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西州妇联打造“执委妈妈看护队”:近3万留守儿童有了守在身边的“妈妈”

2021-10-08 阅读数 20670

 “我志愿加入执委妈妈看护队,做留守儿童的代理妈妈,保护孩子安全,照顾孩子生活,呵护孩子心灵,把留守儿童当成自己的孩子来关心关爱,让每一个孩子都生活在灿烂的阳光下。”近日,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古丈县坪坝镇窝瓢村,执委妈妈看护队的两名队员杨凤莲和向玉梅,在村服务中心的会议室里,重温了一遍“执委妈妈看护队誓词”。
       今年5月,围绕推进乡村振兴总要求,聚焦强化基层治理目标,湘西州妇联在全州开展了“执委妈妈看护队”行动,将村(社区)妇联执委们组织起来,在村(社区)党支部的领导下,成为留守儿童的代理妈妈,帮助解决孩子们的人身安全、身心健康、社会交往等问题,探索村妇联执委关爱帮扶留守儿童的有效路径。
       如今,距离执委妈妈看护队这一工作正式实施已经过去了一段时间,这些妇联执委们对自己的新身份适应得如何,孩子们又有什么改变呢?

image.png
执委妈妈的“六看六问”
       “村里留守儿童的数量让我十分着急。”说这话的是湘西州吉首市矮寨镇坪朗村新上任的妇联主席,石金琦。作为湘西州级苗鼓传承人,石金琦一直在致力于发扬苗鼓文化,并免费教留守儿童和留守妇女打苗鼓,可直到今年2月,石金琦被选为村妇联主席的时候,她才知道,村里的留守儿童比自己知道的要更多,“村里有29名留守儿童,涉及到19户人家”。
       为此,自5月份接到州妇联关于要在村(社区)成立执委妈妈看护队的通知后,石金琦立马将村里的14名妇联执委喊到了一起:“村里留守儿童这么多,请你们帮个忙。”
       在石金琦的号召下,除了14名妇联执委,还有4名长期跟她学习苗鼓的女志愿者也加入了进来,共19人组建了坪朗村执委妈妈看护队。
       结对成功之后,石金琦陪着执委妈妈们进行了第一次走访。这一次走访,不仅要告诉家里的监护人和小朋友,还需要将湘西州妇联为每一对结对成功的执委妈妈和留守儿童准备的“执委妈妈看护门牌公示卡”,贴在小朋友家大门口醒目的地方。这张卡上,不仅写明了结对的执委妈妈和孩子的名字,还有双方的联系方式。
       而在吉首市双塘街道大兴村,村妇联主席龙关红则为15位执委妈妈准备了一件写有“执委妈妈看护队”字样的文化衫,“每一次执委妈妈到小朋友家,都会换上这件衣服”。不仅如此,她还准备了一面旗子,旗子上写着“执委妈妈看护队”,“这样大家一看就知道我们的身份了”。
       随后,龙关红带领15位执委妈妈,在全村67名留守儿童中进行了一次彻底的情况摸底,选出真正需要帮助的孩子和家庭。最终,15名执委妈妈每人各结对一户家庭,共有22名孩子能得到执委妈妈的照顾。
和坪朗村与大兴村不同,在古丈县坪坝镇窝瓢村,全村的执委们在村妇联主席杨玉花的带领下,通过宣读《执委妈妈看护队誓言》,成立了执委妈妈看护队,“既明确了自己的身份,也明白了执委妈妈的任务”。
       窝瓢村党支部书记、村妇联执委、执委妈妈向语涵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每一次到留守孩子家走访,一定要进行“六看六问”,她解释,“六看六问”就是看居住环境如何,问是否存在安全隐患;看是否正常上学,问是否厌学、逃学、辍学;看是否校外租房,问是否与异性监护人分铺分房居住;看是否面临校园欺凌、性侵等不法侵害,问是否知晓求助途径;看身体健康状况,问身体发育、生理期是否正常等情况;看假期生活情况,问防溺水、防交通事故、防触电等季节性安全知识掌握情况。每一个问题都要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并在走访后,每位执委妈妈都要清晰地记录在台账上。   
image.png

