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冰行动》结局被吐槽:这年头,如何追到一部不“烂尾”的剧?

2019-06-05 阅读数 259788

破冰行动 都挺好 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烂尾 电视剧

整理:今日女报/凤网记者 余枚珠

5月30日,国产缉毒题材热剧《破冰行动》迎来大结局,但随着黑警、卧底身份都一目了然,“主角人设崩塌”、烧脑刺激情节越来越少,众多影迷开始吐槽结局“烂尾”,该剧的豆瓣评分也从前期的8.6分跌至7.1分,降幅之大,实属少见。

在大结局播出前,该剧导演傅东育在微博发布长文《喧嚣之后的告别》,在文中回应质疑,表示“在能力上我也许做得还不够好,但我在努力尝试。”

对于《破冰行动》后几集“崩”得如此之快,不少影迷失望表示:“国产剧还有几个是不烂尾的?”

“烂尾剧”已成普遍现象?

“烂尾剧”是一个被网友们生造出来的词,和“从头烂到尾”的“烂剧”不同的是,它一般是指电视剧或者小说的开场部分质量上乘,口碑极佳,但后期故事越来越差,剧情拖延注水、主角人设崩塌、结局一泻千里的现象。

上个月,开播已8年的美剧《权利的游戏》迎来第八季的大结局,不想,结局播出后在全球引发热议,被剧迷们称作“史诗级烂尾”,粉丝们不是破口大骂就是痛哭流涕,在国外网站上有近150万粉丝请愿重拍第八季。面对粉丝们波涛汹涌的质问,《权游》官方都无法坐视不理了,专门开通了官方热线,粉丝们可以打电话与该剧顾问聊天,吐槽剧情。

其实,美剧和韩剧的烂尾可以说是常态了,美剧从早期的《越狱》,到《吸血鬼日记》《格林》《灵书妙探》,再到现在的《权利的游戏》《行尸走肉》,一个个结尾“惨不忍睹”;韩剧更是“重灾区”,从曾经收获众多好评的《迷雾》到最近的热剧《奶酪陷阱》、《阿尔罕布拉宫的回忆》等等,这个“烂尾”名单可以很长。

回到国内影视剧市场,2019年上半年通过各种平台播放的电视剧有近百部。其中,在口碑与成绩上表现都不错的有《都挺好》《知否》《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等剧,但评分超过8.0的仅有一部,也就是《致我们暖暖的小时光》豆瓣8.0的评分。《都挺好》结尾“强行洗白苏大强”引来众多吐槽,《知否》被指结局仓促,“为了大团圆而大团圆”,另外还有四部剧在上映时被业界推崇“可成为经典”,比如《夜空中最闪亮的星》、《东宫》、《独家记忆》和《破冰行动》,却也因为各种原因在结局上差强人意,让人大感可惜。

甚至有影迷归纳了国产剧“烂尾”的几大类型,比如“挖坑不填型”,代表作是南派三叔的《盗墓笔记》系列,这也是悬疑类探险题材最常见的烂尾类型,在前面部分埋下了大量伏笔,吊足了读者胃口,后期没做任何交代就结局了;“把人写死型”,比如郭敬明的《小时代》系列,故事最后大团圆的当口突发火灾,主角们几乎都死了,让人错愕;“剧情拖沓型”,比如一度口碑很高的《猎场》,前期剧情紧凑,非常带劲,后期则一个故事演了七八集,不少影迷只好“弃剧而去”。

“烂尾”是个难解之题?

说到“烂尾”,其实古来有之,常有人把高鹗续写的《红楼梦》后四十回拿来当作反例,对高鹗“狗尾续貂”的评价一直居高不下。

一代武侠小说名家古龙也有过“烂尾”的经历。古龙曾在林清玄任编辑的报纸上连载小说,连载了800多天还没登完,结局遥遥无期,林清玄去催,古龙说:“这篇小说里有一百多个人物,要写的太多了,可能永远也写不完。”林清玄说,我来给你写吧,于是他自己写了一个结尾:小说主角遍发武林帖,邀请了这一百多个武林人物到少林寺推选武林盟主。少林寺地下埋着炸药,一下所有人全都炸死了。小说最后一句是:“从此,武林归于平静。”

这并非是个段子。2013年7月27日,林清玄作客央视《开讲啦》,在节目中,林清玄亲口讲述了这个“全部炸死”的“神结尾”。

可见,从文学创作的角度来说,要创作一部“不烂尾”的剧对创作者的要求会相当高。

提到美剧、韩剧的“烂尾”之痛,影迷们往往会归结于它们的“周播模式”,编剧边写边拍,到了中后期,编剧在播出任务的催促下,既要把握好整体的剧情走向,努力构思之后的情节发展,又要迎合观众们的喜好,有时一不注意就会出现前后矛盾的情况,这种高强度的工作使编剧兴趣骤降感觉疲软,于是续写剧本变成了完成任务,剧情变得平淡,结尾的处理也很仓促。

国内虽然也引进了“周播剧”,但是并没有真正执行“周播模式”,那么为什么还会出现这么多“烂尾剧”?

上海SMG影视剧中心主任王磊卿曾在SMG制播年会上表示,“剧名越来越长,集数也越来越长,如今所谓的‘大制作’,不排出个八九十集,仿佛都不敢自称‘大制作’。所以,观众追剧辛苦、看到心累,关键剧情内核根本撑不到这么多集数,从而导致剧集‘高开低走随后扑街弃剧’的情况频发。”

作为资深业内人士,他还道出了国产剧“孵化”时间太短的行业现象,“国内IP剧五六十集的剧本常常在5个月里速成,相较之下,一般的美剧12集剧本却需要耗时6个月左右。如此压缩时间之下,剧本早就变成了脱水的压缩饼干。结果当然不能让人满意,因为只见套路,不见灵感,更难有文化底蕴。”他一针见血地指出了病症所在,“就是对大IP粗放式的经营导致的,是商业的急功近利。”

王磊卿当众呼吁,“电视剧必须瘦身,观众需要50集以下不惨水的干货剧,市场需要30集左右全新快节奏的创新剧。”

“千金易得,好剧难求”

正如业内流行的说法:“千金易得,好剧难求”。那么,要如何追到一部大概率上不会“烂尾”的剧?我们反观可称作“经典”的电视剧或许可以找到一些脉络。

比如,选择优质电视剧制作团队的出品,2018年影视剧新媒体平台“新剧观察”通过近千部国产电视剧篇目的梳理,推出“中国电视剧百佳制片人”榜单。

曾出品的《琅琊榜》《生死线》《战长沙》《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红肥绿瘦》等“佳作”的“正午阳光”当家人侯鸿亮位列榜首,出品了《走向共和》《雍正王朝》的“湘军”刘文武、出品了《甄嬛传》《幸福像花儿一样》《金婚》等作品的制片人曹平等都排名靠前,并且出现了“中央军(电视剧制作中心)、湘军(湖南广电)、鲁军(山影集团)三分天下”的局面。

业界认为,出自这三大制作中心的“好剧”占比最高,也被看作是“质量保证”。

候鸿亮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环顾当下的中国电视剧市场,综合政策、环境、资本等多方因素,推行制片人中心制,是电视剧生产迈向工业化生产的重要一步。“成熟的电视剧生产过程,是资金筹集——艺术创作——市场营销三位一体的工业化体系,制片人则是串联起每个环节的纽带。优秀、资深的电视剧制片人不仅需要常年扎根市场积累下的一手资源信息,还要具备盘活资源的能力以及对市场敏锐的感知,更为重要的是优质制片人对作品质量的把控。”

相关推荐