涟源妇联成为群众“贴心人” 3年成功为500余名妇儿维权

2019-05-30 阅读数 227234

全国三八红旗集体 旗帜飞扬 巾帼力量 涟源妇联

文: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欧阳婷 供图:受访者

受到丈夫的家暴怎么办?离婚后丈夫不愿意支付孩子的抚养费该向谁求助?生活在娄底涟源市的妇女群众遇到了这些问题,往往都会找到她们公认的“贴心姐妹”——涟源市妇联求助。 

今年,这个只有7名工作人员的市妇联被评为“全国三八红旗集体”。

休庭间隙,她巧言化争执 

“我们涟源市妇联一直十分注重妇女维权,在这方面,我们也很有基础。”谈起涟源市妇联在妇女维权方面的工作,市妇联主席曾小竹打开了话匣子。 

今年50岁的曾小竹1989年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名妇女主任。在她的记忆中,涟源市妇联很早就和当地法院合作,在乡镇法庭实施了妇联干部陪审员制度。曾小竹自己也在2015年正式领取了陪审员证:“妇联干部陪审员一般由市妇联从基层妇联选拔,上报给法院,她们不仅要有责任心,还要懂法。” 

斗笠山镇妇联主席张文艺就兼任镇法庭陪审员,她告诉今日女报/凤网记者:“我们的工作就是在法庭判决时维护妇女的合法权益,也要趁着休庭的时候,努力调解。” 

2017年,64岁的王翠花(化名)到法院,要求和自己的二婚丈夫孙兴(化名)离婚。王翠花是孙兴的儿子孙逸(化名)为79岁的父亲请来的住家保姆。孙兴见王翠花干活爽利,做事灵活,对她产生了感情,两人私自办理了结婚证。一年后,王翠花和孙兴的小矛盾越来越多,而孙逸和妻子一直怀疑王翠花是为了父亲的退休工资而结婚。于是,王翠花提出离婚,并要求赔偿15万元,但孙逸认为王翠花一分钱都不应该拿。 

“在法庭上,孙逸和王翠花两个人吵得不可开交。”没有办法,法官只好提议休庭。在休庭期间,张文艺找到了孙逸,“我告诉他,首先,他的父亲对王翠花还有感情,不愿意离婚;其次,王翠花这一年多来的照顾,没有功劳,也有苦劳。”随后,她又找到王翠花,开解老人。“重新开庭后,双方都冷静下来,各退一步。”张文艺说,“如果我们不去调解,可能很多案件都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 

“去年底,市人民法院的陪审员选拔方式修改后,妇联干部陪审员制度就已经没有了。”曾小竹说,即使这样,165名陪审员中有79名女性,其中也有妇联干部,“我相信她们会维护好妇女的权益,市妇联也随时准备做好‘支援’工作。” 

全国三八红旗集体 旗帜飞扬 巾帼力量 涟源妇联

3年为535名妇女儿童成功维权 

除了需要在法庭上维护妇女的权益,曾小竹和同事们还需要时刻面对前来上访的妇女群众。 

让曾小竹印象深刻的是一对前来求助的母女。当时,邱红(化名)带着重病的女儿月月(化名)直接找到了曾小竹的办公室,希望曾小竹能够帮帮她们。原来,邱红和丈夫张健(化名)协议离婚时,曾白纸黑字约定,张健不仅要承担女儿一半的生活费和学费,还要承担女儿生病产生的医疗费用。离婚后,邱红认为自己工作稳定,面对不按时支付抚养费的丈夫也没有采取措施。没想到,女儿月月初二时,患了“怪病”,一旦发作,全身抽搐不止。为此,邱红带着月月到北京、上海求诊,积蓄一下子就花光了。邱红向张健索要抚养费时,却被拒绝了。 

“最开始,张建的态度很不好。”曾小竹回忆,在电话里,张健一直在抱怨前妻在婚内的作为,“对她很反感”。为了能让双方面对面交流,解决问题,曾小竹“不下十次”地拨打张健的电话,终于取得了对方的信任和同意。 

曾小竹邀请了邱红和张健夫妻两人居住地的综治办主任一起参与解调。调解过程中,邱红和张健依旧发生了争执,“我和综治办的主任就把他们分开,让他们冷静”。经过两个小时的调解,邱红和张健达成协议,“张健补偿以前的生活费两万元,双方还补签了一个更加具体的抚养费协议”。 

“调解结束后,我和邱红一直保持联系,了解协议的执行情况。”曾小竹说,张健一直按照协议的规定支付费用,“现在,邱红在工作上越来越优秀,月月也考上了重点大学”。 

“近3年来,我们接待了546人次的求助,办结案率高达98%,成功为535名妇女或者儿童维权。”曾小竹告诉记者。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