“妈妈”和孩子互相成就
       “刚开始,我和孩子们都不适应我们的新身份。”窝瓢村的执委妈妈杨凤莲坦言,尤其要问孩子们一些两性问题。但随着走访次数的增多,执委妈妈们逐渐对自己的新身份习惯起来,就连之前不敢提及的两性和早恋话题,她们也可以跟孩子讨论了。
       59岁的大兴村执委妈妈杨五珍说,在消除新工作带来的不适应后,更多的是对自己妇联执委身份的实感。今年换届选举后,一向热心的杨五珍再次被选为村里的妇联执委,以前她的工作不多,但随着执委妈妈看护队的组建,她开始忙起来了。
       杨五珍结对的是住在离自己家不远的小欣(化名),今年5岁的小欣是单亲家庭,妈妈在外务工,她跟着外公外婆生活。为了和小欣拉近关系,杨五珍有事没事就到小欣家看一看,陪着小欣帮外婆做点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由于担心外孙女的安全,两位老人坚持每天早上将小欣送到停在路口的校车边,为此,孝顺的小欣多次因为接送的事情和身体不好的外婆争吵。得知此事的杨五珍,在每次放学时,都会假装偶遇小欣:“我们一起回家吧。”
       除此之外,杨五珍还有别的工作要忙。沱江下游穿过大兴村,除此之外,村里还有一条小河,每到夏天,孩子们就喜欢到水里玩。因此,到了暑期,执委妈妈看护队最重要的任务,就是开展防溺水工作。龙关红将15名执委妈妈分成了3组,分别在早晨、中午和傍晚进行巡逻,劝阻下水的孩子回家。
       在执委妈妈们的陪伴下,孩子们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凤凰县千工坪镇通板村妇联主席吴凤莲是一名90后,自5月份成立执委妈妈看护队以来,她就主动结对了一户有3个孩子的家庭。
       吴凤莲第一次见到遥遥(化名),是在一次活动上,当时遥遥十分沉默,不愿意与人交流,她第一次到遥遥家里,孩子也悄悄躲进房间里。原来,遥遥姐弟三人从小跟着奶奶长大,父亲在监狱服刑,因此遥遥在小伙伴中总感觉自卑。
       于是,吴凤莲经常趁着遥遥放学在家的时候,到家里和她聊天、干活,每次还不忘带一些小礼物。现在,遥遥已经会主动招呼她,并且和她分享自己的一些小秘密了,“下一步,就要让她走出家门和同龄孩子一起玩”。


image.png

除了陪伴,“妈妈”们还做了更多

为了让孩子们得到更好的陪伴和关注,石金琦规定了坪朗村的执委妈妈要“时刻关注结对的孩子们,不能一个月只走访一次”,在路上偶遇,也要多问问孩子们的近况。由于坪朗村距离吉首市和矮寨大桥景区不远,不少执委妈妈们白天都需要上班,但她们自从结对后,都会趁着晚间有空的时候到孩子家里看一看,如果可以,还会辅导孩子做作业。
       石金琦自己结对的是一个单亲的两孩家庭,两个孩子的妈妈在外打工,因为外公行动不便,家里主要靠着外婆支撑。经过多次接触,石金琦发现姐姐甜甜(化名)的成绩在班上名列前茅,为此,她不仅让甜甜加入了自己在村部建立的苗鼓学习班,还萌生了利用自己的人脉,帮甜甜找爱心人士的想法,“现在已经有人回复了”。
       村里另外一个执委妈妈梁庆小得知后,主动提出能不能同样也帮自己结对的孩子找一个爱心人士。“执委妈妈看护队的优点就体现出来了。”石金琦说,妇联执委做不成的事情,可以向村妇联甚至村支两委提出,“我们可是有着坚强后盾的”。
       而在暑假期间,大兴村的执委妈妈们一边巡逻,防止孩子们发生溺水等安全事故,一边化身为助教,为到村子里来支教的吉首大学的学生们维护课堂,提供服务,并在支教结束后,将孩子的学习成果进行了展示。
不仅如此,不少妇联执委成为了执委妈妈以后,活跃在村子里,主动承担了许多村里的事情。
       7月30日,古丈县确诊了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得知这个消息后,住在村口的杨凤莲第一时间就将窝瓢村第一个疫情防控执勤点设置在自己家门口,主动承担起执勤的任务,经常从早上5点半坚守到将近凌晨。
       同时,杨凤莲和其他的执委妈妈们还在村妇联主席杨玉花的带领下,化身成为代购员,为行动不便的老人或者住在偏远寨子的村民们送去生活物资,“有不少老人质朴地觉得我们是村干部,是村里派来帮助他们的人。”说起这个小小的误会,杨凤莲却觉得是自己的工作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据湘西州妇联党组书记、主席杨凌介绍,为确保执委妈妈看护队的组建覆盖面,湘西州本级将“100%村(社区)组建执委妈妈看护队”纳入州域社会化治理现代试点工作考评内容,层层压实责任,形成齐抓共管的合力,截至8月底,全州1789个村(社区)实现村村建队全覆盖,参与结对的基层执委20020人,结对家庭20907户,留守儿童28336名,构筑起了关爱儿童的“巾帼长城”。


作者: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编辑:唐天喜

审核:吴雯倩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