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岁女童没户口上学,湖南“娘家人”解困:孩子落户难的原因竟然是……

2020-12-03 阅读数 49175

今日女报/凤网首席记者 李立 

“要不是有妇联的帮助,我女儿还是上不了户口读不了书,真的太谢谢你们了!”11月23日,在益阳市赫山区政务中心公安户籍窗口递上资料后,衡龙桥镇桐子岭村村民黄有朱回过头,向一直陪着他东奔西走,补办女儿小玲(化名)户籍资料的村妇联主席蔡秀华鞠了一躬,连声道谢。

这一幕,源于湖南省妇联主席姜欣的一次接访。这次接访,让困扰6岁女童小玲多年的户口之困迎刃而解,而同村村民为邻居女童“上访”的故事,也彰显出未成年人保护的强制报告制度在湖南正在慢慢深入人心,让更多的旁观者,成为主动保护未成年人的参与者。

微信图片_202012031231504.jpg

姜欣听取龙波关于小玲的情况介绍。

上不了学的女童

11月19日,湖南省妇联主席姜欣在位于长沙八一路的省妇联信访接待室接待来访群众。来自益阳市赫山区衡龙桥镇桐子岭村的村民龙波,向姜欣反映了村里一名6岁女童小玲的困境。

小玲是龙波的邻居黄有朱的女儿。2014年,黄有朱与宁乡市一名叫李红的女子相识恋爱,先后生下大女儿小玲和小女儿小曼(化名),但黄有朱与李红一直未领取结婚证,导致两个孩子均未登记上户。2018年,因为家庭负担过重和对黄有朱失望,李红带着小女儿小曼离开,留下了小玲和黄有朱相依为命。

今年6岁多的小玲已经到了入学年龄,但因为没有户口,学校无法接收小玲入学。但是,没有父母的结婚证,也没有出生证,小玲的户口问题难以解决。“黄有朱的父母早就过世了,他是建档立卡贫困户,平时打点零工为生,收入并不稳定。有时候打工出去了,小玲没人照顾,他就把小玲反锁在家中。打零工赚了点钱,又‘送’到牌桌上去了,孩子的吃穿,也没什么好东西。”龙波说,他也就小玲的户口问题和养育问题跟黄有朱聊过很多次,但他依然我行我素。

在仔细听取了情况介绍后,姜欣肯定了龙波主动报告和关爱未成年人成长的举措。她叮嘱省妇联权益部相关负责人及时指导属地市、区妇联做好女童维权和帮扶工作,并密切跟踪关注。她指出,保护未成年人是全社会的责任,在实践中要加强宣传,让更多人了解和支持强制报告制度,营造出主动报告和关爱未成年人成长的良好氛围。只有发动全社会的力量,多方协同,综合施策,才能将未成年人保护落到实处,让更多孩子免于受到伤害。

益阳市妇联权益部部长何雄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就小玲的困境,市妇联第一时间致函赫山区妇联指导,并向衡龙桥镇党委专职副书记卜庆平致电,争取当地党委政府重视,及时处理。赫山区妇联副主席禹妍告诉记者,区妇联也马上与衡龙桥妇联取得了联系,对情况进行调查核实。

卜庆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收到消息后,镇妇联主席曹益芳和派出所的民警到桐子岭村对黄有朱家进行了走访了解,发现龙波反应的问题属实。

微信图片_202012031231506.jpg

益阳市、赫山区、衡龙桥镇三级妇联的干部看望小玲。

迟迟未做的亲子鉴定

桐子岭村妇联主席蔡秀华告诉记者,前些年,黄有朱的父母在世时,他们的家境就不怎么好,“家里只有三间土砖房,连像样的家具和电器都没有。他父亲先去世,后来母亲去世的时候,没钱办丧事,他舅舅气不过,甚至打了他一顿。后来村里评他为建档立卡贫困户,现在他住的这三间砖瓦房,是按照贫困户‘两不愁三保障’要求,村里为其申请的危房改造项目”。

蔡秀华还告诉记者,小玲之前确实没有上户口,“之前小玲出生的时候,我们村干部一直催着黄有朱补办结婚证,帮孩子上户口,但他一直置之不理。后面他的小女儿又出生了,他还是不去补办结婚证和户口。后来,因为他家里条件太差,又因为经济问题老跟女方闹矛盾,2018年,女方就带着小女儿回娘家了,听说现在也改了嫁,联系不上了”。

