右押送,粗大的绳索紧紧勒住她的肩头和脖颈。临刑前她高呼革命口号,身中7弹。

朱枫的英勇无畏让审理此案的国民党少将谷正文倒吸一口凉气,他哀叹道,“此种维护重要工作、不惜牺牲个人生命之纪律与精神,诚有可取之处”,赞她“党性坚强、学能优良”。被捕后朱枫不欲苟活,曾吞服二两金子自杀,那惨烈的一幕也加深了国民党当局对共产党人的恐惧和绝望。

多年来,人们对女革命家的描写陷入英雄主义套路,脸谱化、单一化,仿佛她们不食人间烟火。其实革命者首先是活生生的人,其次才有响当当的精神。

朱枫在黎明到来后反身走向黑暗,这份勇敢并非没有先兆。原名朱贻荫的她,是宁波镇海的朱家四小姐,家世显赫,极有才情。她从小拜师书法大家沙孟海,习得一手漂亮的小楷,如果没有战乱,她必是另一番天地。然而在乱世,美丽的富家千金爆发了浪漫英雄主义,并最终献出生命。

她的内心温柔绵密,对丈夫儿女爱得那样深沉。她的第一任丈夫是奉天兵工厂的技师陈绶卿,她22岁时远嫁沈阳做了陈的继室,当上一大堆继子女的慈祥继母,又生下了自己的女儿。

“九一八”事变后,朱枫一大家子逃回镇海,丈夫一夜暴亡。寡居七年后,她与称自己“舅妈”的名义上的外甥朱晓光热烈相爱,他们的爱惊世骇俗。朱晓光自号“梅君”,朱枫称他“梅郎”,在浴血抗战的洪流中,她找到浪漫情感的归宿,同时追随热血爱人走上了革命道路。

朱晓光引爆了朱枫的英雄引擎,他们一起宣传抗日,散发传单,救护伤员,她满心舍生取义的豪情。1937年,朱枫、朱晓光夫妇到武汉营建中共领导的新知书店,儿子朱明已经一岁。

此时,朱枫已经利用富家背景搜集情报,她与敌伪人员搓麻将、混饭局,获取了大量机密。有一次,她被日本宪兵队抓捕,但她机智地解了围,一出狱就去买时装、烫头发,以消除敌人的怀疑;她还曾三次进出上饶集中营,奇迹般地救出丈夫,她天生就是当特工的材料。1945年,朱枫秘密入党,成为华中局的情报人员。

1949年5月上海解放,朱枫被派遣到台湾执行任务。一家人苦盼团圆,夫妻俩在通信中盼望着:“我们的后半生该有了快乐。”没想到, 最后等到的却是永别。

2002年,台湾“二·二八纪念馆”展出《1950仲夏的马场町——战争、人权、和平的省思》,数以千计被屠杀于马场町刑场的共产党员与左翼人士无声控诉着50年前的罪恶,朱枫是其中最夺目的女性。她是威风凛凛的人中凤,一首挽诗曾道:“惊涛拍孤岛,碧波映天晓;虎穴藏忠魂,曙光迎来早。”凤鸣于海余音长存,灼灼其华不失颜色。

本主题已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查看全部]
<上一页 1 共1页
标签: 朱枫 
相关文章
推荐欣赏
娱乐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