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卫社:生命源头守护者,为危重孕产妇保驾护航

2022-03-08 阅读数 20027    赞 4

主视觉.jpg

张卫社,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产科主任

张卫社-定稿007.jpg

大家好!

我叫张卫社,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产科主任,在产科医生这个岗位上,我已经干了24年。有人说,产科是医院最有喜气的地方,可是,谁又知道,这喜气的背后承载着多少突发的风险!

古话说,女人生孩子,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如今,现代医学已经极大地降低了这种风险,可是,那些危重孕产妇面临的危险却一点也没少!24年来,我每天工作15个小时,手机从不关机,每年经历上百次母子生命垂危的较量,身上的担子,一刻也松不了。

 那是2009年的一天,天刚亮,一位即将临产的双胞胎妈妈紧急转到湘雅医院,入产房的时候第一个宝宝已经看到头了,宝宝生下来后紧接着胎盘也掉了下来。“不对!这情况不对!”我的心一下子被揪了起来。

果然,我一摸,第二个宝宝没有在子宫里,而是被“挤”到了腹腔。如果不尽快手术,超过6分钟,母子生命都难保。

那时,我还只是一个普通医生,擅自决定抢救方案,责任完全要自己承担。可是,情况紧急,哪里等得及片刻的犹豫和上报!

我不知道自己哪来的胆量,一边嘱咐护士稳定产妇,一边呼叫上级医师到手术室,自己直接护送产妇,展开生命接力。我听到自己扑通、扑通急促的心跳在计算着时间,2分钟!3分钟!终于在第6分钟听到了第二个宝宝的哭声,孩子和妈妈都保住了,整个手术室都沸腾了,我也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过后,有同事劝我:“万一不成功,你不怕惹官司吗?”我还真是没有怕过。每次遇到孕产妇生命危险的时候,本能的冲在最前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负什么责任!

这只是多年前我处理的一个病例,24年全心全意为孕产妇考虑,获得了她们的信任。我经常会被正在抢救的孕产妇握住手说“张教授,将生命交给你我放心”,也常常收到出院很久的妈妈发来孩子的照片和视频,甚至有60多个宝宝取名为“湘雅”。

而我自己,也在努力挽救一个又一个危重孕产妇的过程中,成长为湘雅医院知名的教授、博士生导师、国内知名的围产医学专家。

医生的战场不只在手术台,很多时候,科研攻坚才能治服威胁孕产妇的“杀手”。10年前,被称为“出血之王”的“凶险性前置胎盘”,曾夺去无数孕产妇的子宫和生命。这个难题,我一定要解决! 

这场子宫保卫战一打就是10年。白天查房、手术,晚上挤时间给学生和团队成员一起研发止血、保留子宫的技术。

最终在2019年,我所在的湘雅医院产科成功将这种疾病高达30%的子宫切除率降为0。降为0,意味着什么?意味着我们还患者一个完整的身心!同时,我们将这项技术进行国内、国外的推广,让更多患者受益。这项研究,获得了2018年度湖南省医学成果一等奖。

类似的科研成果还有很多。当然,这些科研成果属于我们整个团队。这些年,我最自豪地就是培养了一支能打善战的产科队伍,成为全省、甚至全国各大医院产科的中流砥柱。然后,她们又像播种机一样,将产科技术传授给更多的基层产科医生。

在危重孕产妇抢救的时候,我感触最深的就是“你为什么拖到最后一口气才到湘雅?”,这多半源于她早期的危险信号没有被识别出来。坦白地说,很多基层医生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没有听到过这些病例,她怎么能一眼认出这些危险来!一旦到了非常危急的阶段,患者一家人才火急火燎地赶到湘雅医院救命。

有时候,我在医院见到那些产妇和她的家人们,不顾一切地冲进诊室或病房找我,真是觉得她们“太不容易”,能让她们在家门口看好病,成了我最大的愿望!

为了实现这个愿望,也为了产科的发展与传承,我和团队花费了大量的精力,搭建了一个产科医生培训的平台,至今已经有20多万名基层医生接受了培训。我相信,即便我们传授的只是星星之火,也能在全省、全国产科救治的大局上点燃燎原之势。

如今,国家迎来了三孩时代,产科将面临更多新的挑战,我将更加坚定地做好一名产科医生。产科医生不易但不能放弃,艰难但要坚定。不论孕产妇病情多凶险,我和同事们都会冲在第一线,给患者一起与疾病赛跑,守护每一个生命。

谢谢大家!

 编辑:俏俏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