蔡秀华说,黄有朱有两个姐姐,之前有一名姐姐曾经帮忙照顾过小玲,“小玲跟着在衡龙新区的姑妈,在那边上过一段时间的私立幼儿园。但后来听说是姑父生了病,姑妈照顾不过来,只能把小玲又送了回来”。

黄有朱把小玲反锁在家中,也确有其事。蔡秀华说,黄有朱平常靠给人贴瓷砖做零工赚钱,“他出门干活时,有时候会把小玲寄在邻居家,有时候邻居家没人,就把小玲反锁在家里”。

曹益芳告诉记者,因为小玲属于未婚生育,没有任何法定证件能证明孩子与黄有朱的亲生父女关系,所以在上户口前,需要做亲子鉴定,证明黄有朱和她的父女关系。

“亲子鉴定需要一笔鉴定费用。因为黄有朱是建档立卡贫困户,我们之前也通过民政救济的方式,为他的账户上发放过几次钱,用于支持他去做亲子鉴定。结果他一直没做,钱也被他用掉了。”衡龙桥镇党委专职副书记卜庆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之前没有结婚证上不了户,后面我嫌搞起来太麻烦,加上那阵子又缺钱,就把钱花掉了。”面对记者问起为何迟迟不给女儿上户的问题,黄有朱也有些羞愧。

微信图片_202012031231507.jpg

鉴定结果显示黄有朱是小玲的亲生父亲。

强制报告让全社会合力监护困境儿童

衡龙桥镇妇联主席曹益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这次她与镇派出所跟鉴定机构湖南法证司法鉴定中心协商,争取到免费上门为黄有朱父女俩做亲子鉴定,“我陪着鉴定中心的工作人员一起去的村里,给他们父女俩取的血样”。

11月23日,亲子鉴定的结果寄回到曹益芳手中,结果显示:黄有朱是小玲生物学意义上的父亲。

微信图片_202012031231505.jpg

桐子岭村妇联主席蔡秀华经常到小玲家走一走,看一看。

收到鉴定结果后,村妇联主席蔡秀华全程陪同黄有朱到益阳妇幼保健院办好小孩出生医学证明,之后,蔡秀华又陪着他到派出所办好所有手续,再到赫山区政务中心公安户籍窗口递交资料。

曹益芳告诉记者,因为小玲上户的情况比较特殊,资料递交到区里后,还需要一级一级审批,到省里最终批复下来,可能还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等户口完全办好后,镇妇联将积极与教育部门和学校衔接,让小玲能够顺利就学。

交完资料后,黄有朱对着蔡秀华深鞠一躬,感谢各级妇联的帮助。11月26日,今日女报/凤网记者到他家中探访时,他告诉记者,以后他会努力做事,争取好好把小玲抚育长大。

蔡秀华告诉记者,她将和村妇联执委会密切关注小玲的情况,“经常去她家里看一看,问一问”。

卜庆平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之前小玲因为没有户口,而没能被纳入低保享受国家扶贫政策,户口办好后,镇里将按照规定助其享受国家相关政策待遇。他还告诉记者,考虑到黄有朱的家庭实际情况,接下来,衡龙桥镇党委政府还将对父女俩实行长期帮扶,如积极帮助黄有朱在衡龙桥镇附近就业,以方便他照顾女儿,如联系社会爱心人士资助小玲的生活和学业。

湖南省妇联党组书记、主席姜欣告诉记者,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高票通过新修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将于2021年6月1日起施行),增设了发现未成年人权益受侵害后的强制报告制度,这项制度的确立,对做好未成年人保护工作有重要意义,“强制报告制度的义务主体虽然是国家机关、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密切接触未成年人的单位及其工作人员,但保护未成年人是全社会的责任。这次小玲遭遇到困境,甚至面临失学风险,就是她的邻居向妇联报告后,在各级妇联和当地党委政府的帮助下,问题得到很好的解决。这个例子说明,如果有更多的像龙波这样的人了解和支持强制报告制度,主动报告未成年人遭受困境甚至是权益遭受侵害的情况,就能发动全社会的力量,将未成年人保护落到实处”。 

  湖南省妇联 户口 儿童 今日女报/凤网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